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辅广场枪击案打了谁的脸?

朱长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

四年前的今天(2014年2月20日),乌克兰基辅独立广场发生一起不明狙击手枪击示威群众、维持秩序警察的恐袭事件,造成严重人员伤亡,致53人死亡,其中49人为示威者,4人为执法者,反对派领导人以及美欧国家即刻把悲剧归咎于“时任乌克兰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的政权”,直接促成了乌克兰执政当局的倒台。最近这起事件的真相曝光,“元凶”浮出水面。事实再次证明,美欧演绎了一出贼喊捉贼、嫁祸于人的闹剧,也彻底撕开了西方人权卫士的假面具。

一、格鲁吉亚前军人是直接施暴者


2月13、15、16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连续发文,披露格鲁吉亚前军人参与当年基辅独立广场枪击案的证据。据格鲁吉亚精锐部队前指挥官、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的对手特里斯坦·齐捷拉什维利将军透露,一些格鲁吉亚阻击手参与了基辅独立广场的枪杀,他告诉俄卫星通讯社记者,“格鲁吉亚阻击手去了独立广场,而且他们的任务就是枪杀;其中一些人是格鲁吉亚军队中我的下属;一些人至今还在乌克兰,参加那里的作战;回到格鲁吉亚的人害怕说出来:他们现在都是些多余的证人,可以很容易把他们消灭掉”。

格鲁吉军队人事部门前军官科巴·涅尔加泽回忆: “2月14日或15日,‘格鲁吉亚军团’ 分队高级成员聚集在‘乌克兰’饭店三楼的一个客房内。下达了帮助兄弟民族的命令,但随后没有任何细节。这时候我已经看见了示威者手中握有猎刀和手枪等武器。”“2月20日早上大约8点钟,我听到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方向传来枪声。3到4分钟后,马穆拉什维利领导的小组从‘乌克兰’饭店三楼窗口开枪,射击了两次。在射击后转入另一个客房,再度射击。当一切结束后,我们领命撤退。当天我们就回到了第比利斯。”

二、当局反对派是具体组织者


俄卫星通讯社宣称,现任乌克兰最高拉达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主席谢尔盖•帕申斯基和人民议员弗拉基米尔•帕拉修克亲自参与了当年独立广场骚乱期间的杀人事件。

“乌克兰政客运来了武器”。科巴·涅尔加泽证实,“2月19日晚上,谢尔盖·帕申斯基这个丑闻缠身的乌克兰政客和几个拉着大箱子的小伙子走进了‘乌克兰’饭店。他们运来了西蒙诺夫式自动卡宾枪、口径为7.62mm的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德拉古诺夫自动步枪、以及外国产卡宾枪。帕申斯基对我们解释说,需要武器‘自我防卫’,但他没有回答我‘防卫谁’的提问,就走出了客房。”

亲自参与枪击。参与过基辅独立广场事件的格鲁吉亚狙手列瓦济什维利在给律师的证词中称:“帕申斯基使用自己的自动步枪实施了短点射。小帕拉修克使用的是‘赛加’卡宾枪(Saiga),他的父亲使用了SKS卡宾枪。”

下达枪击令。格鲁吉亚狙击手之一列瓦济拉什维利向记者证实,其接到的射击命令来自独立广场领导人(谢尔盖·帕申斯基),而且直接命令,不仅可朝警察射击,也可朝示威者射击,以激怒人群、制造政治危机。“射击结束后,我们领命撤离”。

三、美欧是幕后主使、金主与真凶


召集人手是萨卡什维利身边人下的令。狙击手承认,是按照萨卡什维利军事顾问、现在为基辅官方作战的“格鲁吉亚军团”指挥官马穆卡·马穆拉什维利的命令抵达乌克兰的。早在2017年11月,意大利记者Gian Micalessin在接受俄卫星通讯社采访时也宣称,2014年2月,数名活跃在“基辅广场”事件中的格鲁吉亚狙击手与格鲁吉亚前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有关。

萨卡什维利可是一位风云人物,在独联体国家率先发起颜色革命(2003年“玫瑰革命”),并以此荣登格鲁吉亚总统宝座(2004年、2008年两次出任格鲁吉亚总统)。此人曾留学法国、意大利和美国,师从美国政治理论家、西方“颜色革命教父”“阿拉伯之春”“精神导师”吉恩·夏普,是西方眼中的“民主”功臣。

萨卡什维利自称同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的私交非浅(“玫瑰革命”期间曾以防弹衣相赠)、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是知音、同小布什是老友,有着深厚的西方情结。格鲁吉亚在其治理期间并没发生多大改变。不但未能解决腐败问题,自己反陷腐败旋涡;挑起俄格战争,交恶俄罗斯;百姓生活直线下降,抱怨“今不如昔”。2013年10月,对其不满的格鲁吉亚人用手中的选票赶走了这位靠“玫瑰革命”发家的总统。

“美国军人”直接参与了狙击指挥行动。2016年12月,莫斯科多罗格米洛夫斯基区法院应乌克兰一前议员请求裁定,2014年乌克兰首都基辅发生的事件为国家政变。庭审期间,法官询问多名曾经在乌克兰总统办公厅、总检察院、内政部和安全局任职的一批高官,他们一致认为2014年基辅事件属于违宪的国家政变。证人还表示,欧盟曾威胁如果不签联系国协定乌克兰将发生政权更迭。

乌克兰安全局前局长亚历山大•雅克缅科在庭上表示,基辅独立广场上发生的事件是受美国官方主使的。证人们还指出,来自格鲁吉亚、波罗的海和波兰的教官参与了独立广场事件。前乌克兰总统办公厅主任安德烈•克柳耶夫表示,“独立广场上布置的狙击手来自格鲁吉亚和波罗的海国家,我们抓捕过携带武器的狙击手”。俄卫星通讯社拿到的对两名参与行动的狙击手科巴·涅尔佳杰和亚历山大·列瓦济什维利询问的纪要显示,有乌克兰议员参与枪击行动,而“枪击行动本身则是由美国军人指挥的”。

格鲁吉亚原军人亚历山大·列瓦济什维利

提供了资金支持。美国国务院新闻秘书曾说,“从1991年乌克兰宣布独立起,我们就一直在帮助乌克兰人建立民主制度,支持发展公民积极性和有效的国家管理,这些是乌克兰争取欧洲化的前提条件。我们投入了50亿美元来帮助乌克兰达到自己的目标”。

据乌克兰议员瓦季姆·科列斯尼琴科估计,美国最近十年向乌克兰投入了100亿美元建立所谓的民主。在西方资金支持下,乌克兰已产生一种新兴产业——不生产、不建设、不创造财富又能赚钱的职业示威或雇佣示威产业,形成了以参加闹事为业的职业抗议群体或雇佣抗议群体。有专人负责召集组织、吃住行全包、外加额外收入。受雇者日收入按工种分三档:30美元、50美元、100美元。30美元者多为社会闲散人员,他们不需要到广场中心地带,听招呼什么时间、到什么地段参加抗议,以壮声势;50美元者充当人体盾牌,负责用石块、棍棒等跟警察制造摩擦;100美元以上者则负责使用武器同警察制造暴力冲突。参加狙击行动者报酬更高。给去基辅支援独立广场抗议者的科巴·涅尔佳杰所在的一组军人1万美金,并承诺回来后再给5万美金,暴打反对派议员则支付1000美元。

四、西方颜色革命不择手段


西方向来以人士卫士自居,打着“民主、人权与自由”的旗号充当世界法官,对他国指三道四,基辅独立广场枪击案再次暴露了其虚伪本性,视他人的生命如草芥,恣意剥夺他人的生存权。颜色革命根本不是什么和平运动,开始利用暴恐掀起运动高潮,达成政权更迭的目的。乌克兰政权更迭过程中,有两个重要转折点。

一个是,2014年1月19日抗议示威人群同警方的冲突,造成3名示威者死亡,成为危机爆发以来的第一批遇难者。这次事件直接导致乌政府总理辞职、刚通过的反示威法被废除。此后,反对派的要求更加高涨,加入抗议的人群进一步壮大。

另一个是,2月18日,反对派要求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并修改宪法,基辅再次陷入暴力冲突,造成包括10多名警察在内的28人死亡。它的后果导致更强烈的民愤,两天后的20日出现更大规模的示威和人员伤亡,4天后总统被迫出走、5天后反对派当权,恢复2004年宪法,乌克兰政体由总统议会制回归议会总统制。反对派雇佣的狙击手既伤平民、又杀警察挑起的事端,而西方却让亚努科维奇当局来为反对派买单。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朱长生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