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抵消战略”或成美国防务新模式

徐长银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总经理,常驻华盛顿分社记者

美国国防部提出的新“抵消战略”两年来一直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人们对这一战略的意图、内容和背景有诸多猜测。

今年6月14日,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发表了美国列克星敦研究所副所长丹·吉尔的一篇文章,对美国国防部制定新“抵消战略”提出了质疑,认为制定新“抵消战略”是为了“掩盖美国在防务方面投入不足以及奥巴马政府将继续执行削减武装部队规模的计划的事实”,使美国现有的军事力量遭到削弱。

三次“抵销战略”

美国提出制定新“抵消战略”,是美国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2014年8月在美国国防大学演讲时首次透露的。2014年11月,美国时任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签署了《国防创新倡议备忘录》,提出制定“远期研究与发展计划”,为新“抵消战略”制定技术发展方案,以建立2030年军事技术优势为目标。到2015年7月,国防部提出的“远期研究与发展计划”制定完成,部分研究计划已列入了2017年的财政年度预算。

美国提出的新“抵消战略”,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三次“抵消战略”,其背景都是在美国与其主要敌手军事实力差距明显缩小的情况下提出的。第一次抵消战略是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新面貌”战略,通过大规模提升美国核武器数量及其在军事作战中的作用,遏制苏联红军实力日益上升的威胁;第二次“抵消战略”是在苏联取得了与美国核力量对等的情况下于70年代提出来的,美国想通过提高关键武器技术,如隐形技术、飞机和武器的精密制导技术以及信息网络技术,和新的深度攻击策略,来对付苏联大规模机械化部队的威胁。

第三次“抵消战略”是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防务模式。近些年来,美国对中国国力的增强以及军事实力的快速发展日益感到焦虑,认为美国应有针对性地调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部署和军事战略,减少对前沿驻军的依赖,偏重于高尖端武器技术的研发,以保持美国在亚洲地区军事上的优势,维护美国在亚太乃至全球的霸主地位。

获得技术优势

美国面临着国力相对下降、军费开支不足、军队规模需要继续削减的窘境。美国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是想通过其技术力量优势,进行武器技术创新,形成颠覆性的武器系统和作战能力,重塑战争形态和作战理念,改变战争游戏规则,抵消对手现有军事优势,赢得大国之间战略竞争的主动权,以达到“花钱少,效率高”的目的。

据美国媒体报道说,第三次“抵消战略”的具体内容和概念尚不清楚,但已经有一些逐步成型的重要因素:一是离岸控制;二是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有限军事干预,而不是大规模派遣地面和空中部队;三是全面发展激光和定向能技术、信号抑制和干扰技术,制造迷惑敌人攻击的诱饵。

美国列克星敦研究所副所长丹·吉尔发表的文章说,第三次“抵消战略”是希望实现两个目标:首先,通过对诸如海底系统、高超音速武器、电子战、大数据分析、高级材料、3D打印、能量与推进、机器人、自主技术、人机接口和高级传感与计算技术等领域的突破性技术进行投入,建立美国新的军事能力,来应对竞争对手在精密武器、远程导弹和电子战方面的进步;第二,通过工商界和拥有尖端信息技术企业等非传统防务供应商的技术研发、创新和实验,使美国国防部有可能快速获得新产品并成功降低新产品的价格。

美国前两次实现“抵消战略”所需要的军事技术,都是由美国军方主导发展。此次提出新“抵消战略”是想通过快速识别并引入具有重要军事价值的商用技术来实现。为此,美国国防部今年3月宣布成立了“国防创新咨询委员会”,由谷歌重组后的阿尔法贝特公司执行总裁埃里克·施密特担任委员会主席,负责为国防部提供关于创新和实现创新方法的独立建议。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还在硅谷设立了“防务创新实验小组”的办事处。

今年3月,美国国防部发布的《2017财年国防态势声明》称,美国需要有长远眼光,要做好准备,“以阻止并在必要时参与并赢得未来10年、20年或30年内可能发生的战争”。

受到美国国内质疑

不过,丹·吉尔在文章中批评说,国防部长卡特也承认,他不能肯定强调新技术以及依赖非传统防务供应商将会带来什么结果,美国寄希望于未来新的武器系统使美国军事能力产生巨大飞跃目前还“仅仅停留在演示幻灯片中”,美国五角大楼和白宫据此削减美国的军事规模和现实能力,是很危险的做法,因为对于一个拥有全球责任的军队来说,缩减到什么样的规模还能继续履行其职责是有极限的。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今年6月22日发表了该刊防务主编戴夫·马宗达的一篇文章,对美国国防部追求现在不存在的“未来战斗系统”等所谓“转型性”能力,而不是对现有武器系统进行稳打稳扎的逐步改进,提出了批评。文章认为,美国军队目前存在许多问题,比如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航空兵队伍中,缺乏足够训练有素的飞机维修人员,结果是海军陆战队总共271架攻击性战斗机中,只有64架可以随时起飞,而且海军陆战队飞行员现在每月飞行的时间只有4到6个小时,而过去是20到30小时,长此以往,将会造成美国飞行员严重的飞行经验不足。美国空军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可以随时执行任务的飞机数量只占其飞机总数的43%。

文章指出,这些情况都是美国国防部官僚的采购体制造成的,没有使新技术能够以一种渐进的方式得到开发和装备军队,美国把数百亿美元的资金投入到或许二三十年后才会有结果的计划之中,而事实上,在诸如美国陆军的“未来战斗系统”的某些案例中,巨额经费被胡乱花掉了,却没有产生任何可以看到的结果,这种情况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报道说,美国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正在试图从根本上改革五角大楼的采购体制,以便使新技术能够以一种渐进的方式得到开发和利用。

​美国国防部已确定从2017年开始的5年内投资180亿美元专门的技术发展资金,用来支撑第三次“抵消战略”的相关技术研发。虽然美国新“抵消战略”受到美国社会的质疑,但是它不会是虚晃一枪,而有可能是美国一项长期的防务新模式。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徐长银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