伊政府军复仇触目惊心,推囚犯坠高墙再射杀

顾正龙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担任新华社开罗分社、大马士革分社、巴格达分社首席记者

在伊拉克军队收复被“伊斯兰国”组织占领的摩苏尔后,会不会出现教派民兵在收复伊拉克中部逊尼派聚集的费卢杰和拉马迪时所犯下的报复暴行?生灵涂炭的局面会否在摩苏尔重演?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

据报道,摩苏尔收复10天后,国际社会担心的教派之间的冤冤相报的复仇行动似乎正在这里开始。有消息说,被关押在临时监狱里的“圣战者”遭遇了法外处决和虐待。社交网络上出现了政府军处决囚犯的视频,例如将犯人从高墙上推下,然后开枪打死,或者扫射跪在汽车旁的犯人。

一些媒体发布的照片显示囚犯们受到了虐待,例如虽然伊拉克夏天夜间的温度高达45度,但是几十个囚犯关押在没电不通风的牢房。一名伊拉克军人承认,囚犯们在生病,大部分人不能走路,他们的腿因为长期不动都肿了。

随着“伊斯兰国”组织控制伊拉克大片地区的日子走到尽头,如何对待该组织成员的家属,成了一个引发争议的问题。目前,这些家属中的许多人正被囚禁在摩苏尔东面的一个临时营集中。

现在,因战火而逃离摩苏尔的平民正在陆续返回家园,并开始重建新生活。然而,3年来饱受极端暴力和掠夺的摩苏尔居民认为,摩苏尔不应该接纳“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的家属,因此出现了许多对“伊斯兰国”成员家属进行威胁和恐吓的传单,一些民间武装甚至向这些家属的住所投掷手榴弹。

上述情况得到了伊拉克总理阿巴迪的承认,他表示“一切有违法律和人类尊严的暴力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将予以追究”,但阿巴迪同时强调,这些侵犯行为只是个案。

分析人士指出,伊拉克政府军收复摩苏尔后,该地区仍将面临一系列必须面对的严重问题:

首先,摩苏尔战役结束后,伊拉克政府军有没有能力为地区民众提供安全保证,谁来确保民众的生命安全,避免“冤冤相报”的局面出现?

其次,过去几年里,横行于此的各种混杂武装势力,如“伊斯兰国”极端势力、民间部族武装势力和教派武装势力,以及外来势力的代理人势力等,有可能在战后被该地区的传统势力所取代,造成地区力量新的失衡。

第三,人们注意到,俄罗斯军队虽然积极参与了在叙利亚的拉卡打击“伊斯兰国”的战役,却缺席了由美国支持的摩苏尔战役,唯有伊朗是伊拉克和叙利亚这两场战役的全方位参与者。有外来势力参与的打击极端组织武装的反恐战役,呈现出多方博弈的局面,大国和地区大国似有多元的既定目标,其背后的多方利益和战后安排,或使各方进入新一轮明争暗斗,摩苏尔的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第四,美国的态度对摩苏尔的未来安全是个重要因素。美国前驻伊拉克大使杰姆斯认为,摩苏尔战役后,华盛顿将会吸取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教训,战后美国将同所有派别打交道,其中包括巴格达的阿巴迪政府、埃尔比勒的库尔德自治政府以及各教派和部族的武装。因此,战后该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可能难以预料。

第五、摩苏尔地方当局最近颁布了一项法令,将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家属安置到数个临时营地中以便他们在那里集中接受意识形态改造和心理恢复指导。但有分析认为,这种集体“惩戒”破坏了”伊斯兰国“时代结束后的民族和解前景,这些人还有可能成为被伊拉克社会孤立的“被抛弃者”。

尽管“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大本营被攻陷,收复“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所谓“首都”拉卡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有消息说,几个月前“伊斯兰国”就已开始寻觅新的安全据点,其大部分领导人已经转移到“圣战者”控制的位于叙利亚幼发拉底河沿岸的迈亚丁城,该地区植被茂盛,但距沿岸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在军事上难以控制,是绝佳的战略地点。据认为,迈亚丁将是“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宣传和网络招募主要据点所在。

随着摩苏尔的解放,如今“伊斯兰国”已经失去了60%的领土,这不意味着“伊斯兰国”已经消亡,其部分领导人回到乡村基地并在那里重新召集剩余力量。“伊斯兰国”在进行“全球化”的同时也在进行去“领土化”,其网络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延伸到中东乃至欧洲。 因此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的联军负责人斯蒂芬·汤森说,更大的危险在于其变异为“伊斯兰国”组织的“2.,0“升级版”,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任务并没有“圆满完成”。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顾正龙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