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大告发”搅乱巴西政坛

陈家瑛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副总编辑、里斯本分社首席记者、里约热内卢葡文编辑部总编辑

巴西大报《环球报》5月17日报道,据JBS公司所有人若斯利·巴蒂斯塔向巴西检方供述,特梅尔总统涉嫌支持JBS公司支付巨额封口费,以买通因腐败身陷囹圄的前众院议长库尼亚不检举其他涉案者。连日来,当地报刊继续披露供述中的其他爆炸性内容。早有人预言,如果JBS与司法当局达成立功举报协议,那将是“共和国的末日”。不幸,竟一语成谶。

媒体的披露立即引发巴西政坛大地震,经济、政治和社会形势再度陷入动荡局面。弹劾特梅尔和逼要求其辞职的呼声此起彼伏,执政联盟酝酿瓦解危机。但特梅尔决意恋栈,与此同时,检察署申请对特梅尔展开三项犯罪嫌疑的司法调查,分别是腐败罪、妨害司法罪和参加犯罪组织罪。特梅尔上台一年来,执政险情不断,几次都涉险过关,但此次非同以往,毕竟是其本人在其总统任内涉嫌犯罪,故恐难以避免下台厄运。

去年,库尼亚在时任副总统特梅尔背后支持下策动弹劾前总统罗塞夫,并导致其下台。其后,特梅尔顺势就任总统,而库尼亚则因贪腐罪锒铛入狱。库尼亚抱怨特梅尔没有为其摆脱拘捕判刑施以援手,多次发出威胁。特梅尔遭到库尼亚讹诈,不得已孤注一掷。巴蒂斯塔说,今年3月两人晤面时,特梅尔同意JBS公司出资500万雷亚尔(1美元约合3.1雷亚尔)让库尼亚“闭嘴”。

据供述,巴蒂斯塔与特梅尔的会面都是在后者官邸秘密进行,时间几乎都是深夜11点,巴蒂斯塔按约定准时抵达,里边等待的人打开大门,他悄悄进入官邸。但特梅尔万没料到的是,巴蒂斯塔亲自暗中携带防探测录音设备,录制谈话经过。巴蒂斯塔向特梅尔亲信和其他政客行贿时使用箱子给钱的场景也都做了录像,箱内安装芯片,以便记录钱箱的途经路线。

供述还说,特梅尔以提供好处为交换,多次从JBS公司收取贿金,总共多达1500万雷亚尔,大多用作非法贿选资金,曾将其中100万雷亚尔收入私囊。供述说,特梅尔告诉巴蒂斯塔,他为挽救库尼亚为其争取到一名或两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帮助。

JBS公司的供述所涉及的另一个重要政客是社民党全国主席、参议员阿埃西奥·内维斯。他“狮子大开口”数年间向JBS索取数千万雷亚尔贿选资金,就在今年还收取该公司200万雷亚尔,承诺为参议院通过一项法案提供帮助。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在此供述披露后,做出撤销内维斯参议员资格的决定。

JBS供述说,该公司共向28个政党的1800多名公职竞选人行贿,支付非法资金6亿多雷亚尔。JBS说,2016年曾支付数百万雷亚尔,买通5位众议员支持弹劾罗塞夫。以前还曾向其国外银行的秘密佣金账户上汇出1.5亿美元,用作卢拉和罗塞夫竞选资金。

JBS公司既是依赖公权力做靠山摇身而为企业暴发户的代表,也是充斥政企勾结、权钱交易弊端的巴西选举政治的缩影。JBS公司由设在中部地区戈亚斯州的一家小肉铺变为巴西和世界最大的肉加工企业之一,在2006年至2016年短短10年间,销售额从40亿雷亚尔蹿升至1700亿雷亚尔。之所以能够迅速致富,与其以不正当手段从巴西国有经济社会发展银行获得特殊金融优惠支持密不可分。

该公司也是提供巨额竞选资金的大企业之一, 2014年向16个政党的候选人总共赠款4亿雷亚尔。巴蒂斯塔家族和JBS公司因深陷腐败漩涡,自2016年以来一直是联邦警察多项反腐调查的目标。联邦检察署要求巴蒂斯塔家族的企业集团支付112亿雷亚尔罚款,作为宽大处理协议的条件,现双方正就此进行谈判。

无独有偶。2016年底,巴西司法当局还与该国建筑业巨头奥德布雷希特公司达成辩诉交易,公司继承人、总经理马塞洛·奥德布雷希特及其他70多名主管在预防性羁押或被调查期间,为争取立功而提供的证词,最终导致最高法院批准83项立案调查,调查名单多达195人,包括特梅尔政府8名部长和数十名参众两院议员。该公司的举报共录制了1000多个视频和270多个小时的证词,涉及26个政党的415名政客,三大政党劳工党、民运党和社民党占近60%。举报涉及巴西政界主要领导人,包括现总统特梅尔,5名前总统,以及前总统竞选人、州长和前州长、部长和前部长、参众两院议长和前议长等。该举报一经披露,举国震惊,政坛乱作一团,媒体纷纷称其为“世界末日的告发”。

奥德布雷希特公司是陷入巴油腐败大案的主要工程公司之一,其专门设立的佣金部运用十分隐秘的手法,在2006-2014年间藏匿、隐瞒和动用了约34亿美元的贿赂资金,使用三四十个国外银行账户支付贿款。该公司还承认在十几个国家向数百名政界人士行贿。

该公司账目由世界四大顶级事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审计,因此不得不通过其专司贿赂的部门采取特别走账渠道从其所设立的秘密账户支付贿金。一是向承包商高开发票然后回收巨额返点。二是冒充生意中间人,收取动辄千万美元的虚假服务费。三是以咨询费为掩护向受贿人支付赃款。四是与一家大啤酒公司合伙,由其通过秘密账户向受贿人付款,奥德布雷希特再向啤酒公司老板海外账户还款。

2017年初,对奥德布雷希特犯罪事实的调查出现重大转机,当时瑞士当局决定,与巴西检方共享该公司服务器中有关支付佣金的数据,包括日期、受贿人和脏钱的运转路线。瑞士总共扣押了该公司在全世界的200万份文件、电邮、银行账单和资金转移合同,包括1000多次账户往来和数千张交易单据,巴西检方说,这些数据正好用于对该公司主管们有奖举报内容作出适时确认。

当2014年开始调查时,奥德布雷希特将其付钱的部分资料销毁,而其储存佣金支付信息的服务器却保存在日内瓦。当该公司佣金部负责人费尔南多·米格里亚西奥在日内瓦被拘留时,服务器的存在被败露。他承认掉进了瑞士检察署设好的陷阱。2014年米格里亚西奥被调往多米尼加共和国和美国。2016年2月,他收到其开有账户的瑞士一家银行的电话,要求他前往结算。他说,“他们在瑞士已经了解到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案情,并且知道我掌握一切情况,故设了这个局”。他抵达瑞士后即陷入洗钱官司,在3个月拘留期间,招供大量行贿的内幕和证据。

今年4月,美国纽约一家法院批准了奥德布雷希特公司与美国司法当局达成的宽大处理协议,该公司将支付罚款26亿美元,其中20亿美元给巴西,其余归瑞士和美国。据认为这是美国法院迄今为止最大一笔罚金。2008年,德国西门子公司因行贿被美国司法当局判罚16亿美元。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陈家瑛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