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能否安然度过逼宫难关?

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  |  艾华

2018年的春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忙碌而又心焦。一方面,在野各党对其政府内部不断爆出的丑闻穷根究底,矛头直指安倍本人、身边亲人和亲信;另一方面,执政的自民党内暗流涌动,党内大佬们对其严重不满,潜在对手正磨刀霍霍。此外,东亚局势不经意间焕然一新,安倍四处求告,但日本仍被排除历史大变局之外,让他忧心如焚。内忧外患让安倍的地位岌岌可危。

地位岌岌可危


日本实行的是议会制政治,哪个政党掌握了议会多数,哪个政党就成为执政党,其总裁也就是当然的首相。自从2012年再度上台以来,安倍已经连续执政五年多,在党内可谓一言九鼎。但是,2018年以来,随着国内森友低价拿地门和加计学园门以及自卫队日报事件和财务省高官性骚扰案的持续发酵,再加上文部科学相进出不健康娱乐场所,安倍首相已经深陷泥沼,其在自民党内一人独大的局面正如水漫大堤般危险。安倍和他的政府的威信不断走低。最新的系列民调中,安倍政府的支持率已跌破四成,有时甚至快要触及两成的下台红线。安倍本人的声望也历史性的居于前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之下。在朝日新闻社4月14、15日进行的民意调查中,石破茂以28%的得票率被看做是“最适合做下一任自民党总裁的人”,而安倍的得票率仅为23%。共同社同时进行的调查称,石破茂的得票率为26.6%,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小泉进次郎为25.2%,安倍滑落至第三位,仅为18.3%。4月15日,日本举行了一次地方市长选举,国民开始用手中的选票教训安倍政权。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联盟举荐的5名市长遭遇了惨败。日本政治评论家野上忠兴就此称:“这是安倍政权不仅在中央政界、在地方上也失去信用的表现。明年春天将举行统一地方选举、夏天有参议院选举。自公联盟的预定候选人们看了15日的选举结果,将会感到屁股着火了吧。今后,‘脱离安倍’的倾向将进一步变成‘要安倍下台’。”日本媒体称,谁都没有想到安倍政权从地方开始崩溃了。

面对严峻的形势,自民党大佬们早就看不下去了。3月中旬,向来有“参议院把舵”之称的前议长青木干雄和自民党前副总裁山崎拓以及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等为首的跨派阀大佬们坐到了一起商讨对策。青木身边人说:“他们认为如果‘安倍一人独大’继续下去的话,党将会失去活力。他们对此形势相当不满,认为安倍内阁支持率低下是走马换将的时机。”“长此下去,将会误国。”与安倍同属细田派的前首相福田康夫也亲自上阵发表演讲和接受采访,批评安倍在内政和外交方面的政策失当,甚至放出重话说:“各部厅中坚以上的干部们都在看着首相官邸做事。可耻,国家正接近破灭。”有细田派的干部说:“自民党大佬议员们一致认为9月份的总裁选举,安倍第三次参选已不合适。重要的是,安倍本人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安倍逼宫最厉害的恰恰是他的政治导师小泉纯一郎。小泉公开指责安倍在选用人才上失去了判断力,并明确表示说:安倍第3次竞选自民党总裁已经“很困难,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国民的信赖,他说什么都会被视为找借口。”自民党内年轻议员认为小泉可能已经“看透”安倍。山崎拓也针对一系列丑闻认为:“为收拾事态,最高责任者引咎辞职理所应当。”参加大佬会议的人士透露说:“小泉和福田的话还留了些分寸。所以是传不进安倍耳朵里的。有意见认为,最终只有靠前首相们集体冲进首相官邸,以国民可见的方式劝他辞职。”

担任“反安倍”急先锋的是石破茂。4月11日,石破茂在东京发表演讲称:“绝对没有什么永恒的政权。接下来,考虑由谁来干什么是我对自民党、对国家和对国民应尽的责任。”这公开表明他将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实际上也就是下任首相选举。4月13日,石破茂在博客中称:“无论是森友问题还是加计问题,举证责任都在政府方面,政府不应该逃避。”而安倍对这些问题的立场是“政府有说明责任”。举证责任和说明责任可是天差地别。日本媒体认为,石破的这个立场等于逼迫小泉下台。石破还加强了与自民党未来之星小泉进次郎的联系,两人频频暗送秋波。4月24日,石破茂又拉拢前外相、现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表示他与岸田“生于同一时代,对下一个时代拥有同样的责任”。表示了要与岸田所率领的派系进行合作的意愿。

鉴于日本国内的政局,日本媒体和路透社称,安倍有可能会在6月份下台。

 “祖传秘方”可助化险为夷


虽然身处从未有过的险境,但是,安倍在日本政坛的地位可以说仍然无人能够撼动。因为其拥有两个“祖传秘方”,可助其化险为夷。

第一个秘方是问“信”于民。这个秘方,他的叔外公佐藤荣作担任首相时曾经使用过,是安倍家族屡试不爽之法宝。一旦在党内的地位受到动摇,就可以祭出这一法宝。去年10月安倍照方抓药,结果大获全胜。其秘诀在于:可以用议员大选这个法宝来威胁那些对其不忠诚的议员们:反对安倍就有失去议员宝座之虞。安倍早就从他恩师小泉那里学会玩弄议会政治那一套。当初,小泉纯一郎为了拿到第一大党的地位和巩固自己的政权,祭出了“美女刺客”这样的不入流招数,将那些社会“人气”美女招揽至麾下,让她们去与那些老气横秋的政客比拼议员席位,最终取得大胜。安倍对这一套已经烂熟于心。对于那些“蠢蠢欲动”反安倍的老政客们来说,这是个大杀招。不过,虽然什么时候举行大选是首相的权力,但是,由于去年刚刚进行过大选,如贸然再次大选,安倍也要背上完全为一己之私的骂名,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安倍应该不会动用这个大杀招。

第二个秘方是合纵连横。执政的自民党实行的是派阀政治。自民党内派阀林立。安倍本人所在的细田派是党内第一大派,掌握了最大实权。与此同时,安倍也十分仰赖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派的支持,这就是为什么安倍要坚决顶住压力、力保麻生太郎从财务省一堆丑闻中脱身的原因,而大嘴巴的麻生也一向以安倍政治保护人的身份自居。此外,安倍还重视菅义伟,引他为知己,多年来一直把他放在相当于内阁秘书长的重要位置上。为进一步稳固地位,日媒称安倍还在积极拉拢其它各派。比如,4月16日夜,安倍与岸田文雄共进了晚餐,此后岸田就表示说自己还没有决定是否出马竞选总裁。于是关于安倍将在做完第三任后“禅让”首相宝座给岸田的说法不胫而走。目前,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也支持安倍连任下去。对于党内的潜在竞争对手,日本也有舆论认为他们不是“党内基础薄弱”就是“年轻、经验不足”。至于在野各党,甚至连对手都谈不上。舆论调查表明,目前没有一个在野党的得票率超过10%。

昔日“敌人”或成救命恩人


朝鲜一直是安倍心里和嘴上最大的敌人。特朗普政权上台以来,美国对朝鲜奉行最严厉制裁政策,安倍一直鞍前马后紧紧追随,时时处处高喊朝鲜是日本的最大威胁,要求坚定不移对其实施最大制裁。但是,从平昌冬奥会以来,美朝关系急剧转变,朝鲜半岛局势一新,南北首脑会谈已毕,美朝首脑会谈也近在眼前。作为前朝鲜问题六方会谈的一方,日本被排除在历史大变局之外,成为一个局外人,日本朝野内外从惊愕、气愤到慌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的安倍审时度势,立即赶赴美国,与特朗普加强沟通,并与韩国加强联系,终于在日本最关心的人质绑架问题上赢得了美韩对其立场的认同和支持,安倍在国内的压力一时得以消解。而朝鲜近期也改变政策,给安倍送去了一份大礼。金正恩委员长在4月27日南北首脑会谈中表示:“任何时候都可以与日本对话。”消息一出,日本媒体立即评价金正恩委员长很有可能是安倍“最大的援军和助力者”。如果日朝能够实现首脑会谈并顺利解决绑架问题的话,那么,安倍将带着“绑架问题解决者”的光环达到国内政治声望的顶峰,9月续任当十拿九稳。

独有优势成护身法宝


作为一个世袭政治家,安倍有着自身特有的优势。

一是右翼传人地位稳固。安倍出身于一个政治世家。其外祖父岸信介,是操纵伪满洲国的五人帮之一、人称“满洲之妖”的二战甲级战犯,后被特赦并曾担任过日本首相。其叔外公佐藤荣作也是战后日本任期最长的右翼首相。出生于这样的政治世家,安倍持右翼立场也就不难理解。而从小泉纯一郎之后,日本的政治气候整体偏右,安倍二次上台以来以修改和平宪法、自卫队合法化为己任、其废除武器出口限制等政策使他赢得右翼势力的大力支持。

二是民心希望政局稳定。日本人对上世纪8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14年内10任首相的经历记忆犹新。那一段正好是所谓“失去的二十年”中最乱的年代,首相和政府走马灯似的更换导致政策的极不稳定,严重阻碍了社会和经济的发展。现在的安倍政府虽然丑闻缠身,但在面对罕有的大变局时,相当多的日本人希望政局稳定,这一点特别体现在经济界中。路透社4月4-17日对资产超过10亿日元的400家大企业进行的调查表明,在回复的220家日本大企业中,超过6成的企业希望安倍政府继续执政,希望安倍继续当首相的也达到了5成,因为这些企业希望日本政局长期稳定。某金属制品公司表示说:“政策不大变动的话将带来经济的稳定。”在下一步最适合当首相的人的问题上,52%的企业认为是安倍,石破茂的得票率只有17%,小泉进次郎为13%,岸田文雄为11%,现任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只有2%。某机械企业表示说:“安倍首相与其他候补之间还是存在着力量上的巨大差距。虽然现政权的支持率低下,但金融市场并没有降多少。”关于小泉进次郎,某化学公司表示说:“他还早。”某玻璃公司说:“不远的将来可以期待。”潜台词是老首相小泉纯一郎为自己的小儿子上位而倒安倍,似乎太早了些。某零售企业认为:石破和岸田两人“过于认真”,某运输企业认为“石破先生的鹰派形象太强。”日本媒体认为,以支持安倍经济学的青年和财界人士为中心,安倍的“铁杆支持者”约占到了30%。

三是拥有美国的坚定支持。特朗普上台以来,安倍一直紧追美国新政府,加强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并注意深化他与特朗普私人之间的信赖关系。在互访中两人都要通过高尔夫等来凸显两人之间的特殊友谊。特朗普大秀特秀他与安倍的亲密关系,不久前特朗普亲口对安倍表示,要尽全力帮助日本解决绑架问题,这使安倍在外交上得分不少,日本出现了外交上只有靠安倍的声音。

四是转变对华政策是摆脱危机的妙手。安倍政府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长期追随美国,做围堵中国的马前卒。但是,中国却日益发展壮大。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虽然政治上军事上把日本视为不可或缺的特殊同盟,但是在经济上,只要好处的特朗普对日本的打压并没有因此而稍减,安倍意识到经济上不能依靠美国了,围堵中国并不能给他和他的政府带来任何好处,中国是日本的最大邻居,也是最大的发展市场,日本不能再失去中国了。所以,从去年开始,安倍政府开始努力寻求同中国改善关系,改变在东亚自我孤立的状态。停摆多年的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峰会5月9-11日在日本恢复举行,必将为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的发展带来巨大助力,外交上的成功将使安倍政府赢得更多经济界人士乃至普通民众的支持,这对于一直经受政治寒冬的安倍来说,无疑是吹来了一场让人印象深刻的和曦春风,虽然迟到了些,但春风拂面惹人醉啊。

当然,日本政坛向来波谲云诡。长期报道自民党内派阀斗争的政治记者野上忠兴说:“在总裁选举的历史上,各派阀通过合纵连横势均力敌时,往往有意想不到的人物手握胜败的关键。”最近,自民党内加速重组。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辉煌一时的竹下派重生,成为自民党内最引人注目的动向。野上认为,新竹下派诞生就是想复兴派阀,其内心是想拉下安倍政权,向(安倍的)细田派报仇,重新掌握党内大权。对此,安倍肯定心知肚明。如何处理好当前政权内的一系列麻烦和问题,是安倍实现9月份连任大计的关键。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hyhd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