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特朗普引起德法俄三国关系互动

沈孝泉

沈孝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国际部法文编辑室主任、《新华每日电讯》报编辑中心副主任兼国际版主编,新华社巴黎总分社社长
沈孝泉

特朗普也许真的没有想到,他的任性和一意孤行,引发了德国、法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互动,最终可能危害美国自身的利益。

白宫当地时间6月1日宣布,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所作的努力是沉重打击,也使曾竭力劝其改变态度的西方盟国脸上蒙羞。5月24日至27日在欧洲召开的北约峰会和G7峰会也因为特朗普总统的强硬态度而未能取得预期成果。特朗普在外交上的这些任性行为严重冲击了跨大西洋关系。

特朗普这次欧洲之行,欧洲希望通过直接沟通能够就北约前景、欧美关系未来、巴黎气候协定、跨大西洋贸易关系、国际反恐等问题上得到特朗普的明确承诺,以便使欧美结盟关系得到恢复和加强。

但是,令欧洲方面失望的是,双方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没有达成一致看法,两次重要会议不欢而散。不仅如此,特朗普回国后不久就宣布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二战后支撑了西方几代人安全的美欧结盟关系竟然走到了如此严峻的地步。默克尔说,欧洲必须脱离华盛顿而准备好独自面对世界。

也许出乎特朗普意料的是,他的一意孤行却导致德国、法国和俄罗斯三国关系出现了互动,而这种互动结果很可能会有损于美国的利益。

二战之后,美国通过提供安全保护伞把战败的德国紧紧控制在手中,以避免德国对欧洲和平继续构成威胁,北约的一项重要使命也是要“压住德国”。二战后的70年中,德美关系始终保持平稳,没有遇到过真正的风波。

然而,特朗普执政后,这一关系出现不和谐之音。特朗普无论是谈到贸易问题还是难民问题时总是把德国作为攻击目标,这引起默克尔的极大反感。这位一向言辞谨慎的德国总理终于甩出了一句狠话:“我们欧洲人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要为我们自己的未来而战斗”。

这并非是一时冲动的气话。随着特朗普上台后欧美关系出现裂痕,以及英国退出欧盟后欧洲行动空间的扩大,欧盟在建立自主安全防务联盟计划正在加强磋商和落实之中。默克尔说,“我继续承诺确保27国共同迎接未来”。这显然意味着,德国在推动欧洲建设中将继续发挥主导作用。

德国要在欧洲确立自己的领导地位,必须同法国结盟共同行动,这也是两国结盟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未改变的事实。最近几年,德国凭借经济实力曾试图在处理欧洲债务危机和难民危机中做大,但结果并不如所愿。因此,默克尔对信奉“欧洲主义”的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十分欣喜。在美国这个盟友变得难以捉摸、欧美关系更加松散的情况下,德国有必要稳固同法国的结盟关系,欧洲要依靠自身力量确保安全和利益,就必须重新发挥“法德轴心”的关键作用。

法国长期以来奉行戴高乐主义的独立外交,在国际事务中保持大国地位。但是,随着经济实力的衰弱和实施向美国靠拢的外交,法国近些年来的国际影响力不断缩小,在欧洲的核心地位也逐步被德国所取代。

最近当选法国总统的马克龙,年纪虽轻,但雄心不小,虽然缺乏国际事务经验,但是要恢复法国大国地位的愿望强烈。马克龙在《巴黎协定》问题上挑战特朗普,他协同七国集团其他5国一起力争说服特朗普改变态度,形成6比1的围困之势。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马克龙立即发表电视讲话表示,这个是一个由全球将近200个国家签字的协定,法国要继续同这些国家一起为实现减排目标而奋斗。马克龙实际上把美国置于同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对立的地位,“气候外交”为法国赢得了国际影响力。

马克龙高举欧洲主义旗帜赢得法国大选,他将会以推动欧洲一体化来赢得欧洲的主导权。他在会见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时明确表示,“振兴欧洲”是他5年总统任期内优先目标,他将竭力使欧洲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可以理解和更加有成效”。加强“法德轴心”是推动欧洲建设的前提条件,因此马克龙同默克尔一样都将致力于推动法德结盟关系的巩固和发展。可以预见,法德两国在推动“多速欧洲”和欧洲防务计划等问题上将更加容易地展开合作,欧洲一体化进程也将更加容易地得到推进。

在北约峰会和七国集团峰会上,有一个没有露面的身影,即俄罗斯总统普京。无论是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冲突,还是国际反恐、欧洲安全,都离不开俄罗斯的参与。特朗普上台曾引起人们对美俄关系转暖的预测。然而,特朗普入主白宫4个月来,人们并没有见到期待中的美俄关系变化。

特朗普在这次欧洲之行中甚至发出了威胁俄罗斯的信号。他在北约峰会上公开表示,俄罗斯是欧洲安全的直接威胁;在七国集团峰会上发出进一步严厉制裁俄罗斯的提议。这使得普京似乎看到了特朗普的真实面目,从而打消了近期与美国改善关系的期待。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普京5月初在索契接待了德国总理默克尔之后,5月29日有前往巴黎与马克龙会晤。在特朗普对外战略极度不稳定、英国因脱欧而自顾不暇、默克尔忙于国内大选的背景下,普京把目光投向了法国新总统马克龙,以便摆脱目前的制裁和外交孤立困局。

对马克龙而言,美国同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的冲突中,法国应当保持一定超脱的地位,因为虽然同样属于西方,但是美国和法国的利益诉求并不完全一致,美国长期以来试图战略打压俄罗斯,但是法国则认为俄罗斯是确保欧洲安全的重要因素,因此法国在美俄之间保持一定距离,将能够给自己提供发挥其独特国际影响力的空间。面对强硬的和对欧洲十分冷淡的特朗普,马克龙也希望恢复和加强同莫斯科的关系来为法国外交增添独立色彩。

显然,德法俄三国关系互动是以美国作为潜在目标的,因此,特朗普迟早要为自己的任性而为付出代价。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孝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