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遭受“热烤”,外部势力和恐怖分子趁机渗透若开邦地区

张云飞

张云飞

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新华社译审,知名缅甸问题专家。曾担任新华社仰光分社首席记者,新华社《环球》杂志社总编辑兼总经理。
张云飞

2017年8月25日,“若开罗兴亚救世军”对缅甸若开邦北部30处警察哨所发动袭击,政府军随后发起反击。根据缅甸政府本月5日发布的通报,若开邦已发生97起袭击事件,造成数十人丧生,将近3万人流离失所。

这不是若开邦第一次爆发类似的危机。2016年,若开邦多个边防警察局遭袭,军队和警方随后展开清剿。2012年,一起强奸杀人案引发族群骚乱,也导致数百人死伤,数以万计的难民流离失所。

实际上,若开邦问题早已是地区顽疾,若开邦内的民族纷争历史跨越百年,一有导火索就突然爆发。

当下爆棚的若开邦问题是持续数十载的历史顽疾,也是不时发作的“缅甸之痛”,更是新近引爆的缅甸危机。是合作解决问题,还是打压搞乱缅甸?尽管缅内外没有太多共识,但利益攸关方显然有必要作出明智的判断和选择。

若开邦“8.25”暴力袭击事件以来,没有多少国际话语权的缅甸遭遇国际社会劈头盖脸的所谓“道义批判”,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昂山素季遭受从政以来前所未有的所谓“政治热烤”。

昂山素季似乎不惧“热烤”,选择站在缅甸民意一边,选择冷静应对缅甸危机。政治观察家尖锐指出,“长久高温热烤昂山素季,缅甸政治生态会烤糊。”这说明“热烤昂山素季”不可能带来若开邦问题的妥善解决,而且还会引发更多的严重后果。可以断言的是,“热烤昂山素季之后果”至少会黯淡“冷对缅甸危机之前景”。

人们可以从四个维度观察若开邦问题的关联性、复杂性、敏感性和严重性。简而言之,笔者试图对此用四个短语加以概括:“压力如山”、“乱象如麻”、“博弈如棋”和“援手如春”。

压力如山,务必正视。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政府正承受着国际国内双重压力。国际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打缅批素”,西方世界和部分伊斯兰教国家调门超高,对缅施压动作频频。与此同时,缅甸国内舆情民意则与国际立场相反,在野党、反对派、军方及佛教强硬派等也几乎一边倒地从另一个方面给政府压力,使得民盟政府事实上只能按照缅甸长期形成的既定原则谨慎行事。

上述国际国内双重压力对民盟政府意味什么?这无疑意味着昂山素季和民盟政府在若开邦问题上受制明显,陷入两难境地。假如民盟政府处理失当,那么局势必将更加严峻,后果也会十分严重。这甚至关乎民盟政府的命运和民主转型的成败。深知问题严重性的昂山素季强烈地表示,缅甸处理若开邦问题需要时间和空间。

乱象如麻,务必理清。称之为若开邦问题,可谓比较中性。国际上则普遍称其为“罗兴亚人”(Rohingya)问题,或缅甸人权问题,或族群冲突问题,甚至是种族清洗问题。缅甸从官方到民间普遍不接受这些所谓国际定性。民盟政府曾明确表示在若开邦发生的事件不存在“种族清洗”。长期以来的缅甸“全民共识”是缅甸没有“罗兴亚”民族,也不承认其为缅甸的少数民族。缅甸人通常称其为“彬格里”(Bengali),意即孟加拉裔移民。

从历史上看,缅甸1948年独立之前,在若开邦地区就有“彬格里”(“罗兴亚”)这个族群,那时他们少数人的祖辈是1824年第一次英缅战争前就生活那里,而当时多数人则是英国殖民统治时期移民而来的。缅甸人最难释怀的是英国殖民者曾培植这个族群武装势力与争取缅甸独立的缅族和若开族等对抗。缅甸独立后近70年里,历届政府都没有承认这个族群是缅甸的少数民族,也几乎没有给这个族群人发放正式公民身份证。

在若开邦,信奉伊斯兰教的“宾格里”(“罗兴亚”)族群现在人口超过100万,约占若开邦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他们与信奉佛教的若开族长期不和,还不时爆发冲突,曾多次发生外逃难民潮。丹瑞政府时期,缅甸先后接纳了20多万这个族群外逃者回国。

全面客观地看,“宾格里”(“罗兴亚”)族群在缅境况的确悲凉,没有公民身份,没有应有自由,值得同情和关注。然而,若开邦问题不仅仅包含人权问题,而且还有身份认定问题、种族矛盾问题、宗教矛盾问题、边境管控问题、外部干涉问题及国际干预问题,等等。多方最新信息显示,国际恐怖主义已经渗透到缅甸西部边境地区,不时介入若开邦问题,使得原本就很棘手的问题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博弈如棋,务必警惕。若开邦问题犹如摆在世人面前的一盘棋局,缅内外多种势力都在其中博弈。在此问题上,人们不仅可以看到缅甸国内多种政治力量的借机博弈,而且还可发现西方国家和其他国际势力的趁机介入。

缅甸至少主要有三种政治力量制约着民盟政府在此问题上的施政行为。第一,有军方背景的前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今年曾带领多个在野党发表声明,批评民盟政府处理若开邦事务乏力。第二,佛教极端势力曾多次公开批评民盟政府,要求政府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第三,军方在若开邦问题上不时表达立场,显示强力存在。显而易见,在国内政治博弈上,民盟政府如有疏忽和失策,那么后果无疑将是不堪回首的。

国际博弈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 第一,美英等西方国家过去一贯大力支持昂山素季,而民盟执政之后并没有如其期待倒向西方。西方国家在这次若开邦事件上,一方面表态谴责暴恐,一方面又对缅政府施压,明显折射出它们的战略意图。
  • 第二,少数伊斯兰教国家对缅甸政府处理若开邦问题表达了强烈不满。
  • 第三,包括“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在内的国际恐怖主义正在利用缅甸若开邦问题,加紧对这个地方的渗透和介入,这就使原本就存在极端民族主义、分离主义的若开邦变得局势更为复杂严峻。

援手如春,务必行动。缅甸政府和国际社会如果期望妥善解决若开邦问题,那么这不仅需要民盟政府善于应对和敢于当担,而且同时还需要国际社会特别是友好国家伸出春天般的援手,理解缅甸,提供帮助。

在当前情况下,国际社会应向缅甸施以援手。首先是国际社会和友好国家要与缅甸合作,向若开邦的所有族群难民提供人道主义紧急援助。其次是国际社会应向承受数十万难民压力的孟加拉国提供紧急援助,解难民之困。第三是国际社会要与缅甸加强合作,打击各种名义的恐怖主义,防止该地区成为恐怖主义内外勾连的新策源地和集散地。

历史已经证明,缅甸不可能单独解决若开邦问题,需要国际社会和友好国家的援手和合作,需要创造解决问题的外部环境,需要逐步积累建设性的国内共识。无可否认,民盟政府也一直在努力处理若开邦问题。去年8月,缅甸成立了以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为主席的若开邦事务顾问委员会。去年12月,由第一副总统吴敏瑞领导的若开邦孟都恐袭调查委员会宣告成立。今年9月,缅甸宣布成立若开邦问题建议执行委员会,落实上述两个委员会最终报告中提出的有关建议。这些无疑都是积极的举措。

昂山素季9月19日就若开邦问题发表公开讲话时明确表示,谴责任何形式侵犯人权行为和非法暴力,对若开邦穆斯林逃离缅甸深表关切,同意按照审查程序接收难民回国,强调和平、稳定和发展是所有族群的期望,呼吁国际社会为解决若开邦问题建言献策。此前,昂山素季接受外媒采访时就表示,缅甸已开始规划在若开邦实施民众和睦共处计划和地方和平发展计划。

从某个角度看,若开邦问题也是一个发展问题,地方发展好了问题就相对容易解决。当前缅甸若开邦问题是缅甸面临的一场严重危机,更是民盟政府的重大危机。帮助缅甸渡过这一危机,将有助于缅甸政局稳定,有助于促进若开邦问题的逐步解决,还有利于打击恐怖主义,有利于开展本地区的经济合作和维护本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张云飞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