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安:蒂勒森拉美之行乱砍三板斧

沈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副主任,新华社墨西哥城分社、布宜诺斯艾利斯分社首席记者。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2月初匆匆出访墨西哥、阿根廷、秘鲁、哥伦比亚和牙买加等拉美国家。这是他就任国务卿一年来首次出访拉美地区,又是在美拉关系陷入低谷的多事之秋,因而十分引人注目。一些国际舆论寄希望于此访能够解决美拉之间存在的矛盾,改善双方关系。不过,令人大掉眼镜的是蒂勒森此行目的并不是为了改善美拉关系,而是拼凑亲美联盟,排斥中俄,独裁拉美。结果他种种不合时宜的言论,成为国际舆论的笑谈

独霸拉美的战略目标


 

冷战结束以后,美国长期忽视对拉美的关系,奥巴马政府时略有改进,但特朗普上台后不仅处处与奥巴马反其道而行之,而且在对拉美政策方面也大大倒退。特朗普2017年上台伊始就对拉美连烧三把火——在墨美边界修建新边界墙还要墨西哥出钱,威胁废除并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与其他拉美国家的贸易协定,限制拉美移民。随后又恶化刚刚改善的美国与古巴关系,向委内瑞拉施加压力。这些以邻为壑的举措引起拉美国家强烈不满和反弹,恶化了美拉关系,也使战后形成的西半球体系面临不确定的前景。

但是不重视拉美并不等于不要拉美。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究竟要什么样的美拉关系。正是因为如此,蒂勒森上任一年后首次拉美之行备受关注。人们关注的重点是,蒂勒森将通过此行构建什么样的美拉关系和西半球体系?他将如何向拉美领导人解释美国在拉美的战略目标?

2月1日,蒂勒森出访前一天在他的母校得克萨斯大学发表演讲,对这次出访先做了一次预演。他说,美国对拉美关系的三个支柱是:经济增长、安全和民主。在解释他此行的目的时,他却无端指责中国和俄罗斯是“只谋求自己利益的新的帝国强权”和“捕食者”,指责中国通过“不正当贸易”使拉美获取“短期好处和长期依赖”。损害拉美的制造业。指责俄罗斯“通过销售武器和军事装备”支持“不尊重民主价值的政权”。呼吁拉美国家与美国一道抵制“外来帝国强权”。自吹“美国将是拉美最稳定、最强大和持久的伙伴”。

在他的口无遮拦的语言中,中俄成了新的帝国主义列强,捕食者。俄罗斯是支持不民主国家的军火商。中国是把拉美引入歧途的不正当贸易商。他说,“拉美不需要只谋求自己利益的新的帝国强权”。“我们地区应该抵御不反映我们基本价值的外来强权。美国与这种外来强权明显不同。我们不寻求不对称利益的短期协议。我们寻求伙伴。”

换言之,他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与拉美国家结成联盟,把不靠谱的中俄挤出去,把拉美的篱笆扎牢,使之成为美国可靠的后院。

中国与拉美合作关系近十几年迅速发展,引起美国关注,这并不难理解。为相互了解,避免误解,中美双方建立了外交部级的相互磋商机制。此前的几届美国政府对中拉关系的发展还是理解的,虽然也心存想法,但并没有这么说三道四,更没有发表像蒂勒森这样恶毒的言论。笔者以为,蒂勒森作为极端保守派代表人物,一定是受到什么刺激,才信口雌黄的。或许,不久前在智利举行的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决定把中拉合作纳入“一带一路”倡议,使蒂勒森们感到不安了吧。

重拾门罗主义成为国际舆论的笑柄


 

用什么办法能使拉美人相信美国,成为美国的忠实盟友呢?蒂勒森说,100多年前美国创造的“门罗主义”是个有效的好东西。蒂勒森竟然把拉美深恶痛绝的门罗主义作为旗帜又扯了出来。一些评论说,门罗主义是一百多年来美国侵略、干涉和控制拉美国家的借口和工具,蒂勒森竟然在这个时候把这个臭名昭著的东西重新拿了出来,作为团结拉美国家的旗帜,实在令人不得其解。

蒂勒森等美国领导人应该面对现实。拉美多数国家决定发展和扩大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共同建设“一带一路”,是从本国长远利益出发做出的战略选择,不是蒂勒森的几句煽动或挑拨言论,或者什么门罗主义就能改变的。

当然,蒂勒森此行的具体目标,还是拼凑反委内瑞拉联盟,为美国强化制裁争取支持。若大个拉美地区,30多个独立国家,在美国眼里,似乎只有委内瑞拉形势是需要关注的唯一重点。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不断强化对委压力。这还不够。在特朗普政府看来,对委政策可以体现美国极右派的意识形态选择和价值观。他们以为,只要推翻委现政府,拉美地区就可以成为美国所期望的民主乐园。至于手段,特朗普政府也比其前任更加极端。蒂勒森公然暗示鼓动军事政变和不顾委人民死活对委实行石油制裁。这完全是冷战时期美国外交战略的翻版。

三板斧如风车大战


 

概括起来,蒂勒森通过此行阐述的美国对拉美战略如下:目标是排斥外来强权。具体地说,就是把中国和俄罗斯等“外来强权”从拉美地区挤出去,重建美国独霸的西半球体系。理论基础是重新拾起的门罗主义。路径是不择手段地建立反委联盟,甚至不惜鼓励发动军事政变和不计后果地对委内瑞拉实施石油制裁,进而建立遍及西半球的亲美联盟。所谓民主,即蒂勒森所说的“我们的基本价值”,是这个亲美联盟的旗号。

这三条可以说是蒂勒森的三板斧。只不过,这是堂吉诃德式的风车大战,砍错了对象,也不合适宜。

蒂勒森要建立一个由美国独霸的西半球体系,彻底倒退到19世纪20年代的“美洲是美洲人的”门罗主义时代。按照蒂勒森的想法,一个坚持独立自主和多元化外交的拉美将不复存在,这个地区将重新成为美国为所欲为的“后院”。

这真是痴人说梦。蒂勒森似乎忘记了他生活在21世纪的新时代。他甚至忘记了他的前任克里2013年11月公开宣布的政策性宣示:门罗主义的时代已经终结,今天的美洲国家关系建立在平等伙伴关系和共同责任基础上,美国不再致力于干预其他美洲国家事务。

可是,蒂勒森的拉美之行表明,特朗普政府对拉美地区的政策不仅退回到冷战时期的战略思维,甚至倒退到更早的冷战之前。

需要强调的是,蒂勒森的这些言论在拉美已经完全没有市场。他所访问的5个国家是美国认为的盟国,也不赞成他那些咄咄逼人的帝国主义言论。他在墨西哥批评委内瑞拉,暗示鼓励通过军事政变推翻委现政府,立即遭到墨西哥外长的明确反对。他说,墨西哥反对任何以武力推翻委内瑞拉政府的做法。在阿根廷蒂勒森遭到同样的遭遇,阿根廷外长在他说完美国正在研究对委内瑞拉实施石油制裁后,立即表示,“任何制裁都不能影响委内瑞拉人民的利益”。他重提门罗主义的所谓好处后,遭到拉美舆论一片嘲笑和反对。

在当今世界,蒂勒森们如何面对这个新的时代?愿蒂勒森走好。

空谈经济增长,口惠而实不至


 

同时,我们还注意到,作为拉美的朋友,美国将如何帮助拉美实现经济增长,对不起,蒂勒森没有任何说法,也没有任何表示。给人的印象是,蒂勒森口口声声说美国是拉美真正的朋友,美拉关系三大支柱之一的经济增长,只不过是口惠而实不至的说说而已。

蒂勒森访墨西哥时,恰逢加拿大外长也在墨西哥。由于美国强硬的保护主义立场,墨美加三国贸易谈判正陷于僵局之中,但是蒂勒森在访问中没有任何愿意在谈判中做出让步的表示。阿根廷政府官员说,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会见时,要求美国对阿工农业产品开放市场,蒂勒森毫无反应,双方会见没有任何重要的实质性的成果。

秘鲁正在筹备4月份在利马举行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会议的主题是:民主治理与反腐败。不过蒂勒森的到访并没有给东道主带来任何好消息。相反,他说特朗普是否与会尚未做出最后决定,无疑于给满怀希望的东道主浇了一头冷水。外电评论说,美洲首脑会议是美国发起的。自克林顿以来,美国历届总统都出席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奥巴马就出席了三次。而今天人们看到的是信奉“美国至上”的特朗普总统对这种地区事务的冷漠态度。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