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笔下的特朗普及其治下的当今美国

徐长银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总经理,常驻华盛顿分社记者

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近十个月来,在外交和内政方面毫无建树,相反,他像媒体描述的“破坏球”一样,在国内外造成了诸多撞击和破坏。近期来,美国媒体对特朗普及其领导下的美国负面报道日益增多,对美国的前景表现出忧心忡忡。

一、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使美国陷入孤立


特朗普上台以来,在外交上奉行的就是他在竞选期间提出的“美国优先”原则,实际上就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和利己主义,无论是对美国盟友还是对国际事务,对美国有现实利益的就上,对美国没有现实利益的就不干。不仅如此,他毫不顾忌国际条约约束和国家信誉,随意撕毁国际协定和地区多边协定,给国际和地区形势造成了混乱;他还随意对一些主权国家进行武力威胁,如对朝鲜、伊朗和委内瑞拉,使人们对国际形势处于一种难以捉摸的状态之中。特朗普的一些做法让美国一些媒体也看不过去了。

美国《纽约时报》10月16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在特朗普的统治下,美国放弃了”的社论。社论说,美国人长期以来一直纠结于美国是应该更多地参与世界事务还是减少参与,国际主义者和孤立主义者之间的理念之争在美国共和党人当中格外激烈,但从二战结束以来,美国每任总统无论关注的重点有何差异,在国际上都选择了“交往而非后退”,这样的选择“有时候带来了令人惊讶的积极结果”,如理查德·尼克松与中国建交;即使是主张缩减美国在海外承担义务的奥巴马总统,也坚持在美国建立的国际体系中“扮演领导角色”。而特朗普对这个体系举起了大锤,理由是美国“受损失”太久了,“他已经以不容商磋的要求和无缘无故的对抗来着手纠正这种状况。他承诺要‘美国优先’,同时让美国在全球商议中屈居次要地位。这是一种古怪离奇、相互矛盾的政策:他谋求让美国摆脱国际义务,并对多边机构发起攻击。这样做不仅毁掉了美国的声誉,而且把前途未来拱手让给挑衅势力”。

《纽约时报》的社论指出,特朗普无视其高层下属的劝告,也无视国际原子能机构坚称伊朗遵守了伊核协议的条款,屡屡贬损伊核协议,从而想正式将其否决。社论说:“美国的欧洲盟友对特朗普的决定感到愤怒,随后重申坚决支持该协议,其中包括鼓励欧洲企业在伊朗投资。”社论还指出,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进行谈判,以及决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些特朗普所说的“美国优先”,“不如说是美国垫底”。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9月20日发表文章说,特朗普如果破坏了伊核协议,就会破坏关于核不扩散的认真努力,也没有人会相信美国真的要寻求通过外交手段解决朝鲜问题。特朗普的行为将疏远盟友和合作者,让朝鲜和伊朗两个地区加速走向战争。美国将走向敌对之路,“美国优先”将会变为美国孤立。美国消费者新闻和商业频道网站10月11日报道说,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立场“正导致美国在世界舞台上变得越来越孤立”。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10月6日发表文章说,在去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说,大选就是在“美国本土化”与希拉里·克林顿的“堕落的全球化”之间作出选择。文章认为,全球化带来的结果是“战争前所未有地减少,财富大大增加”,而在特朗普执政之下,“美国可能成为全球化的障碍”。

 二、美国多数人认为美国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


美国公共事务研究中心9月底至10月初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美国大多数人认为美国正在朝错误的道路迈进;认为美国走的道路是正确的只有24%,比6月份进行的民意测验下降了10个百分点。美联社10月6日报道说,许多人对特朗普总统的看法很糟糕,“近70%的美国人称特朗普头脑不冷静,大多数人认为他不诚实,或者认为他不是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超过60%的美国人不赞成他处理种族关系、外交政策和移民等问题的方式。总体而言,67%的美国人不认同特朗普的履职表现,这些人中包括约三分之一的共和党人”。美联社的报道还说,特朗普在经济方面的得分略高,但也只有42%的人表示认同;有92%的民主党人和69%的独立选民称,特朗普并不十分了解或者是压根就不了解民生问题,在共和党人中也只有42%的人认为他了解民生。

美国《一周》杂志网站10月10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现在这样是我们罪有应得”的文章。文章说,到了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美国的政治文化陷入了一片混乱,“它变成了一个疯人院,变成了一个上演畸形秀的马戏团,特朗普是马戏团团长,而我们其他人则兴致勃勃地陪着他玩,有人给他叫好喝彩,还有人抓住一切机会对他个人以及他和他的政党所代表的一切表达我们的厌恶之情。这是一场糟糕透顶、令人作恶的表演,而且变得越来越难以找到离场的出路”。文章还说,10月8日在华盛顿爆发的一幕争吵令人瞠目结舌,总统与所在政党的大佬陷入了口水战的漩涡中,而记者、党派人士和专家则急于挑起绵绵不绝的怒火,就像情绪激动的瘾君子渴望每小时满足一次毒瘾一样。人们争论的话题就是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是否说过特朗普总统是个“白痴”。文章引用美国国会参议员鲍勃·科克的话说,特朗普领导的白宫是一个“成人托儿所”,“是一个运转失常的烂摊子,工作人员们忙着约束美国三军统帅那无知且自恋的刻薄与无能”;“现在,我们公众生活中的每一个独立事件都会立刻演变成一场政治文化风暴”,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相互厌恶对方,达不成任何共识。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9月6日发表文章说,民调显示,美国的政治分裂扩大到文化、经济和社会结构等领域。该报进行的一项社会趋势调查发现,美国人对经济、国家走向和未来的看法都与他们对现任总统的态度密切相关。通过人们对总统的看法可以知道,选民的分化程度比二三十年前要严重得多。有80%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基本或彻底分裂。参入调查的民主党民调专家费雷德·杨说:“好像所有人都认为分裂太严重了,我们没法相处,但同时又认为都是别人的错。”

三,美国在国际上的正面形象大幅下滑


美国消费者新闻和商业频道网站9月28日报道说,益普索公司今年夏天对25个国家的民众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其他国家对美国的好感显著降低,比一年前下降了24个百分点,只有40%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对当今全球事务具有积极影响力,落在了中国的后面。对中国持正面看法的受访者比例为49%。

今年6月,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公布的一项对37个国家调查的结果显示,特朗普上台以来的这段时间里,人们对美国总统的信心度从64%下降到22%,其他国家对美国的好感度从64%下降到49%,对美国的反感度则从26%上升到39%。

报道说,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正在逐渐失去它在国际舞台上的正面力量形象。比如在俄罗斯和墨西哥,对美国持正面看法的人只有18%和23%,在塞尔维亚只有16%。对美国持正面看法最多的国家是印度,达到了70%,但也比一年前减少了15个百分点。

但是也有人认为,尽管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但他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将会胜选连任。美国著名政治分析人士道格·索斯尼克在写给《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说,特朗普将会成功连任。索斯尼克曾在克林顿政府中长期担任高级顾问,同时也是民主党的战略师。索斯尼克提出特朗普将会连任的理由是:一是特朗普不需要多数选民的支持,他能赢得多数选举人的支持;二是美国人对政界的信任严重受损,特朗普的胜出是民众对华盛顿政治当权派的失望和愤怒的体现,这种情绪对特朗普继续连任有利;三是特朗普受选民欢迎的程度被低估;四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有一些坚定不移的狂热分子,“他们继续忠实于他,是因为他们坚信他会摧毁这一体系并带来真正的变化”。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徐长银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