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8日,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美军机轰炸杀害我的战友邵云环

徐长银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总经理,常驻华盛顿分社记者

邵云环生前工作照

5月8日,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19年前的这一天,我的好战友、新华社的优秀记者、《参考消息》的杰出编辑邵云环同志,在前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工作期间,无缘无故遭到美军战机的轰炸而永远离开了人世,离开了我们一起工作的战友们。

1999年的这一天,美军B-2轰炸机从美国本土出发,使用了3枚精确制导重型炸弹,从不同角度轰炸了我国驻前南联盟大使馆,致使包括新华社记者邵云环在内的3名中国记者遇难,使中国使馆20多人受伤,使中国大使馆房屋遭到严重破坏。

受伤的我使馆工作人员(右一是邵云环的丈夫曹荣飞同志)

直到今天,美国政府或军方,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对此表示承担责任,美国政府官员只是一味诡辩是“误炸”,同时阻挠联合国安理会谴责美国的这种血腥暴行。我不会忘记,时任美国总统是比尔·克林顿,他就是轰炸前南联盟、杀害我的战友邵云环的罪魁祸首。而现在,他与发动伊拉克战争、造成成千上万无辜平民死亡的美国小布什总统一样,正过着悠闲的退休生活,享受着家庭的天伦之乐。而我们的战友却不在了。

在美军战机轰炸中国使馆后的那段时间里,中国人民愤怒了,全国各地到处都掀起了抗议和声讨美国罪恶行径的浪潮。中国人民是不好惹的!中国政府发表了严正声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斯拉夫40多天的狂轰滥炸,已经造成无辜平民大量伤亡,现在居然轰炸中国大使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这一野蛮暴行表示极大愤慨和严厉谴责,并提出最强烈抗议。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必须对此承担全部责任。”

1999年5月8日,中国人民愤怒了,强烈抗议美国的血腥暴行。

我已经不记得那一天我是怎样度过的。

1999年5月8日是星期六,我一清早就到《参考消息》报社值班。早上7点多钟,新华社外事局的一位同志打电话告诉我: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战机今天凌晨(北京时间)发射导弹袭击了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你们部门的邵云环同志负伤了。“啊!受伤严重吗?”我吃惊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现在还不清楚,可能比较严重,”这位同志回答说。大约半个小时后,急促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我抓起电话,传来的是“邵云环同志牺牲了”的噩耗。

我愣了,不知所措。我急忙打电话告诉正在等待消息的《参考消息》报社的同志们。邵云环同志牺牲的消息迅速传开,一些编辑室里的同志们失声痛哭,他们边流泪边编辑稿件,一些当天不上班的同志也纷纷从家里赶来,他们深深地怀念自己的战友,对美国的强盗行径表示强烈的愤慨。

一些同志仍然不相信曾朝夕相处的战友就这样没了,纷纷打电话来问我邵云环同志牺牲的消息是否可靠:“这是真的吗?不会吧?是不是搞错了?”有的同志直接来办公室当面要我证实,其实他们知道这种消息不会是假的,但是他们内心深处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当他们从我这里得到残酷的证实之后,一言不发地扭头就走,我知道他们在流泪。

(下图右一为作者徐长银)

5月8日那一天我不知道是怎样度过的,也不记得是否吃过饭,我只记得我没有离开过办公室。起初是新华社其他部门的同志纷纷来电了解情况,接着是社外的电话,北京的,外地的,一个接一个,有了解情况的,有表示慰问的,有对美国、北约提出抗议的,有提出要捐款的,有要求吊唁的,有要求采访的,具体的细节我都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美国《华盛顿邮报》驻北京的一位记者打来一个电话,对邵云环的不幸表示哀悼。我当时正在气头上,在电话里大声质问他:不久前你采访我时还与我辩论人权问题,这就是你们的人权吗?我的一个好朋友、好同事被你们的战机炸死了,我们的记者在那里工作,招你们惹你们了?你们有什么理由轰炸中国大使馆?炸死我们的工作人员、炸死我们的记者?他无法回答我。

我与邵云环同志是同一年到《参考消息》报社工作的,她是一个非常受大家喜欢的好同事。她在前往南斯拉夫之前曾到我的办公室道别,没有想到2个月之后我们就永远天地相隔了。美国欠下的这笔血债令我刻骨铭心。

死在美军炮火下的不仅仅是无辜的中国人,前南联盟的许多无辜平民更是遭受巨大的不幸。在北约军队对这个只有1000多万人口、面积只有10万多平方公里的小国家进行近80天的狂轰滥炸的过程中,共发射了2300枚导弹,投下了14000枚炸弹,2000多人被炸死,6000多人受伤,40000多间房屋被炸毁,近100万人无家可归。

“胜者为王败者寇”的故事在二十一世纪初再次上演。北约战机狂轰滥炸摧毁弱小的南联盟之后,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被控犯有“战争罪”,要把他送到海牙国际法庭受审。然而根据前南联盟共和国法律规定,禁止引渡本国公民到国外受审。美国则以提供1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为条件,换取交出米洛舍维奇。在海牙国际法庭,米洛舍维奇经过近6年的审判,尚未等到宣判结果,就被宣布“自然死亡”在海牙监狱里,死因是心肌梗塞,终年64岁。

2016年6月17日下午,刚刚抵达贝尔格莱德开始对塞尔维亚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领导人首先前往中国驻南联盟被炸使馆旧址,凭吊在使馆被炸事件中英勇牺牲的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3位烈士。新华社记者饶爱民摄

2017年3月,即米洛舍维奇“自然死亡”11年之后,米洛舍维奇的私人医生安德里奇·武卡欣出书披露:“米洛舍维奇并非在2006年3月11日死于心梗,而是于前一天22点30分至23点之间在自己的囚室中被人杀害的。”

善良的人们,千万不要相信西方的所谓公平审判,在西方世界的词典里,“强权就是公理”不会改变。近些年来,一些非洲国家纷纷宣布退出海牙国际法庭,因为这个法庭审判的大多数是非洲国家的领导人,而发动战争的多数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但没有一个西方国家领导人在海牙法庭受审。这就是当今世界的现实。

2017年3月24日,南联盟解体后的塞尔维亚纪念北约对其发动空袭18周年,塞尔维亚总理亚历山大·武契奇发誓,塞尔维亚永远不会加入北约。他说:“我们永远不会成为杀死我们孩子的这个联盟的一员。”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徐长银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