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影响几何?

唐继赞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国际部阿文编辑室主任,科威特分社首席记者,中东总分社社长兼总编辑

特朗普5月8日在白宫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并将重新对伊朗实施最严厉的经济制裁;伊朗则做出冷静回应,表示暂时继续留在“协议”之中,同其他相关各方进行磋商。特朗普的任性之举,引发了国际社会的轩然大波,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美退“协议”引发轩然大波


特朗普在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时说,美国将继续在伊核问题上与盟友展开合作,同时重新对伊朗实施“最严厉”的制裁。制裁范围包括经济、能源、石化、金融等领域。任何为伊朗发展核武器提供帮助的国家也将同样受到美国的制裁。

讲话结束后,特朗普正式签署退出伊核协议的总统备忘录,并要求美国政府各部门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据此,美国财长姆努钦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将在未来90天内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美国将为与伊朗有商务往来的实体提供180天的缓冲期。缓冲期结束后,相关制裁将全面生效。

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两小时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对媒体表示,这一决定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将损害美国的全球公信力,也将使整个世界更加不安全。

特朗普的决定,立即在国际社会引起轩然大波。与伊核协议有关的主要各方都做出了相应的回应,表达了各自的立场。

唯一表示明确支持的,是一贯对美退出伊核协议推波助澜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他在第一时间发表电视讲话称,完全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决定,并呼吁欧盟也支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决定。

其余相关各方,都站在了特朗普的对立面,对其决定表达了不满和质疑。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8日发表声明,对特朗普当天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表示“严重关切”。声明敦促伊核协议其他参与方“全面履行各自承诺”,敦促联合国其他会员国支持该协议。

之前一直力图说服特朗普不要退出“协议”的美国欧洲盟友们,则对特朗普的决定作出否定的回应。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8日在罗马就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发表讲话,称欧盟将继续支持伊核协议。她认为,伊核协议是“国际社会最伟大的成就之一”。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德国总理默克尔8日发表联合声明,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遗憾,并明确表示法英德三国将继续留在伊核协议内。

俄罗斯外交部当天发布公告,称俄对特朗普的举动“深表失望”。公告说,伊核协议是经过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核可的重要多边协议,是国际社会为实现世界安定、防止核扩散的重要成果。伊核协议在实施的过程中已经证实了自身的有效性,美国没有任何理由破坏该协议。公告还说,俄罗斯愿意与伊核协议其他各方继续保持互动,并继续与伊朗展开积极合作。

正在德黑兰访问的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宫小生也在8日当天与伊朗官方会谈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对伊核协议,中国的态度非常明确,协议是由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德国、欧盟和伊朗,经过艰苦努力谈判达成的多边协议,并且经过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核可,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重要的协议。”他表示,伊核协议有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也有利于促进中东的和平与稳定。即便各方对协议还有分歧,也应当通过对话谈判来解决,协议的完整性必须得到遵守。中国愿意在这个问题上与有关各方加强合作,保持协调。

面对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伊朗做出了比较冷静的回应。总统鲁哈尼当天晚上发表电视讲话说,虽然美国决定退出伊核协议,但伊朗将暂时留在“协议”中,并与“协议”其他各方磋商。鲁哈尼说:“从这一刻起,伊核协议成为一项伊朗与其他五方的协议。”他同时表示,在未来的磋商中,如果协议规定的伊朗利益不能得到保护,伊朗原子能组织将重启“任何水平”的铀浓缩活动。对于美国的制裁威胁,鲁哈尼表示伊朗经济不会受到影响,伊国内市场能保持稳定。值得指出的是,鲁哈尼未再重提之前伊朗各级领导人放出的“一旦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伊朗将立即在数日内重启20%的铀浓缩活动”的狠话。

2015年7月14日,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协议。今年1月12日,一向唱衰伊核协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最后一次延长对伊朗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同时要求美国国会和欧洲国家同意修改“协议”条款,并把5月12日定为最后期限,称届时如果看不到令他满意的修改,美国将立即退出伊核协议。随着“大限”的临近,有关各方曾就伊核协议的存废进行了紧张博弈。

美退“协议”影响值得关注 


特朗普不惧踩踏“红线”、不按常理出牌的特质已被人们司空见惯。上台一年多来,特朗普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令人不解地退出了许多国际和地区组织和协议,诸如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由联合国主导的《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定进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等等,不胜枚举。特朗普只顾自身利益的商人执政逻辑越来越被国际社会所质疑。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总统此次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又是一个任性之举,这必将给美国自己和国际事务带来诸多不良影响。

首先,美国会因此丧失国际信誉和全球公信力。特朗普去年12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轻率表态,虽然让以色列欣喜若狂,但却得罪了巴勒斯坦、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世界,也颠覆了国际共识,从而丧失了美国作为巴以和平进程的推动者和巴以和谈调解方的身份。这一次,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又触犯了除以色列等少数国家以外的国际众怒。美国从此将更加无国际信誉和全球公信力可言,美国甚至会因此与欧洲盟友的分歧越来越大。

其次,影响伊朗经济发展。美国财政部10日宣布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此次被制裁的对象包括6名伊朗个人和3家实体。被制裁对象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同时美国人将被禁止与其进行交易往来。美国财政部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被制裁对象通过设在阿联酋的实体向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转移数百万美元的现金,这些现金最终进入革命卫队在中东地区的代理人组织,这些组织长期从事危害地区安全的活动。美财政部称,伊朗中央银行协助被制裁对象进行资金转移活动。美财政部同日表示,美国将从8月7日起重启因伊核协议而豁免的对伊制裁措施。

再次,令已经混乱不堪的中东乱局雪上加霜。此次事件对中东局势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加剧以色列同伊朗的紧张关系。就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两天后的5月10日凌晨,以伊在叙利亚发生了规模较大的军事冲突。以色列军方发布消息称,以军从其控制的戈兰高地阵地发射了20枚导弹,攻击了数十个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目标,以回应此前以方阵地遭受的火箭弹袭击。这是近年来以色列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之一,也是针对伊朗目标的最大一次军事行动。叙利亚军方发布消息称,以色列的导弹袭击共造成3死2伤,一座雷达站、一个弹药库和多个防空阵地遭袭受损。

以色列和伊朗是中东地区一对老冤家。伊朗领导人和军方多次声称要把以色列从世界地图上抹掉,以色列则竭力反对伊核协议以及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国际公认,以色列在关键时刻曝料所谓伊朗研发核武器的密件,极大地推动了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心。内塔尼亚胡的推波助澜,势必让伊朗怀恨在心。近些年来,以伊两国长期以叙利亚内战为平台,相互采取针对对方的舆论和军事行动。有英国媒体报道,自2013年以来,以色列对叙利亚进行了超过100次空袭,主要针对的目标是伊朗资助的黎巴嫩真主党武装。而自今年初以来,以色列更是扩大了参与范围,直接针对伊朗。本月早些时候发生在霍姆斯的一次导弹袭击事件中,就有7名来自伊朗精英部队“圣城旅”的军事顾问被炸身亡。

10日发生的以伊军事冲突事件,事态还在发展,伊朗对此进行报复当在预料之中。似可预见,此次围绕伊核协议的博弈和美国的最终退出,必将进一步加剧以伊紧张关系,甚至不能排除发生重大军事冲突的风险。“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以以伊角力为主的包括叙利亚危机在内的中东乱局,将深受其害。

第四,世界和平与安全将受到威胁。伊核协议虽然并未被彻底撕毁,但必将会因美国的退出和可能的破坏,其引领和示范作用大大受损,这对国际核不扩散体系无疑会产生显著危害,核不扩散条约甚至可能成为一纸空文,从而给世界和平与安全带来不可估量的威胁。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唐继赞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