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两次朝韩首脑会谈,第三次会谈能否实现有玄机

高浩荣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新华社参编部《国际内参》编辑室主任,新华社平壤分社、首尔分社首席记者

2月10日媒体传出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尽早访朝的消息,不由得想起曾经历过的朝韩两次首脑会谈。

第一次朝韩首脑会谈发生于2000年6月13日至15日,当时笔者正在新华社汉城(现首尔)分社任首席记者。记忆中,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按照朝韩达成的协议应是6月12日启程访问平壤。当时韩国各家媒体和在首尔的外国记者都去了设在乐天饭店的新闻中心。一个大厅里坐满了几百名记者,大家都在等待从平壤发来的金大中抵达消息。可是等了半天却毫无动静。正在纳闷和相互询问时,从韩国官员那里传来消息称,由于朝方的不得已情况,金大中访朝推迟一天。

第二天照常来到新闻中心,终于等来了金大中抵达平壤的电视实况画面。当时任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的金正日在平壤机场与金大中热情握手和拥抱时,新闻中心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和掌声。这是朝鲜半岛分裂以来朝韩首脑的第一次握手,其历史性意义不言自喻,欢呼和掌声也出自内心。

新闻中心里,外国记者成为韩国记者争相采访的对象,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们这些中国记者。记忆犹新的一个细节是,新华社驻平壤的记者在金大中抵达平壤前发出了一条独家新闻:金正日将到机场迎接金大中。事实果然如此。

不少韩国记者跑来询问这条独家新闻是怎么发出来的。我很骄傲地告诉他们:因为我们在平壤有常驻记者。当时在平壤的常驻外国记者只有中俄两家,有着独到的优势。事后我问驻平壤的记者才得知,这条独家新闻并不是瞎蒙来的,而是根据朝方的习惯做法并经过事先确认获得的可靠消息。

第一次首脑会谈发表的《北南共同宣言》成为朝韩关系缓和的标志性文件。该文件现在被双方成为“6▪15宣言”。

朝韩首脑的第二次握手发生在2007年10月2日至4日,当时笔者已经转任新华社驻平壤分社首席记者。这次首脑会谈原来商定在8月底进行。但由于当年8月朝鲜遭受严重水灾,抗洪救灾成为当务之急,首脑会谈被迫推迟到10月2日。

由于受采访条件的限制,笔者没能到军事分界线线亲眼目睹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跨过军分线的场景,但在平壤却观看了朝鲜群众欢迎卢武铉的盛大场面。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首先在人民文化宫前迎接卢武铉,然后同乘敞蓬车,在沿途数十万名群众的欢迎下到达“4.25”文化会馆广场。金正日早已在那里等候。两位领导人亲切握手,互致问候,但并未拥抱,这和当年金大中到访时略有不同。

10月4日,金正日和卢武铉签署了《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简称“10▪4宣言”。现任总统文在寅当时作为卢武铉的秘书室长,是起草这个《宣言》的总负责人。卢武铉在告别平壤的前一天举行的答谢晚宴上说,通过访问“深切体会到了‘血浓于水’的真意”。他“永远不会忘记北方人民的款待”。

第一和第二次首脑会晤的当事者金正日、金大中和卢武铉都已作古,而两个《宣言》依然存在,并受到应有的尊重,依然是指引朝韩关系改善和发展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文件。

如今,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委任其胞妹、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作为特使,向文在寅总统转交了关于改善朝韩关系的亲笔信。金正恩在亲笔信中表示“希望尽早会见文在寅总统,邀请文在寅总统在方便的时候访问朝鲜”。朝韩第三次首脑会谈由此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朝韩是否会举行第三次首脑会谈?文在寅的答复是“创造条件,实现访朝”。这与他在新年记者会上的表态相似。当时文在寅说,“只要条件成熟,可随时举行韩朝首脑会谈”。

青瓦台官员的解读是:文在寅对访朝的态度是积极的,但是要使首脑会谈成为有意义的、有成果的,必须创造必要的环境和条件。所谓“条件”,主要是朝美应尽早举行对话,在朝核问题上取得进展。

按照文在寅的说法,朝韩关系和朝美关系是两个轮子,必须一起滚动才能前进。在朝核问题上,文在寅认为“只有解决朝核问题,才能改善韩朝关系;只有改善韩朝关系,才能解决朝核问题。为会谈而会谈不能成为目标”。

在当前的形势下,要举行朝美对话并在朝核问题上取得进展,难度不小。此次参加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刻意回避与朝鲜高级代表团团长、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会面,坚持要对朝鲜全方位施压,迫使朝鲜回到无核化谈判桌上来。而坚持拥核路线的朝鲜也在冬奥会开幕前表示“无意在访问南朝鲜期间与美方接触”,并强调朝鲜“从来没有向美国乞求对话,今后也不会”。由此可见,要把尖锐对立的朝美拉到一起,绝非易事。这对文在寅的外交智慧和能力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高浩荣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