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锦衣卫”:让犯罪分子毛骨悚然!

它就是罪犯的天网——国际刑警组织。

一百来年前的一个春天,富甲一方的摩纳哥亲王阿勒贝尔一世狂热地爱上了一个风姿绰约、风情万种的德国女郎。

月明风清之夜,亲王的小花园里,花香满径,春风拂面,更加之与这女郎你情我爱卿卿我我,亲王被幸福陶醉得不知所以、意乱神迷。却不料漂亮女郎的男伴趁机轻手轻脚溜进他的房间,盗走了他的巨额金银财宝,然后与女郎双双离境出逃!

两人跑到意大利的一个小城里双栖双宿,这边摩纳哥亲王却只能捶胸顿足、隔海兴叹,再有权势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意大利他管不着!

一气之下,没过多久,也就是1914年4月,财大气粗的亲王花钱!亲自邀请了24个国家的代表,隆重召开国际性的刑警大会。会上通过决议:把跨国界的刑事档案集中起来管理,并在各国之间引渡罪犯。

但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各国焦头烂额,也就顾不上这事了,不了了之。

四年后,一战结束,这事又被提上日程表。到了1923年,奥地利警方首先提出召开国际警察大会,经过一番筹备磋商,当年就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成立了国际刑警委员会。这一年也就成为国际刑警组织的正式成立年。

又过了若干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声又震撼了欧洲。在这期间,国际刑警委员会的名声却染上了污点:1938年德军入侵奥地利后,该组织随即就迁往德国首都柏林,与纳粹秘密警察组织盖世太保毗邻而居,成为它的姐妹机构。

据传纳粹组织曾根据国际刑警委员会提供的材料搜捕过犹太人,这成为它历史上一个很难抹去的不光彩之处。二战结束后,国际刑警委员会主席、纳粹党员卡尔布登鲁纳在纽伦堡国际法庭被判死刑。

二战后,该组织恢复运转。法国刑事罪案调查局局长助理纳堡特被任命为负责人。他后来回忆:“当时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张桌子,一些纸,一支铅笔,几只飞来飞去在地毯上找东西吃的小鸟,此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不久该组织迁到法国巴黎,1989年又迁到法国里昂,一直到现在。1956年正式更名为国际刑警组织,英文代号为“INTERPOL”,其费用由一百八十多个会员国或会员地区分担。

国际刑警组织是除联合国外,规模第二大的国际组织。它保持政治中立,不介入任何政治、军事、宗教或者种族罪行,也不介入国家内部的犯罪案件,只面向国际犯罪。

里昂的总部是个外表由花岗岩和玻璃构成的五层建筑物,看起来朴实无华,但里面却是别有一番天地,各项设备十分先进,造价自然也不菲。

总部大楼里,每一个成员国或成员地区都设有一个分部办公室,分部办公室的成员都是所在国的警官。

总部的工作人员不算多,也就几百人,来自会员国或会员地区,担任警官、技术人员、秘书和翻译等,虽然人不多,但他们都非常干练,在布满电脑的办公室里,迅速交换分析各成员有关国际犯罪活动和犯罪分子的情报。

总部还专门设有一个宽敞明亮的查询处,24小时工作,任务是协调全球各地传来的犯罪信息和图像,以研究对策。

总部查询处平均每年要收到120万次查询,真是名副其实的储存犯罪资料的大仓库,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罪犯档案馆。它的电子网络每年可查询和储存100万封各文种的通报,并掌握几十万名重要罪犯的材料档案,这是国际刑警组织引以为骄傲的。

不管罪犯逃到哪个国家,也不管他如何改名换姓,总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跟踪着他,监视着他。这双“眼睛”就是国际刑警组织。

有意思的是:西方国家曾拍摄有一部影片《国际刑警》,讲的是一位国际刑警经常孤身一人去世界各地与罪犯展开较量并将之抓获。这实际上与真实情况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因为国际刑警组织并无权力亲自去抓捕罪犯,它只负责把线索交给所涉及到的那个国家的警方,由后者自行去行动。

该组织明文规定:任何一个工作人员均不得以国际刑警组织的名义在外追捕罪犯。

国际刑警组织共有五种不同颜色的通缉令。这些颜色的运用还是二战任该组织主管的纳堡特发明的:

蓝色:要求帮助查明那些因不明原因或涉嫌某事离开国家的人。不过这不是为了逮捕,但接受通知国必须要对此作出调查答复。

绿色:提醒对国际犯罪分子采取预防性措施,起到“警报”作用。

黄色:情况不明的失踪者或清精神不正常可能出现危险的人

黑色:查询不明身份的尸体或者伪造身份的死者。

红色:可以临时拘捕。各成员国见到此红色通知,应立即采取行动拘捕当事人,并引渡给通知发出国,依据管辖国的法律审判。这种“红头文件”是国际刑警组织里面级别最高的通缉令了。

中国官方前两年就向它提交了中纪委列出百名在逃人员的红通令,目前归案人员已一半以上。此事可以说国际刑警组织功不可没。

在协调、打击国际性刑事犯罪活动上,国际刑警组织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谋杀和抢劫这些传统意义的犯罪形式它并不陌生,新型犯罪倒是让它付出越来越多的精力,比如计算机犯罪和金融领域的犯罪。大量的金钱几秒内就通过电子手段转移,很难进行追踪。

它的另几大任务是反贩毒、反恐怖、反核走私。今后有机会我们再展开说。

目前国际刑警组织主席是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任期从2016年到2020年。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操凤琴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