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都拉斯的“民主选举”是如何被操纵的

沈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副主任,新华社墨西哥城分社、布宜诺斯艾利斯分社首席记者。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

11月末以来,洪都拉斯陷入严重政治危机和社会动乱。反对派抗议政府和最高选举委员会操纵计票和选举舞弊,并在全国各地举行各种抗议示威活动,与警察发生冲突。洪政府宣布实行紧急状态和宵禁,中止宪法保障。由于反对派拒绝承认和接受选举结果,暴力抗争不断,这个中美洲小国的政治前景难以预测。

11月26日,洪都拉斯举行大选。选举总统和三位副总统,128位国家议员和26位中美洲议会议员,298位市长。大选当天,各地形势平稳,进展顺利。全国610万登记选民在15027个投票站投票。为保证选举公正,全国共有监督观察员16000名监督和观察投票计票。观察员中有600人是外国观察员。美洲国家特别派出了以玻利维亚前总统希罗加为首的观察员团,监督这次选举。大选顺利结束。来自各方面的观察员们松了一口气,开始等待计票结果。按照以往大选的经验,当晚就会宣布大选结果。

计票过程疑点重重


但是当晚开始计票后,最高选举委员会却违反常规,在反对派候选人领先的情况下,突然中断计票三天,后来计算机系统又故障不断,使计票断断续续,拖拖拉拉,持续一周。最终计票结果逆转,官方候选人现总统埃尔南德斯成为当选总统。疑点重重的计票过程变成了一场闹剧,引发反对派强烈不满,从第二天起抗议不断,一场政治危机和社会动乱席卷全国。

当晚计票开始几个小时后,按照惯例,全国选举委员会在网站上公布计票到57%时的结果。大选前人们普遍认为没有什么希望的反对派反独裁联盟候选人萨尔瓦多•纳斯拉亚竟然以45.17%的得票率领先,而现总统、执政的国民党候选人得票为40.21%。纳斯拉亚领先后者近5个百分点。这个出人意料的结果公布后,纳斯拉亚立即宣布自己当选为总统,而位居第三的右派自由党候选人则宣布自己失败,并祝贺纳斯拉亚获胜。但是,现任总统埃尔南德斯没有承认失败,相反也宣布,根据投票站出口调查结果,自己已经获胜。一下子出现了两位自称当选总统的候选人。

就在人们翘首以待接下来的计票结果时,最高选举委员会却突然宣布停止计票,连续3天没有公布计票结果。11月29日恢复计票。但也是时断时续。不过,人们看到,前两名候选人的得票率差距正在迅速变小。计票到82%时,两人的得票率发生逆转,埃尔南德斯开始反超纳斯拉亚。计票到91.09%时,埃尔南德斯得票42.74%,纳斯拉亚得票为41.55%。埃尔南德斯领先1.5个百分点。11月30日,计票到92.92%,埃尔南德斯得票率为42.29%,纳斯拉利亚为41.43%。12月4日晚上,最高选举委员会主席马塔莫罗斯宣布,最后计票99.98%的结果是:埃尔南德斯得票42.98%,纳斯拉亚得票41.39%。不过,他说,最后谁是胜利者可能需要等22天。选举委员会可能接受纳斯拉亚的要求,对有疑问的5200个票箱的选票进行重新计票。所以,这还不是最后结果。

对于计票结果逆转,2009年被军事政变推翻的洪都拉斯前总统塞拉亚评论说,在拉美国家,当选票统计到50%以上时,如果一位候选人领先5个百分点,就大局已定,很难有翻盘的情况发生。他说,第一次结果宣布后,计算机计票系统多次因“故障”中断,其中一次长达5个小时。恢复计票后,官方候选人埃尔南德斯就开始领先了。这说明计算机系统和随后送来的票箱被人做了手脚。

此外,最高选举委员会推迟计票的做法引起人们严重置疑。

首先,时机令人生疑。无端推迟计票,目的是对选票做手脚。在拉美地区,人们都知道,大选计票结果推迟,是给执政党和政府对选票做手脚留出时间,是公开的舞弊手法。因此,洪都拉斯一推迟计票,就遭到人们置疑和反对。反对派认为,正是在推迟的这几天里,政府对选票做了手脚。因此,反对派认为,最高选举委员会与政府联手偷窃了他们的胜利成果。

其次,票箱违规不合格。反对党候选人纳斯拉亚指出有5174个票箱存在不合规矩的问题,选票在运送和计票期间被掉换。对不合规矩现象,最高选举委员会并不否认。12月4日最高选举委员会承认有1031个票箱不合规矩,没有政党代表和负责人的签名和印章。此前还说过,发现2000多个票箱的封条没有票箱负责人签字或印章。这些票箱有多少张选票不清楚。美洲国家组织观察团团长、玻利维亚前总统希罗加11月30日也说,美洲国家组织观察团已经要求洪都拉斯最高选举委员会重新审查所有票箱的选票。

第三,系统故障十分蹊跷。最高选举委员会解释说,前几天中止计票是因为运送票箱的军用卡车运转迟缓。期间,计票中心的计算机系统在统计过程中多次发生故障。反对派揭发说,实际上,是在发现反对派候选人领先后,有5000多个票箱的选票被做手脚。同时,计算机被格式化,最初的统计资料被全部删除。正是在多次故障后,才使计票结果逆转,使埃尔南德斯反败为胜。当地媒体和外电也纷纷用《计票系统故障使埃尔南德斯领先》的标题加以报道和嘲笑舞弊行为。

 反对党拒绝接受选举结果


为保障选举顺利进行,投票结束后,在美洲国家组织观察团建议下,埃尔南德斯和纳斯拉亚分别在一个名为《洪都拉斯民主宣言》的文件上签字。文件要求他们保证让党员和支持者耐心和平地等待正式结果,并承认选举结果,不上街抗议,等等。但是,第二天,11月29日,纳斯拉亚发表讲话说,“我不承认这个宣言。这是一个陷阱。我掉进了一个陷阱”。他决定退出这个接受选举结果的协议书。他要求检查所有的票箱,或者在独立的选举委员会主持下举行第二轮投票,选举新的总统。

最高选举委员会12月4日公布最后结果后,纳斯拉亚在群众集会上说,不接受选举结果。最高选举委员会被政府收买了,是政府的“雇员”。他要求美洲国家组织举行听证会,对洪大选进行调查。

纳斯拉亚,64岁,曾从事电视主播30年,是重要事件节目和体育节目主播。2011年从政,自己建立反腐败党,并参加2013年大选,竞选总统。2017年作为反对派反独裁联盟候选人参加总统竞选。该联盟由自由和重建党及创新团结党组成。

与此同时,左派民众和支持者在全国各地举行了抗议活动,游行示威。抗议活动已经演变成暴力冲突。几天来,已经有1人在与警察冲突中死亡,十几人受伤,一些人被捕。洪政府12月2日宣布实行紧急状态,取消部分宪法保障,并在夜间实行宵禁。后又把宵禁延长到12月8日。

但是,反对派对政府禁令不予理会,各地的抗议活动持续不断。反对派联盟的成员组织之一自由与重建党及其政治组织全国人民抵抗阵线公开号召支持者“继续斗争”,保护已方的胜利。反对派示威群众与警察的暴力冲突不断。全国陷入混乱。警察也威胁将“以和平方式”清除阻碍交通的抗议者。抗议者燃烧轮胎,阻断公路,占领桥梁,抢劫私营商店,占据公共建筑物,北部一个公路收费站被烧。全国各主要大城市都发生了示威抗议。

政府镇压抗议示威者的命令遭到部分警察的抵制。12月5日首都特古西加尔巴的一个单位的防暴警察就公开宣称拒绝用武力镇压示威群众。他们回营时受到当地民众的欢迎。

对于最高选举委员会计票推迟问题和可能存在的舞弊行为,美洲国家组织、联合国、欧盟等外国和国际组织观察员团,没有采取什么有效的行动阻止舞弊,除了口头上要求加快计票,重新审查有问题的票箱外,只是听任计票不断推迟。同时,他们要求反对派与官方候选人对话,敦促他们接受选举结果。实际上是压反对派接受不公平的结果。联合国驻洪代表团还要求两位候选人举行对话,接受最后选举结果。要求他们呼吁各自支持者冷静。但是这一呼吁没有产生多少效果。

前景仍不明朗


本届大选的过程表明,最高选举委员会实际上已与政府和执政党合流。他们完全掌控了大选进程。按洪都拉斯最高选举委员会的说法,最终宣布当选总统可能需要22天时间。此外,国家议员和市长的选举结果也需要计票时间。所以,这场闹剧还会演一段时间。可以肯定,最终结局是右派将如愿以偿。但是这个国家有可能陷入更深的政治危机和困境。

从目前各方的态度来看,最高选举委员会可能接受反对派提出的重新计票的要求,对部分选票重新统计,以此堵住反对派的口,显示所谓公正,但完全改变结果的可能性不大。埃尔南德斯已经宣布自己为当选总统,他和国民党是不会退让的。同时,他也做出与反对派和好的状态,表示愿意与反对派合作治理国家。

那些所谓国际社会的代表,即联合国、美洲国家组织和欧盟等国际组织的代表,明显采取双重标准,偏向右派,表面上一味劝和,对舞弊问题却不置一词,对左派的诉求置之不理。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维持洪都拉斯虚假的和平安定,牺牲左派利益在所不惜,平安过了选举关就算完成使命。

目前拉美右派政权气势正旺。它们同样采取双重标准。不会像对待委内瑞拉那样对待洪都拉斯。出于意识形态立场和需要,它们必然站在同属右派的国民党一边,而不会支持左派反对派的诉求。

在这种形势下,纳斯拉亚和反对派虽然不承认选举结果,但势单力薄,对最终结果也无能为力,最后可能将不得不接受现实。当然,反对派也可能继续抗争下去,如果是那样,这场政治危机将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形势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