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军事干涉”刺痛拉美惹众怒

沈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副主任,新华社墨西哥城分社、布宜诺斯艾利斯分社首席记者。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说,不排除使用“军事选择”恢复委内瑞拉民主秩序。这番话一说出口,特朗普立即在拉美国家成为猛烈批判的众矢之的。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所有拉美国家纷纷强烈谴责特朗普的威胁,连他一心扶持的委反对派也不得不表示拒绝美国军事干涉委内瑞拉。特朗普对委内瑞拉的军事威胁,使美国在拉美地区陷入四面不讨好,更加孤立的境地,也使本来就很冷的美拉关系降到新的低点。

特朗普威胁对委军事干涉


8月11日特朗普对美国记者说,为恢复委内瑞拉民主秩序,美国存在多种选择,他“不排除军事选择”。这是委危机以来美国总统第一次公开表示可能对委采取军事行动。虽然美国国防部立即出面表示尚未收到总统这方面的指令,一些官员也表示不存在军事干涉的可能,但特朗普的这番话还是在国际舆论中引起各种猜测,在拉美地区掀起轩然大波。一场反美浪潮席卷全拉美地区。

美国在委内瑞拉政治危机的态度和策略是明确而谨慎的。美国政府一贯站在反对派一边,认为委政府违反和破坏民主制度。行动上,对委官员采取制裁等施压措施。从奥巴马政府开始,连续不断地制裁委政府和政府官员,两国之间关系十分紧张。但是,奥巴马时期制定了相对比较谨慎的策略,即与拉美地区伙伴合作向委内瑞拉施压,避免军事可能性。到特朗普此次发出军事干涉威胁之前,还没有任何一名美国官员发表对委进行军事干涉的言论。甚至在委内瑞拉举行制宪选举前一天,特朗普的一位南美事务顾问还表示,不存在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涉的可能性。

对特朗普军事干涉威胁言论的解读不一。一般认为,特朗普这一强硬表态,只是向委内瑞拉释放一个强硬的威胁信号,并非真的要对委采取军事行动。美国国防部也表示没有接到总统相关的指令。也有一些舆论和分析家认为,这可能只是特朗普个人的不当言论,并非美国真的要对委进行军事干涉。

但是,笔者认为,这也许并非空穴来风,可能显示了美国决策层对西半球政策转变的某种考虑。人们对此不可不警惕。

 

反特朗普浪潮席卷拉美地区


 

不管特朗普的威胁出于何种目的,它收到的直接效果却是意料中的,一场反对特朗普好战言论和反对任何对委内瑞拉军事干涉的浪潮,席卷整个拉美地区。几乎所有国家和政党团体,舆论媒体,都异口同声地反对美国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连特朗普扶持的委内瑞拉反对派在沉默了两天之后,也不得不发表公报拒绝美国对委的军事干涉。

这是什么什么呢?因为,特朗普踩了拉美国家对美关系的底线。

拉美各方面的反应大体如下:

委内瑞拉马杜罗总统和政府高官一边谴责特朗普的军事干涉威胁,一边宣布进行军事动员,准备应对美国的军事入侵。

尼加拉瓜、玻利维亚等拉美左派国家纷纷发表声明谴责特朗普,反对美国对拉美任何国家的军事干涉。同时表示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为解决国内问题做的努力。

被美国视为盟友的中右派国家也几乎态度鲜明地发表声明,反对特朗普的军事威胁,明确表示反对任何对拉美主权国家的军事干涉。与左派不同的是,有些中右派政府的声明顺便也要求委内瑞拉恢复民主,拒绝承诺委制宪大会等。也就是各打几板,轻重不同。

美国在拉美最亲密的盟友哥伦比亚公开谴责任何侵犯委内瑞拉主权的“任何军事措施和诉诸武力”。哥伦比亚外交部发表声明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任何使用军事和武力的行为,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在会见了来访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后说,“我对彭斯明确表示,任何军事干涉的可能性都不在考虑之列。”“无论哥伦比亚还是拉丁美洲都不可能同意(军事干涉)”。

刚刚中止委内瑞拉成员资格的南共市也发表声明说,“反对暴力和任何意味着使用武力的任何可能的选择,”“唯一可以接受的推动民主的工具是对话和外交”。

墨西哥外长比德加赖在他的推文中说,“委内瑞拉危机不能通过内部或外部的军事行动解决。”

哥伦比亚和秘鲁要求尊重委内瑞拉主权,但是也重申谴责委政府破坏民主秩序,呼吁对话,作为建立多元化政府制度的前提。

 

尴尬的委反对派也反对美国军事干涉


特朗普的军事威胁本来是为了声援委内瑞拉反对派的,却使他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整整两天,反对派联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13日,委内瑞拉反对派的民主团结联盟终于发表了一项有趣的公报。公报没点特朗普的名,只是笼统地说:拒绝“任何国家在委内瑞拉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然后笔锋一转,用主要篇幅大谈古巴对委内瑞拉国家和武装力量的干涉。使人感觉好像不是反对美国军事干涉,而是反对古巴军事干涉。

这个措辞谨慎,态度暧昧的公报显示了反对派的尴尬处境。反对派一贯以美国为靠山,特朗普刚一上台,其代表即进入白宫朝圣。但是他们不想公开充当美国军事入侵的“带路党”,成为叛国者。他们担心,委政府趁机给他们扣上勾结美国入侵和叛国的帽子。因此,他们不能不做出反对外国军事干涉的表态,可是又不想得罪美国,于是回避指名批评特朗普和美国,使用了“任何国家”这种暧昧的措辞。

 

特朗普的威胁适得其反


 

特朗普爱说大话,众所周知,这次的“军事选择”也许就是信口一说,想借此吓唬委内瑞拉,却不料引起拉美国家的广泛反对。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本想与美国合作对付马杜罗的某些拉美国家可能因此疏远美国。因为他们也不敢或不想做“带路党”。

美联社评论说,特朗普的话使所有拉美人想起美国在漫长的历史上对拉美国家无数次的军事干涉和侵略。

美国分析家影射特朗普对拉美事务“一窍不通”,缺乏考虑。美国前负责拉美问题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马克·菲斯特因说,“多年来,他们(委政府)说美国准备侵略,全世界都嗤之以鼻。但是现在这一警告坐实了”。“很难想像特朗普总统会说出这么有害的话来”。

专门报道西半球政策的美国环球网站负责人萨瓦蒂尼说:“特朗普和他周围的人对这件事一窍不通,他们表现出来的焦虑不仅对美国政策有害,而且对地区稳定也是有害的。”

美国副总统彭斯本周日开始拉美四国之行,首站是哥伦比亚。他的任务本来是协调美国与拉美国家在委问题上的立场和行动,但是,现在他的首要任务变成了替特朗普“洗地”——消除特朗普言论的不良影响。

 

拉美分裂是特朗普军事威胁的背景


多年来,拉美国家奉行独立外交,在处理地区内事务方面形成了团结互助,协商一致,互不干涉内政,拒绝外来干涉,由自己解决问题的基本原则。在发生内部冲突与双边争端时,由地区内国家协商斡旋,通过对话和平解决。同时,坚决拒绝区外国家,特别是美国,干预拉美内部事务,坚决反对对本地区主权国家的军事干涉。

但是今天,这种团结合作,协商一致的局面已不复存在。团结一致的拉美正在成为逐步逝去的记忆。而美国梦寐以求的分化瓦解拉美地区的目的却正在变成现实。

2015年后,阿根廷、巴西等国中右派上台后,中右派主政的国家占据半数。为了推动右派势力上升,执政的中右派政权改变了原有立场,由原来的中立调解,转为站在反对派一边,向委政府施加压力。这些国家放弃了多年来坚持的不干涉本地区国家内政的一贯立场,改为直接介入委内部事务,甚至与美国政府联手共同干预委内政,向委政府施加压力。向委政府施压,支持委反对党,成为全拉美地区右派的共同事业。

围绕委内瑞拉危机,拉美国家分裂成两个对立的阵营。一边是左派主政的国家,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一边是中右派国家,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两派各行其是,相互对立。

今年以来,委内瑞拉两派斗争日益激化,中右派国家对委政府的施压持续增强。不仅与委政府的口水战不断升级,而且采取了一系列实质性外交行动。一些国家的舆论和人士甚至公开表示希望与美国合作,共同干涉委内瑞拉内政。

也许是这种形势使特朗普误以为拉美国家可能会支持美国牵头的“军事干涉”,以为军事干涉委内瑞拉的条件已经具备,于是发出了“军事选择”的信号。却不料,“军事干涉”的利刃直接捅到了拉美国家的痛处,越过了拉美国家维护主权的底线。

结果,特朗普迎来的不是喝彩,而是当头一棒,成了众矢之的。

 

美拉关系难以变暖


 

特朗普对拉美政策至今不明朗。美拉关系的前景存在诸多变数。特朗普的军事威胁言论,使本来就很冷的美拉关系变得更冷。

美国政府也罢,拉美各国政府也罢,制定外交政策的出发点都是本国的利益。美拉关系的走向,不会以某些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会退回到以意识形态划界的过去。无论美国政府和特朗普本人,还是拉美左派或右派国家,期待对方放弃本国利益而与自己改善关系,只能是一厢情愿。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军事干涉主义,仍将是美拉关系不可逾越的主要障碍。可以说,美国干涉拉美的政策不改变,美拉关系就不会改善,即使与中右派国家的关系也好不到哪儿去。至于拉美左右两派政权之间的关系,终究还是拉美内部的问题,美国政府是左右不了的。

特朗普的军事威胁大话解决不了委内瑞拉危机,只能使已经很冷的美拉关系变得更冷。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