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要在中东动手了?

吴毅宏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中东总分社社长、总编辑,新华社外事局副局长,国际部副主任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3月28日抵达安卡拉,对土耳其进行事先未做宣布的访问。美国媒体报道说,蒂勒森原计划7月访问土耳其,计划提前表明特朗普政府准备在中东动手了。从“伊斯兰国”激进分子手中夺回叙利亚城市拉卡,是美国与反“伊斯兰国”联盟伙伴的工作重心之一。

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之后宣称,“我们要告诉美军高级将领,给他们一个简单的指示。他们有30天时间提交一份迅速打击“伊斯兰国”的计划给总统办公室。” 据悉,五角大楼已于2月27日向白宫提交了最新作战计划。美国《华盛顿邮报》3月15日报道说,五角大楼正在计划向叙利亚北部再增派1000人的地面部队,为攻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重要据点拉卡做准备。这项计划实施后,美军在叙利亚境内部署的人数将达到近2000人。

美国军方透露,美国还将向科威特派遣1000人的美军部队。驻扎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基地的第82空降师第二战斗营已接到做好准备的通知,随时奔赴科威特。

1、美试图以最经济的方式延续在中东的影响力

特朗普的政策目标很清晰,就是将美国的资源集中在打击伊斯兰国。美国防部已经把打击伊斯兰国列为优先事项。

特朗普上任前后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盟友通电话、调整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在伊朗核问题上显示强硬、积极调整与俄罗斯的关系。这些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正在以它的方式重塑中东力量关系的版图。显然,美国想要用最经济的方式延续其在中东的影响力。

在中东,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恐怖主义势力空前猖獗; 叙利亚战争已进入第五个年头,难民潮一浪高过一浪;伊朗乘机崛起;美国与中东三大盟友以色列、沙特和土耳其关系遭严重削弱。

2015年9月俄罗斯所展开的打击伊斯兰国行动,使中东战场的内涵和意义发生了新的巨大变化。叙政府军已经控制了叙利亚几乎所有的重要城市,实现军事力量对比重要转折,在中东国际反恐联盟力量构成上,打破了美国和西方一边倒的状况,进而逐步形成了美国主导的反恐阵营和俄罗斯主导的反恐阵营。

奥巴马时期,美国在中东采取了一系列被视为“战略收缩”的举措,从伊拉克撤军,在叙利亚危机发生时反应低调并力避武力卷入。明确将美国的战略重心转向亚太。

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动手时,显然是高估了其优势地位。伊拉克战争不仅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而且不断消耗着美国的战略资源。奥巴马政府上台后不得不做出一系列调整:收缩地面部队、重塑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重塑与伊朗的关系、调整在巴以关系中的立场。奥巴马希望以此来重建中东地区各力量之间的平衡,使美国能够以离岸平衡的方式在中东继续保持其战略影响力。

平衡欧洲、中东、亚太三大地区战略依然是特朗普政府无法回避的长期性战略课题。如何最经济的方式运用资源和地缘条件,来维护美国在中东的主导地位和影响力,是对特朗普政府中东战略优先选项,如果放弃中东这块战略区域,那么特朗普总统所谓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可能就成为一句空话。

2、美沙盟友关系不确定性凸显

沙特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地位有赖于外部大国的支持。冷战后,扮演这一角色的一直是美国。在美国逐步撤出中东,及特朗普对中东政策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之下,沙特表现出的离心倾向也在促使特朗普在中东动手。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萨勒曼国王没有首先前往美国访问,而是展开亚洲4国之行。沙特国王萨勒曼高调访问中国,同中国签署14项合作协议,650亿美元合同额,让特朗普着急了。在萨勒曼国王抵达北京的前一天,其子沙特副王储兼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应邀紧急赴美访问,同特朗普总统等美国高层会晤。

在奥巴马时期,伊核协议的达成和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9·11法案”,致使美沙关系跌入谷底。自美国新一届政府诞生以来,特朗普对伊朗强硬的主张,与沙特的利益相吻合,美沙关系有所缓和。

3月14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到访的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双方就应对“伊斯兰国”的威胁和建立安全区等问题进行了商讨。 沙特石油大臣透露,沙特将在美国投资2000亿美元。

从表面看奥巴马时期美沙紧张关系开始出现缓和,但实际上两国关系回暖仍面临诸多问题。

随着美国页岩油的发展,美沙在国际原油市场的竞争不断加剧。美国延续40年之久的原油出口禁令被废除,沙特增加了一个竞争对手。在全球原油需求整体疲软的背景下,美沙两国在消费市场的争夺也在所难免。

特朗普主张“美国第一”,声称不再为盟友承担过多的安全责任,这对长期依靠美国安全保护的沙特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致使沙特积极寻求与亚洲国家的安全防务,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萨勒曼此次中国之行也是向美国传达沙特外交向东看的信号,借与中国的交往平衡与美国的关系,增加与美国外交讨价还价的资本,发出沙特对美有期待,但不会消极等待的强烈信号。

加强同沙特盟友关系可能会成为特朗普政府未来4年间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特朗普总统的在就职演说中明确表示:“我们将重新强化既有的盟友关系”。 特朗普及其执政团队增加了对沙特的支持,宣布将逐步解除奥巴马时期部分对沙军售的冻结,特别是精确制导武器的销售将重新启动。

3、大国博弈和地区动荡是“伊斯兰国”死而不僵的土壤

肆虐中东两年多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2016年遭到空前打击。尽管该组织仍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负隅顽抗,但已基本丧失攻城略地的实力。然而,世界要想完全摆脱“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影响,并非易事。伊拉克中东问题专家迪拉尔·艾哈迈德指出,“伊斯兰国”产生和坐大的土壤是大国博弈和地区动荡。即使已经遭到重创,但如果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的动荡不减,该组织仍可找到生存空间。

围绕打击“伊斯兰国”,美国、俄罗斯、沙特分别领导着三个联盟。他们既有联系、也互相掣肘。俄罗斯正在联合土耳其、伊朗建立独立于美国和西方主导的叙利亚问题和谈机制,并削弱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作用。

在特朗普加强与土耳其、沙特、埃及关系的同时,俄罗斯则不断加大对中东的战略投入,并把中东作为撬动美俄关系,平衡美国和西方压力的重要杠杆。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28日在莫斯科与到访的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会谈,一致强调全面提升两国战略合作关系。

合作打击恐怖主义,目前是美国和中东国家的优先事项。但特朗普可能有着更大的布局。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上将都在国会作证时表示,与伊斯兰国的斗争结束后,美国将在伊拉克长期驻军。除了军事计划之外,美国还作出了对战后成果的承诺,这是美国战略上的重大变化。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吴毅宏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