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遭七国断交 卡塔尔何以惹众怒

顾正龙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担任新华社开罗分社、大马士革分社、巴格达分社首席记者

6月5日,巴林、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叙利亚、也门和马尔代夫七国先后分别发表声明,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阿拉伯联盟也发表声明开除卡塔尔。这场断交风波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卡塔尔是波斯湾沿岸的一个小小半岛,面积仅约1.16万平方公里,人口近百万,卡塔尔国籍的阿拉伯人不到30万,其他都是外籍劳工,是一个典型的小国。然而,自伊拉克战争以来,特别是2011年爆发“阿拉伯之春”以来,在阿拉伯世界出现的一系列政治风暴中和国际外交舞台上频频出手,积极弄潮而崭露头角,以一个“小国办大外交”非同一般的角色,成为中东地缘政治游戏中一个“新玩家”。

卡塔尔首都多哈海滨大道

“假新闻”引发大风波


不久前,由于一条所谓的“假新闻”报道,立即引起一些阿拉伯国家不满,外交风波骤起。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等国宣布,自5月24日起屏蔽卡塔尔媒体,其中包括被誉为中东阿拉伯世界的“CNN”、享誉全球的“卡塔尔半岛电视台”。

引发此次风波的原因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刚刚结束对沙特的访问并号召阿拉伯国家孤立伊朗的谈话后没几天,卡塔尔新闻社援引国家元首埃米尔在一场军方庆典上的讲话,表示伊朗是“不容忽视的伊斯兰强国”,并且“对伊朗怀有敌意是不智的”。

此言一出,立刻在海湾地区乃至整个中东引发了强烈反应。沙特报纸《欧卡兹》指责卡塔尔“脱离”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的队伍,站到了“敌人”的一边。埃米尔还称,卡塔尔与美国特朗普政府之间存在“紧张关系”。卡塔尔新闻社的推特账号还援引卡塔尔外交部的话,宣布召回驻沙特、埃及、阿联酋、巴林和科威特大使。

卡塔尔政府从报道中得知此消息后,卡塔尔政府通讯办公室主任于次日辟谣说,卡塔尔新闻社的网站“遭到了不明实体的黑客入侵”,“一份被归于本国埃米尔谢赫·塔米姆·本·哈马德·艾勒萨尼殿下的假声明被刊发了出来”。目前,卡塔尔新闻社已将遭入侵后发布的不实信息删除,并转发卡塔尔外交部的官方声明,否认从沙特、埃及等国召回大使。

然而,卡塔尔所声称的“假声明”并没有澄清事实使事情平息下来。爆发这场断交风波并不令人意外。中东的局面将会更加错综复杂。

 

卡塔尔何以成为地区“新玩家”


卡塔尔活跃的外交背后依仗的是硬实力。卡塔尔的硬实力首先来源于其雄厚的财力。卡塔尔的石油探明储量居世界第13位,能让卡塔尔以目前的产量再开采57年。卡塔尔的天然气储量居世界第三,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2011年,卡塔尔的GDP增长率达18.7%,即使金砖国家也相形见绌。得益于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卡塔尔的人均GDP居世界前列,2011年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列支敦士登)。2012年卡塔尔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世界最富有国家,人均GDP超过88000美元。

强大的财力让卡塔尔得以通过举办国际会议、国际赛事来提升国家形象:2006年,卡塔尔成功举办了第15届亚运会,2010年获得2022年足球世界杯举办权、举办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等。

多哈金融大道

作者在多哈旅游开发区

国家的富庶使卡塔尔获得了更大的话语权。在外交斡旋过程中,卡塔尔适时向冲突各方提供经济援助。例如,卡塔尔专门成立了苏丹援助委员会和圣城委员会等对外援助机构,为调解苏丹、黎巴嫩、也门等国的冲突投入了巨资。在阿拉伯国家中,卡塔尔第一个派出战机参加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军事行动,它首先提出让也门总统萨利赫交权,它第一个公开支持阿拉伯军队开进叙利亚,以制止流血冲突。

伊斯兰博物馆

值得一提的是,享誉全球的半岛电视台是卡塔尔获取地区领袖地位的重要工具,被誉为“中东的CNN”。笔者作为新华社巴格达分社首席记者在巴格达任职期间,曾多次去萨达姆的总统府采访,无论是当时的第二号人物易卜拉欣,还是副总统拉马丹,或副总理阿齐兹的办公室里,看到墙上有3台电视机:收看伊拉克国家电视台、美国CNN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新闻频道,24小时开机收看新闻。萨达姆垮台前夕,伊拉克电视台被美国空袭摧毁,有关萨达姆的重要声明或政府公告居然由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代为播发,俨然是伊拉克政府的代言人。

维基解密曝光的一份美国外交密电称,半岛电视台是充当卡塔尔国家影响力的工具,是卡塔尔推行对外政策的平台。该电视台成立伊始就得到了卡塔尔埃米尔哈马德的资助,虽然名义上是非官方性质,但实际上仍由王室成员控制。

卡塔尔不仅财大气粗,还具备其他的硬实力。在军事上,卡塔尔与美国结盟,将自己的安全与美国拴在一起。卡塔尔境内的美国空军基地修建于1996年,耗资1亿美元,它现在是美军在中东地区最大的空军基地,也是美军中央司令部所在地。该空军基地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卡塔尔是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早期成员,是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阿拉伯联盟的成员。另一方面,卡塔尔背后有西方国家的支持,卡塔尔的主张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西方国家的主张。卡塔尔既是海湾国家的代言人,也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代言人。西方和阿拉伯民族主义主流政治之间,卡塔尔成功地找到了一个重要的外交缝隙。

 

超然立场面临国际压力


由于过度卷入地区冲突,或对中东局势的误判,卡塔尔面临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和不满。卡塔尔在政治上持超然的立场,与各种力量进行互动,与中东的许多反对派组织建立联系,从激进派到温和派,都允许在卡塔尔存在。例如,卡塔尔认为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也是一支重要力量,并给予资助,甚至让哈马斯将总部迁到了卡塔尔。

2013年7月埃及穆尔西政府被推翻,卡塔尔政府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立场使卡塔尔与埃及塞西政府关系紧张。2014年初,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分别宣布召回各自大使,以抗议卡塔尔干涉其内部事务,强烈要求卡塔尔不要继续支持“从事破坏其安全和稳定活动的个人和组织”。卡塔尔与伊朗的良好关系招致沙特不满,沙特指责卡塔尔受伊朗指使,偏袒也门胡塞派武装。

观察家注意到,卡塔尔干预地区事务的后果其实并不理想。例如:北约干预利比亚行动得到卡塔尔的支持,但干预的后果是“今日形势更糟糕”;以色列仍在建设定居点,剥夺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和土地;叙利亚危机仍未解决,血腥内战仍在继续。

另外,卡塔尔的外交风格亦影响到与美国的关系。美国认为卡塔尔在地区事务上,挑战其权威。由于卡塔尔与中东激进势力的良好关系,美国曾警告卡塔尔,如果卡塔尔继续奉行与美国相左的政策,美国将关闭其在卡塔尔的军事基地。

审时度势,适度调整外交政策


卡塔尔作为一个海湾小国受到诸多先天不利条件的限制,在外交上不可避免地会处于弱势地位,难以对国际关系产生实际影响。小国外交的主要特点通常是,“低层面地参与世界事务;选择中立地位,依靠大国;外交资源不足导致外交不自如;小心谨慎,举措考虑各方意见等。”有学者认为,“冷战结束之后,小国的声音在国际上越来越弱,以致销声匿迹。”卡塔尔虽然是世界石油富国,有“高富帅”和“土豪俱乐部”之称谓,但仍然是能量有限的小国。

2013年6月卡塔尔埃米尔哈马德主动退位,塔米姆继位。有迹象显示,审时度势的新埃米尔塔米姆已着手外交政策的调整,努力寻找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修复、和解与合作。2014年12月在多哈召开的海合会峰会上,卡塔尔表达了要与沙特、阿联酋等海湾国家修好的愿望。为此,卡塔尔政府还要求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几位高级领导人离开卡塔尔,以缓和卡塔尔政府和埃及、沙特等国的紧张关系。埃及方面也释放被羁押的半岛电视台记者作为善意回应。

作者(右一)与卡塔尔驻华大使(左二)合影

分析人士指出,卡塔尔的外交政策旨在确立自身君主制酋长国统治地位,在仰赖西方靠山的同时谋求成为新的地区力量中心。因此,卡塔尔真心希望看到一个和平、繁荣的海湾地区,卡塔尔秉持的理念是,在越来越变小的地球村,人类的命运最终交织在一起。

卡塔尔领导人深知,任何冲突都有可能使本地区的稳定受到威胁。卡塔尔在国际外交舞台上频频出手,反映出中东地区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卡塔尔试图利用自身的财力和话语权,巩固自身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也许阿拉伯世界需要像卡塔尔这样一种力量,在变化中的世界上发挥作用。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顾正龙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