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特朗普意欲害人反自伤!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陈彦军(三亚学院国家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美国精英阶层已渐就通过贸易战阻击中国崛起达成共识,特朗普政府虽然深陷诸多国内政争,但在威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上,却有着广泛的精英支持。在一段网上广为流传的今年2月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关于抵制中国华为、中兴产品的听证会视频中,美国两大政党代表及各界100多名国会议员表现出令人窒息的一致性。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曾通过单方的贸易制裁成功地打垮了咄咄逼人的合作伙伴日本和意识形态的对手前苏联,维护了美国一超独霸的地位。但希望对经济韧性和体量比日本大、与世界贸易体系融合程度比前苏联深的中国如法炮制,美国的成功机率怕是有限,而且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在美国威胁打贸易战的影响下,其自身经济已足堪忧。

股市是美国经济的晴雨表。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时常以美国股市的走高来夸耀自己施政对美国经济的成效。但3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了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的总统备忘录的当天,纽约股市三大股指重挫,其中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大跌逾700点,跌幅近3%。以中国为主要市场的一些美国跨国公司,成为当天美国股市的重灾区。

以中国为第一市场的美国飞机制造商波音收盘股价大跌5.19%,在中国设有20多家工厂的建筑工程机械和采矿设备制造巨头卡特彼勒收盘股价大跌5.17%。而到4月3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对原产于中国的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涉及约500亿中国对美出口,当天美国股市开盘大跌500余点,跌幅超过2%。

到4月6日,特朗普发推特称将涉及金额由500亿提高到1000亿美元时,美国股市的主要指数再次大跌超过2%。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中兴公司实施七年销售禁令,受此连累,多家美国供应商的股票价格近期暴跌,其中光纤网络组件生产商阿卡西亚股价下跌31%,芯片制造商高通股价下跌9%。

摩根士丹利指出,MSCI美国指数成分股中约10%企业的至少10%的销量来自中国,而中国只有不到2%的企业有10%的销量来自美国。此数次美国的贸易战动作,中国皆有快速反制,而美国股市反应迅敏,几次蒸发近万亿美元市值,虽经几次反弹,至今还是个空头排列,未来在贸易战继续开打的情况下,美股大跌的概率仍很大,这也正反映了美国经济对中美稳定贸易结构的依赖。

美国的以金融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已达到80%以上,其经济整体呈以资本市场为主导的金融结构,股市涨跌不仅影响到美国的投资和消费,还影响到养老金的安全,如果美国股市由牛转熊,对美国经济而言将是沉重打击。

创新型高科技产业是美国经济的一大支柱,以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科技、高新技术产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占美国GDP总值的20%左右。基于比较优势和美国资本对世界贸易体系的长期布局,美国本土主要生产高附加值的核心零部件和中间产品,而面向复杂竞争市场且利润微薄的终端产品组装和集成则抛给了其海外工厂及中国企业,由此也造成了美国本土产业的空心化现象。

奥巴马政府时美国就希望通过再工业化使制造业回流,但覆水难收,经济结构的调整注定是一个长期艰苦的过程,特朗普政府不可能指望通过贸易战威胁就能短期达成回流目标。而且贸易战方式将直接影响到美国产业的当下利益。根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中的约60%,都是由在中国活动的海外企业(美国企业占很大部分)贡献。

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主席阿特金森(Robert D. Atkinson)认为,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将导致美国生产能力发展、经济增长、工资增长、总体增长更加缓慢。而当中国企业对美国自身营造的全球供应链和生态系统产生不信任,寻求替代并开始建设全新供应链和生态圈的时候,美国公司的损失怕是灾难性的。

贸易战阴云笼罩,美国高科技行业已不好过。苹果、波音、英特尔等道琼斯指数公司的海外最大市场是中国,2017年苹果20%的收入来自中国,波音13%的收入来自中国,贸易战将使他们的产品失去竞争力。中兴被封杀,华为被调查,美国企业也要连带受损。阿卡西亚通讯公司,28%收入来自于中兴,芯片巨头高通供应了中兴智能手机近1/2的芯片,仅此一项每年就有近5亿美元营收。

日前,高通宣布在6月裁员1500人,而且是高通注册地加州的员工,其中总部所在地圣地亚哥近10%的员工将扫地出门。此举也与高通担心花440亿美元并购荷兰恩智浦案不能获得中国批准有关。高通已向中国两次提交了审查报告,如果截至收购交易有效期还没得到批准,高通不仅吃不掉恩智浦,还要支付20亿美元解约费。

居民消费在美国经济中是最重要的驱动力。根据美国商务部下设的经济分析局公布数据计算,1945年至今,美国居民消费占GDP的均值为63%,居民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均值为2.1%,即美国经济的七成是居民消费,相应经济增长的六成是源自个人消费的拉动。中国生产、美国消费已是既定的国际贸易格局,美中贸易战在打击中国生产的同时必定沉重打击美国消费,进而严重影响美国经济。

目前来看,美国出台的对中国加征关税清单仅限于钢铝产品和航空航天、信息通信等高科技产品,对美国消费者的影响还有限。但随着贸易战的可能扩大,美国势必要对从中国进口的最大宗日用消费品开刀。根据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统计,在美国销售的服装和鞋类分别有41%和72%以上是中国制造的。

正如彭博社专栏作者Tim Culpan所指出的那样,2016年,在所有中国对美出口额大于50亿美元的消费品领域里,中国所占份额都大于三分之一,世界供应链体系中短期内尚没有可替代中国的国家,进一步提高关税实际上将等同于向美国消费者征税。

《今日美国》3月22日发表标题为《特朗普向中国征收的关税将使你下一部手机和电脑更贵》的文章,称因为特朗普对中国加征关税,苹果及其他智能手机、电脑、洗衣机及其他商品的价格都可能变得更高。

《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22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特朗普发起对中国贸易战是为了讨好选民,但最终受伤最深的将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美国人民将从两处受到贸易战的伤害,第一就是日用品价格将显著上升,第二就是中国反击将会导致美国制造业受到重创。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且是全球最大最完备的生产要素市场和最重要的消费市场,中国具备与全球任何对手打长期贸易战的能力和韧性。作为2016年美国出口的第三大市场,中国是美国农产品、汽车、机械及其他产品的重要市场,若中国对那些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首先冲击就是美国厂商。

3月中旬,美国数十个行业组织就致信特朗普,警告说:“实施大规模关税将给美国经济引发负面后果的连锁反应,激起报复,遏制美国的农业、商品和服务业出口,并提高企业和消费者的成本。”美国国家外贸商会前主席、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世界贸易研究专家威廉·雷塞4月6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先感受到中国反制效果的将会是美国的农业从业者,他们将损失很大,而更长期的影响将会体现在美国的制造业领域,所需要的零部件价格会因美国加征关税上涨,而制成品也会因为中国加征的关税变贵。

中美愈演愈烈的贸易摩擦波及到了汽车圈,其中受伤最深的无疑是尚未开始在中国本土生产的特斯拉。加征关税后,中国的特斯拉买家将为所购车辆支付高达50%的关税。价格高企再加上贸易战对消费者心态的冲击,无疑会重挫特拉斯在其发展最旺盛的中国市场的销售量。

对于美国来说,更大的挑战可能是国内的经济分裂。特朗普入选美国总统后在网上炒作甚烈的“加州独立”和“德州独立”,并非完全是扑风捉影,而是有着深刻的经济动因。

美国是个联邦制国家,各州有着很大的经济自主权。以高科技产业为主的西部临太平洋的加利福尼亚州,要靠全球的市场规模来支撑其技术更新换代的成本非常高的高科技产业,与东亚的经济联系较之美国本土更为密切;而以石油产业为主的南部德克萨斯州,最愿意和制造业中心中国形成长期稳定的能源交易伙伴。

按照中国经济学家复旦大学陈平教授的分析,如果要打贸易战的话,区域竞争的全球化即会到来,那时基本上全球经济可以分成三大版块——北美、欧洲、东亚,最有发展前途的是中国主导的东亚这一块;而东亚又连接着美国的西太平洋,不需要中国的经济统战,加州和德州也会积极寻求挤入大中华东亚经济区。

如果这一推断变为现实,那么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的丧钟真的就要敲响了。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hyhd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