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携手欧亚联盟,如何改写地缘政治?

万成才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国际部编辑室主任、莫斯科分社社长,上海合作组织中国研究中心常务理事

2015年,中俄战略协作在多方面取得进展,最重大的进展是将俄罗斯主导的“向东看”的战略项目欧亚经济联盟和中国“向西开放”的战略项目“丝绸之路经济带”实行对接。它的成功对接必将对欧亚大陆的地缘政治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在相当大程度上塑造欧亚大陆新的地缘政治格局。

图为2015年7月举行的上合组织乌法峰会现场,上合组织成为两大项目的对接平台

2015年是冷战结束(1990年10月7日柏林墙倒塌日起)25周年。在这一年里欧亚大陆发生了四件重大事件:1月1日,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组成的欧亚经济联盟正式启动,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分别于5月和8月加入其中。2月12日,在乌克兰危机爆发一周年之际,俄罗斯、乌克兰、德国、法国领导人聚首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达成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明斯克协议》,该协议得到美国的首肯。3月,中国公布了各国翘首期盼的“一带一路”蓝图;5月8日,在莫斯科专门就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实现对接发表联合声明;7月9日,上合组织法峰会决定将上合组织作为这两大项目对接的平台。9月30日,身陷乌克兰危机的俄罗斯毅然直接军事介入欧亚大陆南沿的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

这四起重大事件看似各为独立的事件,实则具有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这些事态演变的结果,对塑造欧亚大陆新的地缘政治格局具有重大影响,尤其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成功对接,将发挥关键性作用,使欧亚大陆逐渐走向稳定与和平,因为“五通”的实现将把太平洋和大西洋、北冰洋和印度洋拉得更近。

为什么说两大项目的对接将塑造欧亚大陆新的地缘政治格局呢?主要基于以下四点原因。

第一,乌克兰危机促使俄罗斯对其欧亚大陆的战略构想作了重大调整:从谋求建立欧亚经济联盟和欧盟对接的“大欧亚”调整为建立“一带一路”对接的“新欧亚”。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外交战略经历了四个阶段:上世纪90年初奉行“融入西方文明社会”,欲与西方结成意识形态联盟,成为西方的一员,但被西方当做“异己”不于接纳;90年代中期至2012年之前奉行“融入欧洲”,甚至加入欧盟,推行欧洲一体化的政策,建立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大欧洲”。为此,与欧盟达成建立内部安全、外部安全、经济、人文等四个“统一空间”的协议。但纸上谈兵的东西无法落实,欧盟启动的“东方伙伴计划”只涵盖前苏联的6个加盟共和国:俄的欧洲邻国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和外高加索三国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唯独没有俄罗斯。这样,俄版“大欧洲”梦想破碎了,就转而谋求成立由独联体国家组成的欧亚经济联盟,自成一体的“大欧亚”,以成为与欧盟、中国、美国一样的多极世界中有影响的一极。于是,乌克兰成为俄罗斯与欧盟争夺的主要对象。欧盟抢先一步,拟与乌克兰2013年11月签署东方伙伴关系协定(准成员国),但俄横刀砍绳,阻止了时任总统亚罗科维奇推迟签署这一协议。欧盟又在美国大力支持下,断然于2014年2月推翻了亚努科维奇政权,取而代之的是亲西方政权。这样,乌克兰不可能加入俄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俄版“大欧亚”的梦想又破碎了。

正是在这时,“一带一路”倡议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支持,俄罗斯在经过质疑、谨慎对待的阶段后理解了“一带一路”的真谛和对俄的意义,于是决定同意与其主导的“一盟”对接,并且加入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的亚投行,成为第三大股东,共同构建“新欧亚”。

与中国倡导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于俄罗斯而言,在战略构想上与以往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融入西方”是成为西方的一员,充当“小兄弟”,但实践很快表明,这不符合俄罗斯人民的利益;“融入欧洲”,成为“大欧洲”平等的一员,与欧盟国家平起平坐,但人家不但不让座,还企图用西方价值观改造俄罗斯;组建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大欧亚”,成为与欧盟、中国、美国一样的对世界有重大影响的一级,但因乌克兰走上西去不归路而胎死腹中;没有乌克兰的欧亚经济联盟的分量减轻不少,与中国倡导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而成“新欧亚”的分量就大不一样了。新就新在“中国因素”。这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是开放、透明的和平发展项目,不与任何国家的发展战略相冲突,而是相互促进,因而广受欢迎;二是中国不谋求主导权,是共商建共享,合作共赢;三是中俄通过“对接”深化全面协作,肩并肩,共谋发展,为欧亚大陆的和平发展添砖加瓦。

俄罗斯对其欧亚大陆战略构想的重大调整,是根据欧亚大陆力量对比的变化和地缘政治格局的演变而作出的,是认识上的飞跃。普京总统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马尼拉峰会前夕发表的题为《寻求开放与平等合作》的文章中强调,“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对接,是负责任和透明伙伴关系的典范。该对接方案的落实将拓宽一系列基础设施,商品和服务跨境管理领域的瓶颈,为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注入活力”。中俄已开始积极落实相关项目,此如莫斯科一北京高铁中起始段莫斯科—喀山高铁的勘测设计合同已于2015年6月签署,目前正紧张工作。

第二,欧亚经济联盟其他成员国也积极赞同并参与“一带一盟”对接建设。欧亚联盟最初成员国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2015年5月和8月分别加入的成员国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都是最先支持“一带”倡议的国家,它们除了希望成为亚欧过境走廊外,还希望从两大项目对接中获得基础设施建设,扩大市场,吸取投资和发展国经济,从而与大欧亚经济联系更密切。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9月28日在联合国第70次大会上讲话时特别强调“一带一盟”对接对欧亚大陆的重大意义。他说,“现在是团结起来实现大欧亚共同体的时候了。这个共同体将把欧亚经济联盟、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盟并入21世纪的整合项目中。丝绸之路以现代化水平复兴,这对欧亚大陆非常重要。这会为很多国家带来福祉。世界贫富越来越不均衡。在中东,北非和亚洲的冲突正在加剧,目前的难民危机和战争与发展不平衡有关”。

第三,上合组织成为两大项目对接的平台,将扩大“一带一盟”对接的地域范围,即从中亚扩大到南亚和西亚。因为2015年7月举行的上合组织乌法峰会已启动了吸收印度和巴基斯坦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程序,这样,上合组织的任务比以前更重了,更富于实际内容了,范围更广了。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纳雷什金10月6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的《欧亚经济前景》论坛的讲话中描述了两个项目对接后的范围。他说,“如果大型经济项目(指“一带一路”)获得成功,欧盟加入与我们这些国家一体化的兴趣将大大增加,将创造大欧亚—从西方的里斯本到东方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从北方的摩尔曼斯克到南方的安卡拉、新德里和上海,将来东南亚和南亚相关国家也可以加入到这个大型一体化项目中”。

第四,欧盟的西欧成员国和东欧成员国对丝绸之路经济带都很感兴趣,几乎所有沿线国家都企图将本国的一些经济项目与丝带项目相对接,而中俄“一带一盟”对接好,有利于与它们的项目更好对接,因此“一带一盟”对接对中国与联盟发展战略项目的对接也具有重大意义。

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蓝图从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向西经中亚、南亚、俄罗斯延伸到欧洲,几乎覆盖所有欧亚国家,“一带一盟”对接正是欧亚大陆的中间环节,它的成功对接必将改变欧亚大陆现有的地缘政治格局。欧亚大陆上世纪是两次世界热战和一次世界“冷战”的发生地,“一带一路”建设是欧亚大陆各国共建共享共荣的事业。因此,“一带一盟”对接将极大促进欧亚大陆的和平,稳定和发展。

“一带一盟”能否成功对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以及中俄合作,尤其以下四个因素。

第一,中国能否以持续增长的国力和不断丰富的智力来坚韧不拔地推进“一带一盟”对接。因此,中国必须首先确保国家稳定和经济持续发展,并且十分智慧地化解对接中可能出现的困难。

第二,中俄在在中亚地区对接是否合作得好。中俄对两大项目的对接各有期待,共同期待是主要的,但在某些具体项目中可能各有所图。遇到这种情况,须从大局出发,需要照顾双方关系,争取共赢。

第三,两大项目的对接不只是中俄之间的事,是相关国家共同的事,所以必须尊重相关的国家的关切和充分考虑他们的意见。

第四,坚持量力而行,渐进前行,对接一个,见效一个,奉行双边和多边并举的双轨方针,以便不因某个项目或某个国家一时不能对接而妨碍整个计划。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万成才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