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巴尔干:“一带一路”海陆联通点

王洪起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担任新华社地拉那分社首席记者,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

打造中欧陆海快线使得作为“一带一路”重要组成部分的亚欧海陆联运新通道初见雏形,而巴尔干地区正是“海上丝绸之路”海陆联通破冰的第一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4年12月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出席第三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并签署《贝尔格莱德纲要》,决定共同打造中欧陆海快线。这条中欧之间的陆海快线标志着作为“一带一路”重要组成部分的亚欧海陆联运新通道初见雏形,而巴尔干地区正是“海上丝绸之路”海陆联通破冰的第一步,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裂变”的欧盟后院

西巴尔干这一概念是欧盟在1999年提出的。除斯洛文尼亚之外的前南国家——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黑、黑山、马其顿及阿尔巴尼亚均被涵盖在内。这一区域地处欧亚大陆的战略要冲。历史上,各种力量在这里不断冲撞,民族、种族、宗教矛盾此起彼伏。因此,巴尔干素有欧洲“火药桶”之称。科索沃战争后,前南虽然进入“后内战时代”,但就整个西巴尔干地区来说,仍然处于“裂变时代”,从安全角度属于世界亚热点地区,“去巴尔干化”远未提上议事日程。

当前,在西巴尔干地区进行利益博弈的世界力量主要有欧盟、美国、俄罗斯和土耳其,其中起主导作用的是欧盟。欧盟意识到,在西巴尔干地区实现欧洲一体化,关系到地区和平以及整个欧洲的稳定与繁荣。因此从2003年开始,欧盟正式对西巴尔干国家打开大门。经过长达十年的准备和谈判,克罗地亚率先于2013年7月加入欧盟,成为欧盟的第28个成员国。马其顿、黑山、塞尔维亚和阿尔巴尼亚陆续获得欧盟候选国资格,其中黑山和塞尔维亚均已开启入盟谈判,科索沃也完成了《稳定与联系协议》的谈判,但尚未签署协议。

欧盟最终在西巴尔干地区实现欧洲一体化是大势所趋,但就近期来说,由于欧债危机等因素,患上了“扩容疲劳症”,扩员紧迫性下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2014年上台伊始就明确表示,近5年内西巴尔干国家不可能入盟,但欧盟的大门也不会关闭,欢迎和支持西巴尔干各国达标入盟,从而给予西巴尔干国家“中长期入盟前景”。

德国媒体最近提出,中国是本地区的“新角色”。其实,中国对西巴尔干地区并不陌生,历史上曾保持政治上传统友好、并以经贸合作和文化交流为主的合作关系,同这些国家在经贸往来中具备很大的互补性。目前,这一地区既属世界亚热点地区,同时也是我国与欧盟发展关系中的次区域平台。

抓住窗口期

近年来,中国企业频频“走出去”,逐渐开始探索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西巴尔干国家开始或即将实行欧盟国家的法律法规,同时相比成熟的资本主义市场竞争程度要弱,这都有助于中国企业试水欧盟市场。

随着经济实力增强,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影响力和利害关系也就自然增大。西巴尔干地区多数国家急待入盟但又尚未入盟。一般认为它们在5年以后入盟是可能的。它们虽然实力不强,在入盟之前,可以不按欧盟的规则办事,但在入盟之后,对欧盟的决策依然可发挥一定影响力,避免欧盟出台不利于中国的政策。目前正是中国与西巴尔干国家进行友好合作关系,尤其是扩展经济往来的“窗口期”。中国企业可以抓住这一宝贵机遇,为成功“走出去”创造有利条件。

与此同时,中国在同欧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框架外,还可以通过中国同中东欧国家的1+16机制发展同西巴尔干国家的关系,在政治、经济等领域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就目前来讲,中国对巴尔干地区的介入,更多地体现在经济和地区发展战略方面。在经济层面,中国对巴尔干的介入主要体现在投资上,投资则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领域。这无疑将会扩大当地的就业、实现经济增长,从而促进这一相对滞后地区各国的经济发展。

由于巴尔干国家与欧盟的自贸协议,中国公司可能因此绕过贸易限制,直接向一个8亿人的(欧洲)市场出口产品。塞尔维亚前政府部长、现任驻华大使米兰·巴切维奇近日也以上述同样的理由,再三向中方阐明目前正是中国向以塞尔维亚为中心的西巴尔干地区投资的大好时机。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一项跨世纪的伟大工程。第三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议达成打造中欧陆海快线新共识,体现出西巴尔干地区对我国实现“一带一路”倡议所具有的价值。而西巴尔干地区,是一个多文明交汇、多宗教信仰、多民族国家、多矛盾纷争、多恐怖分子潜藏、多势力博弈的地区。为了在这一地区脚踏实地地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系统工程,就必须对该地区各国有充分的了解和认识,切勿头脑发热、急于求成。

首先,西巴尔干地区属于欧盟的后院,与欧盟利益攸关。欧盟在西巴尔干国家具有广泛的利益:首先是政治利益。西巴尔干纳入欧洲一体化框架,将进一步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排斥其他国际势力;其次是经济利益。西巴尔干纳入欧洲统一大市场,将进一步扩大欧盟的辐射力;再次是安全利益。由于长期战乱,西巴尔干很容易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欧盟担忧其成为国际恐怖主义进入欧洲的通道。几年前德国发生的一起恐怖活动就是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人所为,而前不久法国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恐怖分子使用的武器弹药则来自波黑。

正因为上述利益,德国于2014年下半年专门举行西巴尔干国家首脑会议,斥资100亿欧元,启动“柏林进程”,通过大力投资改建和扩建西巴尔干地区的交通、能源、电讯等基础设施,计划于2030年实现与欧盟基础设施的对接。此举主要旨在抵制俄罗斯势力的强力重返,但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试图抑制中国在这一地区不断上升的影响力。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称,中国在巴尔干地区的基础设施项目削弱了历来主导该地区进程的欧盟的影响力。

拟建的中欧陆海快线为巴尔干地区创造共同的利益,同样是惠及巴尔干乃至整个欧洲的项目,可以与欧盟的“柏林进程”实现对接,达到互利共赢的目的。

风险!风险!

中国投资西巴尔干地区虽然面临机遇,但风险和挑战不容忽视,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一是经济风险。近年来,由于受欧债危机、乌克兰危机影响,地区各国的经济发展出现颓势,经济增速下降可能使得企业投资面临的不确定性增大。

二是经济体量小。工业基础较差,企业规模较小,寻找中意的企业进行收购、并购、参股、控股较难。地区各国人口少,市场规模小,短期内欧洲市场需求不旺盛。

三是法律风险。目前本地区各国正在积极为加入欧盟而进行准备,包括法律法规的完善和调整。中国赴这些国家投资将面临与国内不一样的法律环境,比如劳工权益的保护等。

四是腐败和经济犯罪风险。本地区各国腐败和有组织犯罪一直是个难题。

五是由于地理因素、地缘政治、语言障碍等多重原因,中国企业对本地区各国的了解和投资项目较少。

六是投资方式单一。目前中国企业对西巴尔干的投资仍然是以项目和工程承包为主,在项目完工后就撤出,这在基础设施及能源项目中尤为典型。即使是有技术产品输出的中国公司,如华为,也是以卖设备为主。

七是汇率风险。八是偿还能力风险。由于该地区债务水平上升,一些国家难以给予主权担保,试图寻求其它融资方式,如特许权协议、优惠贷款等。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王洪起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