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软硬兼施急于并购巴西航空公司的背后原因

陈家瑛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副总编辑、里斯本分社首席记者、里约热内卢葡文编辑部总编辑

波音公司并购巴西航空工业公司(以下简称巴航)的谈判进展远非其所愿,但其“收编”巴航初心不改,正在寻求新的可能的“联合”方案。迄今关于谈判内幕的披露突出反映了此事件背后的两大博弈:在全球航空工业竞争格局的层面,波音与空客两大巨头之间的争霸愈演愈烈,巴航成了棋局上的一个关键棋子;在国家战略利益和国家安全的层面,巴西为坚持巴航控制权和黄金股不惜同美国较劲。

波音急迫推进


去年10月欧洲空客公司宣布收购加拿大庞巴迪公司的商业飞机部门控制权,从而形成一个被市场称之为能生产各种大中型客机的“成龙配套”的企业。虽是全球最大飞机制造商但却缺乏提供支线飞机能力的波音公司因之受到严峻挑战。

据全球航空数据服务商Flightglobal美国团队主管斯特芬·特林布尔说,150座以下支线客机的需求正在上升,到2036年,支线飞机市场将达到3000亿美元,新飞机需求量为6400架,每年可带来的平均收入为158亿美元。

去年,中国政府关于鼓励支线航空业的规定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更加鼓舞了中型飞机生产商。中国及其周边地区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支线航空市场具有广阔发展前景。据估计,亚太地区航空公司在未来20年,对150座以下支线飞机的需求将达到3000多架,占全球总需求1.05万架的29%。

另据一项对未来20年支线航空的预测,运营150座以下客机的航空公司在北美洲将会取得26%的增长,需求2770架飞机,在欧洲将增长21%,需求2260架飞机。

因此,波音亟需进入这个市场。空客收购庞巴迪商用机部门两个月后,就传出了波音与巴航正在谈判交易的消息。波音的如意算盘是,把全球支线飞机的主要制造商巴航收入旗下,无疑将可在与空客的竞争中稳占上风。

起初,波音的方案颇具雄心,要投资数十亿美元100%收购巴航的股份,包括敏感的巴航防务部门及公司控制权。据知情人士的分析,波音对达成协议持急迫态度,力争在2月-4月间达成初步协议,10个月内完成交易。

然而,消息一经披露,巴西政府就断然予以反对。巴政府拥有巴航黄金股,可对该公司重大战略决策一票否决。

由此,波音不得不设法绕过巴西政府的阻挠,另寻方案。据报道,两家企业正在就多项合作可能进行磋商,其中包括将巴航拆分为商用机、公务机和军用机三大板块,各自单独谈判;建立合资企业;允许波音成为最大股东,但不得持有超过30%的股份。

今年1月下旬,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推翻了特朗普政府对加拿大庞巴迪公司C系列支线飞机征收292%的进口税的决定。美国政府此项决定的背景是,波音在空客收购了庞巴迪支线飞机控制权之后对庞巴迪提告,指责该公司C系列一种机型对波音737的新机种构成竞争威胁,因庞巴迪飞机得到政府高额补贴而在美国市场以低价出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裁决为C系列客机大举进入美国廓清道路。为了应对今后C系列飞机在美需求增加的威胁,波音对与巴航之间的交易更感迫切,力推两家公司之间谈判加快进展。

当月底,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再次对巴方喊话,他说,巴航是波音公司计划的“最佳战略搭配”,具有产品线互补的特点,波音与巴航之间可能的交易将使两家企业变得更具竞争力,能够在甚至是新的市场上开展经营。

2月初,巴西《环球报》报道,波音提出一项双方联合组建一家新公司的方案。这家第三企业将收编巴航商用机部门,并研制新的民用客机,但波音必须持有新企业控制权,而巴西政府将只能拥有巴航防务部门的黄金股。此举实际意味着对巴航商用机部门的兼并。

该方案虽然可以绕过巴西政府在防务领域的异议,但巴航民用和军用领域一直是“共生性”发展,难以摘除干净,而且研发部门也会存在抵制,因为防务领域是巴航的创新库,多年来一直向民用领域输送知识和技术。况且,如果从巴航拿走商用机部分,则未来巴航将至少失去60%的收入。

巴航不无纠结


如果说巴西政府主要从国家安全和战略视角审视波音收购巴航问题,那巴航则不能不从其商业利益和经营角度权衡利弊与得失。

由于顾忌政府的否决权和国内民意的反对倾向,巴航一直对其与波音的谈判采取十分谨慎的态度,多次表示“还不能说一定会达成协议”。但是,作为私人企业和上市公司,巴航毕竟受利益驱动。因此,巴航心存纠结。

鉴于全球航空工业朝着竞争更加激烈的局面演变,巴航正面临一个决定其未来的转折点,波音的联合是其面对挑战走向未来的机遇。如果与波音的谈判破裂,那虽然不意味着巴航发展的终结,但却将遭遇十分不利的情势。

目前,巴航支线飞机在世界130座以下飞机市场的占有率超过50%。空客收购庞巴迪C系列支线飞机之后,两家公司合在一起势将扩大生产能力。据巴西业内专家估计,C系列客机世界市场占有率可能将从30%提高50%。

除了实力增强的庞巴迪外,巴航还将面对来自东方的更大竞争,中国商飞、俄罗斯苏霍伊和日本三棱的产品将进入未来支线飞机需求最兴旺的地区。

此外,航空业界人士说,波音不会在空客已率先涉足支线航空的情况下束手就擒。收购巴航是其“抄近道”的上策,若此路不通,波音的一个替代方案是选择自行开发支线客机,波音曾生产过100座的717型客机,但2006年停产,当前还在生产126-149座的737-7型,但订货量不好。

有专家指出,尽管波音的“单干”方案要花5年左右,但波音有可能自2026年起吞下世界支线市场的30%。再加上庞巴迪-空客支线飞机产量的增长和中国、俄罗斯、日本等支线新军的挑战,巴航可能会面临其市场占有率降到35%以下的风险。

美方软硬兼施 


巴西舆论强调,在波音收购巴航的博弈中,参与谈判的不仅是两家企业,而且还有两国政府。美方采取了软硬兼施、恩威并用的策略,旨在“快刀斩乱麻”迅速换取巴西政府的支持,并减少有可能在政界、舆论和司法部门产生的抵制,以加快实现波音的意图,同时防止在巴西总统竞选开始前因政治斗争加剧而节外生枝。

美方为刺激巴方敏感神经,一直回避使用“收购、并购”等字眼,而采用“联合”这样的较为虚泛的词汇。波音高层主管多次游说巴西政府有关当局,承诺保留巴航管理团队和就业岗位。还强调两家企业联合会使巴航增强“纵向提升的能力”,巴航可从双方“协同效应”获利。

为了争取对谈判的支持,波音还许诺,如果达成交易,巴西将成为继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英国之后,波音产品零部件美国之外的第四大生产中心,以便“为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开辟一个新的发展前景”。波音公司还主张,在巴航各个项目中工作的巴方工程技术人员可以在波音的项目中发挥作用,波音面临工程师老化的问题,而巴航的年轻工程师可以大有作为。

据巴西媒体报道,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说,美国支线航空在未来20年内几乎全部要换成70-90座的喷气客机,巴航的E2型飞机将是主要受益者。

另一方面,美方则采取硬的一手,借巴西航天计划施压,迫使巴西政府准许波音并购巴航。巴航总部所在地圣若泽多斯坎波斯市所属地区的主要新闻网站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说,巴航与波音之间的协议实际上可能是美方为达成技术保护协议所强加的一个条件。

波音与巴航之间如能达成协议,则有可能会使阿尔坎塔拉航天发射场经营特许变得可行。否则,该发射场将不得承揽其他任何国家的发射,因为世界上多数航天设备都会有美国生产的某些部件,为此美方要求巴政府在商业发射前必须与美签署技术保护协议。如巴西向国际商用发射市场开放阿尔坎塔拉基地,每年可有15亿美元的收入。两国之间有关的谈判正在加速进行。

巴西媒体还说,鉴于巴西一直期望与美国开展航天领域的合作,因此波音与巴航达成协议也可能会成为美国与巴西建立航天伙伴关系的条件。

波音拉美地区总裁、美国前驻巴西大使唐娜·赫里纳克去年4月访问了阿尔坎塔拉发射场,表现出对该发射场的兴趣。当时唐娜一行还包括洛克希德·马丁空间系统公司、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等航天巨头的代表。美国人此行还走访了巴西航空航天科技城圣若泽多斯坎波斯的其他航天研究机构。

巴西国防部长荣格曼去年12月接受美国《国防新闻》周刊采访时说,波音对阿尔坎塔拉发射基地感兴趣,希望利用该基地。巴西空军通报说,阿尔坎塔拉发射中心曾经接待过来自法国、韩国、中国、以色列、意大利、阿根廷和美国的企业家和政府代表。但是,这些访问迄今尚未确定任何伙伴关系。

巴方坚守底线


对于来自美方的软硬攻势,巴方则坚守底线,为维护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决意持有巴航的控制权和黄金股。

巴总统特梅尔多次表示,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地,巴政府都不会放弃巴航的控制权。联邦政府跟踪波音-巴航谈判的委员会表示,期待波音拿出一个“少些霸权”的建议。国防部长荣格曼的表述则更加直接。他说,与波音的伙伴关系必须是那种“能够阻止别国政府对巴航行使权力”的伙伴关系,因为巴航负责执行巴西政府的项目。

他进一步强调,“我们的问题是,如果控制权转移到别国,我们的决策就将从属于那个国家,比如从属于美国国会”,“如果美国国会明天决定我国军方正在做的研制核反应堆或者核燃料全循环不是其感兴趣的事情,而其又拥有对巴航的控制权,那我们的研制就将被迫中断”,“因此,这是我们的底线,对自主的国家项目所设置的底线”。

荣格曼为阐释巴西政府对波音-巴航交易的立场,还于2月8日在大报《圣保罗州报》发表了署名文章。他指出,巴航远非仅是一个航空工业公司,而是一个重要的全球价值链的领先者,负责重要与复杂系统的研发和整合,负责巴西潜艇核推进系统的研制,是巴西空间管理软件和雷达的研发者,参与巴西本国第一枚静止卫星的设计,还参与一体化边境监测体系的工作。

荣格曼强调,阻碍巴美之间双赢游戏的恰恰是美国对知识产权、技术转让的监管与法律控制等,以其《国际武器贸易条例》最为典型,这导致巴西新的军事和技术能力的研发须服从美国的法律,其后果可能意味着巴西技术和知识发展的损失。在这方面,当前盛行的关系并非由市场法则而是由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战略所支配。因此,我们应该采取务实态度。重要的是有关方面应该懂得强制行为的限度,并为各方建立长期互利关系而寻求建设性的方式。

荣格曼的结论是,由此,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出售一个像巴航这样的战略企业和技术领先者。

巴航1969年成立于圣若泽多斯坎波斯,由设址于当地的巴西航空技术研究所和航空技术中心的一批工程师提议建立。该市现以“巴西航空航天科技城”著称于世。巴航当时为混合经济企业,隶属于联邦政府空军部。巴航最初的定位就是为空军制造军用机,后又发展起支线客机。上世纪80年代适逢经济危机,巴航财政状况恶化,1993年实行私有化,但政府依然保持黄金股。2000年在圣保罗股市和纽约股市上市,股份逐渐分散化,现有85%的股份掌握在外国人手中,但联邦政府依然保持黄金股。巴航现已形成商用机、军用机和公务机三大领域。

巴航现已发展成全球第三大商用机和第一大130座以下支线商用机制造商。至今,巴航的支线喷气机已向60多个国家100多家航空公司售出2300多架。巴航军用机是巴空军装备的主要来源之一,其最新研制的KC390军用运输机是巴航迄今最大的军用机,将成为该公司新的军机明星。

巴航是巴西工业“皇冠上的宝石”,是该国唯一一个活跃参与国际市场,并每年获得10亿美元以上盈余的高技术企业。巴航还是全国最大的制成品出口商,也是除矿产巨头河谷公司和巴西石油公司之外的全国第三大出口商。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陈家瑛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