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新动向:欧美试图重整旗鼓、共同对敌

沈孝泉

沈孝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国际部法文编辑室主任、《新华每日电讯》报编辑中心副主任兼国际版主编,新华社巴黎总分社社长
沈孝泉

世界热点真不少:也许你关注了即将举行的“特金会”和朝鲜宣布停止核试验,也许你关注了美英法借口“化武”问题而对叙利亚狂轰滥炸,也许你关注了中兴事件以及一触即发的中美贸易战……但是,也许你还没有关注到西方一个新动向:欧美正在重整旗鼓,共同对敌。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最近先后对美国进行访问正是这一趋势的最新体现。

默克尔的访问动静不大,因为她刚刚勉强摆脱国内政治纠纷,在欧洲和世界事务中说话的分量有限,更何况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与德国积怨很深,双方互信度很低。

但是,马克龙的来访却引起特朗普的高度重视,法国总统享受到三天的国事访问待遇,这可是特朗普上台后第一次给予外国元首的最高礼遇。

马克龙的确“有恩”于特朗普。去年,特朗普上台不久,其古怪脾气和对欧洲不屑的傲慢态度,使得他在盟国那里成了孤家寡人。于是,刚刚当选总统的马克龙乐得做个顺水人情,盛情邀请特朗普访问法国,并且出席7月14日隆重的国庆阅兵仪式。特朗普摆脱了孤立,马克龙成了与美国新总统说得上话的欧洲代言人,双方一拍即合。

两人在重大问题上的确有密切的磋商。据法国媒体透露,4月8日马克龙得知叙利亚发生“化武”事件,立即在爱丽舍宫召开国防会议,当晚就接通了特朗普的电话。马克龙一句简单问候后,特朗普急迫地问:“埃马纽艾尔,有什么新情况?”在随后的一个星期里,每天晚上,两人都要直接通话,保持联系。直至4月13日晚,决定对叙利亚采取空中打击行动。外交人士认为,双方成为可信赖的伙伴,在叙利亚行动上得到验证。

《世界报》评论说,一位是用“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煽动大众的地产大亨,另一位是憎恶民粹主义、主张开放欧洲和多边主义的名门高才生,他们之间关系牢固,令人惊讶。

当然,他们是“和而不同”,分歧也不少,特别是在巴黎气候协定问题上,特朗普是把法国得罪到家了。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双方也谈不拢。不过,理性的马克龙也留有余地,他说,“我不想左右特朗普,但是我要努力使特朗普在做重大决策时留有分寸。” 这也许正是双方合作关系的基础所在。

西方试图摆脱被动局面


马克龙的这次美国之行的意义何在,还需放在欧洲地缘政治变化和跨大西洋关系的大背景下加以审视。

当前,欧洲地缘政治有哪些变化?首先,欧洲三大国中的英国和德国的政治影响力正在消退。英国闹“退欧”,把自己闹得不亦乐乎,在欧洲被边缘化已成定局。德国默克尔勉强摆脱了大选后的内阁危机,但是也大伤元气。而马克龙当选总统后,高举振兴欧洲大旗,法国成为欧洲的唯一代言人。马克龙的“法国回来了”战略初见端倪。法国重返国际舞台的事实和趋势,自然成为国际关注点。

其次,最近以来,欧洲同俄罗斯关系紧张骤然加剧。北约始终通过东扩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同俄罗斯关系出现逆转,普京通过收复克里米亚和干预乌克兰战局而赢得战略优势,欧美则因内部分歧不断而处于劣势。但是,扑朔迷离的英俄之间“间谍门”爆发后,西方25个国家在驱赶外交官这样一个并非重大问题上统一行动,此举明显具有向莫斯科集体示威的意味。

4月中旬,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西方七国集团外长会议发表联合声明,谴责俄罗斯的恶略行径。美国务院一官员认为,七国集团在反对俄罗斯恶劣行为方面表现出团结一致。法新社评论说,这表明西方国家试图建立一个“强硬的反俄阵线”。

上个月中旬,北约在格雷芬韦尔训练场举行代号为“动态前线-18”的军事演习,目的是加强“美国同盟国并肩作战能力”。有消息说,北约还计划在靠近俄罗斯边境地区举行新的演习。可以看出,一向谨慎的北约对俄罗斯也变得更加具有攻击性。

美英法无所顾忌地发动对叙利亚的空袭行动,打的是巴沙尔,恐怕更是对普京的示威和警告。一切迹象表明,西方国家试图摆脱被动局面,重整旗鼓、共同对敌。

提振一度冷落的欧美关系


有分析认为,西方目前搁置分歧寻求团结一致,是欧美双方达成某种共识的结果。特朗普去年年初上台后,欧美关系经历了动荡起伏,经过一年多政界和智库的反思,目前双方似乎达成了新的共识。对此,德国《国际政治》双月刊最近刊载文章作了阐述:“跨大西洋关系已死”的判断是错误的,“欧洲至今并未证明不再需要跨大西洋的稳定行动”,美国“不能放弃或出卖欧洲,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全球价值取决于它能否严肃对待欧洲的安全保障”。

因此,马克龙隆重访问美国凸显了欧美试图修复和提振跨大西洋关系的强烈愿望。访问期间,宾主双方会谈涉及了当前的重大热点问题,但是基调依然是“友谊”和“团结”两个关键词。

特朗普说,两国关系是经历了二百多年,堪称世界典范,它“植根于历史、文化和共同命运”,“当前的形势需要我们更加团结”。马克龙回答称,“我们要共同抵抗那些否定我们历史、分裂世界的民族主义势力”。

一般评论认为,马克龙华盛顿之行目的是解决双方在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等具体问题上的分歧和争议,这就低估了这次国事访问的意义。须知,马克龙是以欧洲代言人的身份来访的,特朗普的言论则是通过马克龙传递给整个欧洲的,双方的共同观点表明,提振一度冷落的欧美关系是当前双方的的紧迫需求。

在国际关系中出现众多新情况和新问题的当下,西方这一新动向,不可不察。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孝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