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呼唤“新时代全球战略”

王海运

中国原驻俄罗斯陆海空军武官、少将、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

随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确立,构建“新时代全球战略”的任务提上日程。我国国际战略研究界、外交和外事部门有必要率先厘清“全球战略”的内涵,认识构建“新时代全球战略”的强烈必要性,坚定构建“新时代全球战略”的理论自信。

首先,需要厘清何谓“全球战略”?


按照笔者的理解,“全球战略”系指全球性大国以全球视野审视全球战略形势、进行全球战略布局和全球战略运筹,谋求全球战略利益、实现全球战略目标的“国际大战略”。

全球战略是全球性大国的“国际大战略”。全球战略的内涵和外延较之“外交战略”“国际战略”都要宽广得多。只有全球性大国才有能力、有必要构建全球战略,因为只有全球性大国才具备全球影响力和全球战略运筹能力,才有可能谋求全球利益、承担全球责任。

反过来讲,全球性大国如果缺少全球战略作为指引,必然导致起全球战略布局缺失,厘不清主要方向和次要方向,不仅可能有损其地区利益,而且可能陷入全局性战略被动。而地区性大国如果勉强构建全球战略,则会违背“实力与目标相一致”的原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战略透支、遭受战略挫折。

全球战略建立在以全球视野审视全球战略形势的基础之上。全球战略形势是构建全球战略的基础性影响因素,而对全球战略形势的审视则必须以广阔的全球视野进行。因为只有放眼全球,才能正确地判断国际战略格局和国际力量对比,才能准确地界定主要利益方向和次要利益方向、主要威胁方向和次要威胁方向,才能纵横捭阖地进行力量布局和行动谋划,才能以较小投入谋取重大战略利益。

全球战略构建的重要议程是正确地进行全球战略布局和全球战略运筹。全球战略布局的核心是,确定主要进攻方向和主要防御方向,如此方能避免战略投入发生方向性失误,避免两线作战、顾此失彼,避免陷入战略被动甚至战争危险。正确地进行全球战略布局的关键是,“分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毛泽东早有论断,称其为“革命的首要问题”),界定主要战略伙伴和主要战略对手。

全球战略运筹的内涵非常丰富,包括国家间亲疏关系的确定和投入的大小,硬实力与软实力的运用,政治、经济、军事、科技、人文等各领域合作的推进,损害的防范和危机的管控,以及实施主体的确定及协调机制的建立,等等。全球战略运筹能否做到纵横捭阖、准确发力,关系到全球战略的成败。

全球战略构建的目的是谋求全球战略利益、达成全球战略目标。中国作为快速崛起的世界大国,其全球战略必须谋求广泛的全球战略利益,确立富有进取性的全球战略目标。

全球战略利益首先是国家安全利益。安全利益特别是军事安全利益是国家的核心利益,是谋取其他各种利益的关键性依托,因此是大国的首要追求。美国、俄罗斯都是如此,中国也不可能例外。

全球战略利益其次是经济利益。经济利益是国家赖以生存与发展的基础,往往成为大国全球战略最为直接的利益追求。经济利益不仅表现为商业利益、资源利益,而且表现为科技利益、金融利益。

全球战略利益再次是国际影响力。既包括硬实力影响力,也包括软实力影响力,特别是国际传播力、国际形象塑造力、对国际秩序构建力。扩展国际影响力的最终目的,是服务于国家多方面利益首先是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的获取。

战略目标对战略举措具有牵引作用和规制作用,必须与实力相适应,既要积极进取又要量力而行。中国全球战略的战略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成为正在形成的多极世界中具有重大影响力的独立一极。

其次,需要认识到中国构建“新时代全球战略”具有强烈必要性。

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性大国,拥有越来越广泛的全球存在、全球利益、全球责任。中国不仅国土辽阔、人口众多,而且GDP稳居世界第二,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1/3,并且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一贸易大国。中国还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新型国际秩序的构建者、全球治理的引领者。中国的朋友和伙伴遍布各大洲,中国人、中国企业走向全世界,中国的利益甚至命运越来越紧密地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紧密相连。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要求中国制定全球战略、谋求全球利益,并且承担起相应的全球治理责任。责任与利益紧密相连,拒绝承担大国责任意味着放弃谋求大国利益。“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必须奋发有为地践行“负责任大国”的宣示,更加广泛、更有力度地参与国际事务,借以谋取大国利益、营造和平发展所需要的国际环境。

国际社会普遍视中国为全球性大国,呼吁中国发挥更加突出的大国作用。这既与中国的综合国力大幅增强、国际影响力大幅扩展有关,也与中国所倡导的新型国际理念、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深受国际社会认同相连。中国不能继续以“地区性大国”进行自我定位,不能继续以“韬光养晦”为由而消极无为。

为了营造中华崛起所需要的国际环境,中国必须更多地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更好地参与、引领新时代的全球治理。这就要求中国制定适应新时代国际环境和国际角色要求的全球战略。正如王毅外长所言,进入新时代的中国外交应有更远大的目光,更恢弘的格局,更开阔的胸襟,更从容的气度。

所有称得上全球性大国的国家都制定有全球战略。美国全球战略的核心是维护日渐衰落的全球霸权,俄罗斯全球战略的目标则是恢复昔日超级大国的荣耀。为此,美国公开宣称要维护其“世界领导者”地位,为此到处指手画脚、舞枪弄棒,大搞新干涉主义、策动“颜色革命”,特朗普政府甚至公开提出“美国优先”“美国第一”;俄罗斯则在许多重大问题上与美国针锋相对、频频出招,极力维护其大国地位和传统势力范围,极力解构美国所主导的国际秩序。

法国、德国、英国等国虽然勉强可以称得上全球性大国,但是同样也制定有非常富有进取性的全球战略,同样也在谋求全球利益。在此情况下,已经成长为全球性大国的中国同样必须拥有自己的全球战略。

其三,应当对构建“新时代全球战略”充满理论自信。

在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中国全球战略的框架已经初步形成。毛泽东提出“三个世界”理论,邓小平提出“韬光养晦、有所作为”方针,都是建立在以全球战略视野对全球战略形势进行战略判断的基础之上的,都是对中国国际战略运筹所进行的全球战略谋划。

邓小平在其讲话中,多次直接使用了“全球战略”的概念,强调“对我们中国来说,考虑问题历来不从中国自身利益一个角度, 而是从全球战略来提出问题、考虑问题的”。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是两代领导人关于全球战略的思想精华仍然对今人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与此同时应当认识到,由于当时的中国尚不是全球性大国、缺少进行全球战略运筹的能力,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的全球战略仅仅是种理论框架,尚未能进行系统的全球战略设计,未能进行全球战略布局、谋求全球战略利益,因而尚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全球战略。

习近平同志关于国际形势和全球治理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为中国构建新时代的全球战略奠定了重要的理论基础。这些论述内涵丰富、博大精深,集中反映了新时代中国的安全观、发展观、利益观,具有统揽国际战略全局的重大作用。

习近平提出的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核心的全球治理理念、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全球伙伴关系”理念、以“亲诚惠容”为核心的周边外交理念,集中体现出中国新时代全球战略最本质的要求。

习近平2017年2月在国家安全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更是直接提出了“坚持以全球思维谋篇布局”的要求。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实践越来越多地体现出中国全球战略的战略目标、战略布局、战略要求,从而为新时代全球战略的构建奠定了重要理论基础和实践基础。笔者关于新时代中国全球战略的研究,正是建立在习近平同志一系列重要论述和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实践基础之上的。

中华民族的传统战略智慧,也是构建新时代中国全球战略的重要思想和理论来源。中国历史上就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世界大国、强国,尽管当时的“天下”不能完全等同于今天的“世界”“全球”,但是其思维逻辑是相通的。中华文明所弘扬的“和衷共济”“和而不同”“和合兴邦”等一系列以“和”为核心的国际关系理念,至今仍然闪烁着熠熠光辉,仍然为世界多国战略界所尊崇。

中国构建新时代的全球战略,必须从先贤那里汲取战略智慧。习近平同志在论及中国的外交战略时常常引经据典,为我们在构建新时代全球战略时借用、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战略智慧树立了榜样。

概言之,中国确确实实到了构建适应中华崛起、时代要求、世界期待的新时代全球战略的时候了,中国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构建和运筹积极有为的新时代全球战略。

– END –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王海运

华语智库理事会理事、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王海运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2 comments

  1. 一向以來,在下对胡教授的论点都有一种「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感觉,对策建议欠缺操作性。这次 将军的文章也算是来个「提壺灌顶」吧!

    海祥 敬礼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