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半岛局势缓和的绊脚石?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艾 华

约翰·博尔顿接替三星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担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着实“谨慎小心”了一段时间,但随着5月16日朝鲜将一腔怒火倾泻到他的头上,人们担心博尔顿会成为半岛局势缓和、美朝关系生变的绊脚石。

利比亚方式还是特朗普方式?


5月13日,博尔顿在电视节目中坚持,朝鲜应该采取“利比亚弃核方式”,也就是先弃核再对其提供援助。弃核是将所有核武器运送到美国存放和销毁核武器的田纳西州橡树岭去。5月16日,博尔顿再上福克斯新闻节目,表示:“根本的问题是,朝鲜是否做了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战略决断。完全的、可验证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目标不会退让。美朝首脑会谈的成功依然是有希望的,我们认为这是重要的谈判,一直在全力为之准备着。”但他又威胁说:“如果首脑会谈举行不了,我们将继续对朝鲜奉行最大限度的压迫战略。”

对于博尔顿一直倡导的“利比亚弃核方式”,朝鲜深恶痛绝。因为前车可鉴,利比亚方式带来的结局举世皆知。朝鲜16日以第一副外长金桂冠发表讲话的方式点名强烈谴责博尔顿,表示如果美国一味强逼朝鲜无核化,朝鲜将不得不重新考虑美朝首脑会谈的问题。朝鲜明显摆出了不以博尔顿为谈判对手的态度。

对于博尔顿要求朝鲜采用“利比亚弃核方式”,白宫发言人桑德斯16日对记者表示说:“我不知道,”她强调称“无核化没有已经定型的方式,现在是特朗普总统方式。”间接地否定了博尔顿的观点。

博尔顿何许人也,竟能在东北亚局势面临大转折的重要关头成为风云人物?

生长环境塑造排外性格


1948年出生的博尔顿从小家境很不宽裕,虽然他的父亲是美国小孩心目中向往的消防队员,但毕竟收入微薄,家中亲戚朋友也全都是蓝领工人。不过,博尔顿从小天资聪颖,头脑发达,令人惊叹,不仅进入了巴尔的摩最顶尖的寄宿高中就读,还获得了该校的奖学金。然而这所学校富贵人家的孩子较多,他们往往看不起穷人家来的人。博尔顿虽然学业优秀,但也遭到排挤和歧视。也许歧视是一种恶性循环,被歧视的人也会歧视别人,博尔顿的性格开始变得越来越孤僻,是个非主流。此外,他父亲的经历也对他造成了影响。1968年,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被暗杀,巴尔的摩爆发了黑人暴动,当地共发生了1200起纵火案。当时只要消防车出动,暴徒就会切断消防管道,并且在建筑顶上狙击消防队员,因此导致很多消防队员殉职。博尔顿的父亲试图对他隐瞒这种苦恼和恐惧。看着搏命出工的父亲的背影,博尔顿对有色人种的憎恶随之不断加深,直接影响他后来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形成。

求学名校才华横溢


 

博尔顿大学就读于著名的耶鲁大学法学院,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希拉里夫妇是校友。他曾“揭秘”与其政治观点相左的前总统夫妇说:“希拉里是激进主义者。克林顿不来上课,但成绩很好,是个有名的‘滑头’”。在耶鲁大学就学期间,他成为《耶鲁保守派》的主编,还加入到了“耶鲁年轻共和党员”俱乐部,并成为非常活跃的一员。博尔顿在大学里作为保守派的经历为他日后的从政之路奠定了良好基础。1970年,博尔顿从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获得法学学士和博士学位。作为一个高才生,博尔顿长期从事律师工作,是美国法律公司勒纳、里德、博尔顿和麦克马纳斯公司的股东。后曾担任美国企业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所高级副总裁。

保守派的得力干将


 

作为共和党干将,博尔顿的履历算不上有多光彩。越战期间他曾想方设法逃避应征入伍,对此他辩解说,当时知道战争败局已定,自己“不想死在东南亚的稻田里”。他先后在里根、老布什和小布什3届共和党政府内担当重要角色。从上世纪80年代早期就职于里根政府开始,博尔顿就成为共和党的一个重要人物。他很快为自己赢得了”新右派律师”的名声。博尔顿曾在里根政府担任助理司法部长,因抨击对里根政府进行调查的独立检察官而黯然下台。上世纪80年代初,博尔顿先后担任国际开发署总顾问和负责计划和政策协调的助理署长。老布什当选总统后,博尔顿出任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在1991年海湾战争前,博尔顿与时任国务卿的詹姆斯·贝克密切合作,帮助美国同欧洲以及阿拉伯国家建立了反对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联盟。其后,由于他担任共和党全国政策论坛主席期间涉嫌在1996年的选举中非法收取外国献金,博尔顿被迫在国会调查后辞去了这一职务。

1997年至2001年间,博尔顿在保守的美国企业研究所任副所长,经常为媒体撰写外交政策方面的文章,不断出席各种外交政策研讨会,到处推销他那强硬的外交观点:他声称《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已不合时宜;对联合国持强烈的批评态度,反对美国交纳拖欠的联合国会费,反对美国参与维和行动。在2000年美国总统选举发生争议后,博尔顿是布什律师团队的主要成员之一,协助布什打赢了选举法律战。在布什第二个任期中,已经担任负责武器控制和国际安全事务副国务卿多年的博尔顿希望获得晋升,但赖斯国务卿不愿与其共事,任命美国前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佐利克担任国务院的二号人物,挡住了他上升的通道。最终,2005年8月,小布什总统利用国会休会,强行任命倍具争议的博尔顿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成为联合国成立以来第一个没有得到参议院批准就上任的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联合国,博尔顿奉行单边主义和强硬外交政策。他不仅对欧洲和亚洲的盟友心存疑虑,认为这些国家不会支持美国的外交政策,而且对于联合国的作用,他更是经常出言不逊。他批评联合国效率低下,多次游说有关国家把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穆罕默德·巴拉迪赶下台。他曾对朝鲜领导人出言不逊。朝鲜政府发言人表示,平壤不会和博尔顿这样的“人渣和吸血虫对话”。当有记者问他如何看待欧盟向伊朗提供援助以寻求解决核问题时,博尔顿说,”我不会给伊朗胡萝卜”。在此期间,博尔顿总是与各国大使发生冲突。结果,由于共和党在2006年7月的中期选举中惨败,小布什总统对博尔顿的临时任命不可能得到参院的正式批准,其职务于2007年1月自动失效,小布什无可奈何接受了博尔顿的辞职。当他辞职的消息传来,一向宽厚待人的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评价说:他终于做出了人们希望他做的一件事。在美国国务院任职时,博尔顿还曾毫不留情地将提出异议的职员撵走。总之,他无法容忍与自己肤色、国籍和想法不同的人。

“战争鹰派”常出狂言


 

博尔顿经常抛出一些令世人震惊的言论:

“美国同世界的关系就是锤子与钉子的关系,美国想敲打谁就敲打谁。”

“只有符合美国政策的国际条约才会成为法律。”

“根本不存在联合国这种东西,(联合国)秘书处在纽约的大楼有38层,即使少掉10层,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如果让我来改革联合国安理会,我只会设一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美国,因为这才是当今世界力量分配的真实反映。”

“在伊朗问题上,所有选择都在考虑之中。”

“是时候调整美国的对华和对台政策了,一个中国的政策只会对中国有利,美国不该这样屈从于中国。实际上,台湾的地理位置比冲绳和关岛更靠近中国大陆和南海,可以让美国军队快速完成对该区域的军事部署!”

这些为我们清晰地勾勒出了一个“美国就是世界的主宰”“你不听我的我就打你”的令人恐惧和憎恶的嘴脸。博尔顿不仅到处宣扬他的这些“美国利益至上”“武力第一”的观点,事实上他也是伊拉克战争的强烈倡议者,直接推动了美国对伊拉克动武。他始终认为美国应该入侵伊拉克,因为他觉得外交途径无法“确保”萨达姆到底有没有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以不如干脆直接出兵攻入伊拉克,铲除萨达姆。其思维逻辑连美国人都觉得非常怪异。博尔顿自诩为“实用主义者”,并举出了“丹尼尔·韦伯斯特的新阐释”为证。 韦伯斯特在1837年担任美国国务卿。当时英国进入美国领海,击沉了要求加拿大独立的叛军舰船“卡罗林”号。韦伯斯特随即训斥英国称,“在进行自卫性先发制人攻击时,必须满足四项条件,包括‘紧迫性’‘压倒性’‘缺乏替代方案和手段’和‘缺乏深思熟虑的时间’”。该四项条件成为国际法惯例。但博尔顿提出了有些微妙的逻辑称“可将这四项条件用于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打击”。他主张称,在181年后的今天,时空概念和武器杀伤力已发生改变,所以可以据此对法律进行新的阐释。虽然有些怪异,但这就是博尔顿的方式,令人难以预测。

在朝核问题上,博尔顿过去一直支持先发制人打击朝鲜,宣扬美国最终需要动用武力解决问题。上任之前他还表达了在朝核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要求朝鲜采取“利比亚弃核方式”,也就是要求将有关核设施和装备统统运到美国去分解销毁,进行彻底的核查后,再对其进行经济支援。在特朗普同意举行美朝首脑会谈后,博尔顿除了支持总统决定外,多次强调不能重蹈覆辙,要坚持“完全、可验证且不可逆转的无核化。”

 “已习惯被骂”


博尔顿上任之时,《华盛顿邮报》无奈调侃和揶揄地说:希望特朗普仅仅只是喜欢听他打嘴炮才让他当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而不是真的认同他的观点。有人期待“他进入政府后可能会改变”,赋闲多年的博尔顿也曾公开在电视节目中说,自己以往在外交问题上的表态都不算数,“一切以总统的声音为准”。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博尔顿的破坏本能似乎应该被视为“常数”而非变数。这次博尔顿再次跳出来,或许是与特朗普分唱红白脸游戏,也许是本性使然。不过博尔顿做到了一点,面对攻击并不气恼,他说:“过去,我被他们骂为人渣、吸血虫、丑八怪等,我已经习惯了。”对点名批评他的朝鲜金桂冠副外长,他以牙还牙,称他是“参加过六方会谈的老古董,是个问题多多的人物。”

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方努力下,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已经大大缓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6日表示,这样的缓和局面值得所有有关各方珍惜,我们支持并且希望朝韩双方能够按照《板门店宣言》所体现的对话、和解与合作精神,显示对彼此合理关切的尊重,相向而行,积累互信,改善关系。为了延续和巩固目前半岛局势缓和势头,有关各方都应互相释放善意,避免采取相互刺激、引发紧张的行为,共同为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创造有利条件和氛围。

博尔顿听到和听懂了中国的声音了吗?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hyhd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