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十八,普京再出发

盛世良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主任、参编部俄文编辑室主任、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副社长

3月18日是俄罗斯总统选举日。约60%的选民参加了投票。截至莫斯科时间19日1时(北京时间19日6时)已统计70%的选票,普京得票率为75.91%。现总统满怀信心奔赴第四个任期,已经铁板钉钉。

俄罗斯人为什么爱普京


与普京同台竞选的有7名政治家,其中人气最旺的是俄共推出的“红色亿万富翁”格鲁季宁、见谁都骂骂咧咧唯独对普京俯首帖耳的自民党党首日里诺夫斯基、花枝招展地反对一切的索布恰克小姐等三人,尽管他们的竞选纲领都“高大上”,但得票率仅分别高于10%、5%和1%。

俄罗斯选民不认纲领认政绩。普京强在政绩。2000年,笔者在莫斯科任记者,亲历普京首次竞选。那次,他凭着当总理三个月即取得制止国家解体、平定车臣叛乱、恢复经济增长三大政绩,以53%的得票率一举当选总统。

普京在2000-2004年第一任期,使俄罗斯站了起来;在2004-2008第二任期,使俄罗斯富了起来;他辅佐梅德韦杰夫任总统的2008-2012年,俄罗斯以“迫使格鲁吉亚接受和平”的战役,制止了北约向独联体东扩;在2012-2018年第三任期,普京又以克里米亚回归(怪不得大选投票日定在克里米亚回归三周年纪念日!)、叙利亚反恐、俄罗斯军事崛起三项伟业,使俄罗斯强了起来。选民形成“有普京就有俄罗斯,没有普京就没有俄罗斯”的共识。

民调显示,约80%的民众坚持俄罗斯应该成为超级大国。每遇外国制裁,普京的口头禅就是“立即反击,如镜像般对称反击”。3月1日国情咨文中,他用近半时间展示俄罗斯“独一无二的”超级武器,对美国大放狠话,俄罗斯选民听得太过瘾了!

这倒应了俄罗斯文人的一句俏皮话:美国选民很不幸,他们走出投票站时还不知道下一任总统是谁;俄国选民很幸运,他们在投票前40天还不知道选票上有谁,但四年前就知道下一任总统是普京。

近距离感受普京


2007年9月14日在索契总统官邸与普京合影,前排右起第三人为本文作者

第一次跟普京亲密接触是在2007年秋,当时笔者作为俄罗斯智库瓦尔代俱乐部外国成员首次见普京。握手时他低头抬眼,蓝眼睛带着探寻的神情,逼视对方。他的手掌厚实干硬,不像戈尔巴乔夫的手绵软细糯。其时他不满55岁,脸上不见皱纹,隔着西服都能看出浑身腱子肉。此后,每年瓦尔代俱乐部年会笔者都有机会与普京共餐,听他不假思索、出口成章地回答外国学者的刁钻问题。

与普京对话十一次,笔者发现,他对中国始终充满友善与尊重——“我非常尊敬中国领导人。他们坚持共产主义政治制度,社会稳定,经济以神奇的速度发展。身在福中要知福!”一说起美国霸权行径,他必定语气铿锵,讽刺挖苦,嬉笑怒骂。

领导俄罗斯这么个充满挑战的大国确实累人。等到2012年宴会笔者有幸坐在普京身旁就近观察时,发现他的头发已见稀疏,脸部肌肉略显松弛,答问时偶尔要思索片刻。去年,坐在笔者对面的普京,眼角鱼尾纹明显,金发夹杂银丝,不过抨击起“美国狼”来,照样弹无虚发,收放自如。

2012年10月25日在普京宴会上

普京很酷。当初“啪啪”两枪击毙扑向叶利钦的野猪,让俄罗斯总统初次见面就对他刮目相看。他曾坐超音速歼击机飞降反恐前线,钻进核潜艇遨游深海,驾驶图-160战略轰炸机巡视领空。

普京亲民。村民请他游泳,他二话没说就扎进河里;视察小学,他让小女生继续坐着吃早点;到日本访问,把柔道八段高手摔得七荤八素,随后又听任女学员把自己摆布得“四脚朝天”。

普京机智。2000年他当选不久,核潜艇“库尔斯克”号失事。面对国内外媒体记者的严词逼问,普京以 “它沉了”一句大实话摆脱了有口难辩的尴尬。2011年他决定第三次竞选总统,美国记者在普京会见瓦尔代成员时问,2018年是否会再次竞选。他回以幽默:“我还没上任,你就忙着给我操办政治葬礼啊!”西方把普京看成世界头号恶棍。最近有记者问他:“当世界头号恶棍什么感觉?”他反唇相讥:“你去问头号恶棍啊!”又问:“会不会把克里米亚还给乌克兰?”他答得很干脆:“你疯啦?现在不可能,将来也不可能!”

就连普京的宠物狗也被调教得识大体讲政治。2007年普京会见瓦尔代外国成员时,拉布拉多犬走在他前面,不声不响不扰民,吃饭时乖乖地自动退席。近年来,俄德关系生龃龉,默克尔访俄,普京的宠物狗偏偏要亲密接触,吓得这位怕狗的老阿姨花容失色;安倍头年送的那只秋田犬,第二年陪同普京接见日本特使,居然翻脸不认人,厉声狂吠,弄得惯于点头哈腰的日本贵宾哭笑不得。普京会见中国贵宾,宠物狗从不露面。

没等普京再出发,难题就已一大堆


俄罗斯“强了起来”,主要体现在军事和外交上。普京在国情咨文中说,“我们的主要敌人是落后”,经济和社会发展上落后。

2013-2017年,世界经济年均增长率为2.6%,俄罗斯经济年均增长率为负0.5%。2017年俄罗斯居民实际收入低于2010年,14%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迫不及待。

普京在《国情咨文》中提出的六年社会经济发展任务是,贫困率下降一半,最低工资提高到法定贫困线标准;拨款3.4万亿卢布(56卢布合1美元)改善人口情势;医疗卫生拨款增加一倍,达到GDP的5%;城镇建设拨款翻番,年住房竣工面积提高到1.2亿平方米;人均预期寿命从73岁提高2030年的80岁以上。改善经济结构的措施有四项:劳动生产率每年提高5%、投资占GDP比重增加到27%、发展中小企业、非原料类产品出口翻番。

政府预计,未来十年俄罗斯经济年均增长率在2%左右。预计2017年和2018年世界经济增长率达3.9%。这就是说,在普京任期内俄罗斯同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差距将继续拉大。

普京还有一个旷世难题:如何以美国十五分之一的军费在军事上跟美国平起平坐?

更难的是改善国际环境,特别是改善同西方的关系。美国对普京的敌意越来越重,对俄制裁不断花样翻新。近日,英国因“弃暗投明”的俄国间谍遭毒气暗杀,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德法美同声支持。俄罗斯与西方关系跌至冷战后最低点。

如果说中俄关系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那么,美俄关系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欧美国家领导人跟他们眼中的“国际恶棍”普京,起码还要愉快共事六年,而且还得做好“普京之后还是普京”的心理准备。今天的大概率预测是,六年后普京将作为“民族领袖”继续掌舵俄罗斯。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盛世良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