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 是美国媒体给特朗普设的局

徐长银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总经理,常驻华盛顿分社记者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9日解除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的职务之后,美国媒体对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通俄门”的报道再次升温,一些主流媒体进行了特朗普有可能遭到国会弹劾下台的大量报道,一时间形成“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路透社5月26日的报道援引一位与白宫来往密切的消息人士的话说,白宫正在计划成立一个“作战室”,以便召集更多人手应对愈演愈烈的“通俄门”风波。

报道说,白宫成立“作战室”是效仿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做法。在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因与白宫女实习生莫妮卡·莱温斯基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面临被弹劾的危机。克林顿在白宫中成立了危机处理小组,专门应对此事,白宫其他官员则负责处理日常事务。

这位消息人士说,特朗普认为,白宫目前的团队没有有效处理好“通俄门”风波,使他感到很沮丧。白宫成立“作战室”是要设法控制“通俄门”风波的蔓延,以防这场危机变得不可收拾。

 

一、美国媒体早就声言要抓住“通俄门”不放


众所周知,从美国总统大选开始,美国主流媒体就与特朗普干上了,双方剑拔弩张。特朗普上台之后,虽然曾一度努力想缓和与媒体的关系,但是未见成效,紧张关系依旧。一些媒体利用白宫内部的信息来源,不时爆出一些使特朗普难堪的新闻。

比如,在特朗普上台初期,特朗普与墨西哥总统通话争吵的内容,与澳大利亚总理通话时挂断电话的细节,以及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与俄罗斯驻美大使电话交谈的情况,都被美国媒体一一公开披露出来,使特朗普十分被动和恼火,特朗普多次下令严查白宫内部的泄密情况。但时至今日,毫无结果。

5月10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时称詹姆斯·科米是疯子、蠢货,这些内容都被美国媒体披露出来,美国媒体还指责特朗普向拉夫罗夫泄露了高度机密的反恐信息情报,但遭到白宫的否认。

5月17日,《纽约时报》披露说,特朗普2月份在白宫会见詹姆斯·科米时,曾要科米停止对迈克尔·弗林“通俄”的调查。但是科米3月20日在国会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成员是否与俄罗斯官员勾结以左右美国2016年的总统大选。

科米还说:“我向你们保证,我们会追查到底。”根据特朗普独断专行的作风和容不得有人与他作对的性格,科米下台是迟早的事。科米被解职正好被美国媒体抓住了把柄,报道指责特朗普在“通俄”问题上心中有鬼,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涉嫌干预美国司法,这是可能导致总统被弹劾的最要命的罪名。

美国媒体最早提出“通俄门”的说法是在2月13日弗林被迫辞职之后。弗林上任仅仅只有24天就被迫宣布辞职,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短命”的总统安全顾问,其原因是弗林被指责在2016年12月与俄罗斯大使的通话中,谈到了关于取消美国对俄罗斯制裁的问题,违反了美国法律。特朗普并不认为弗林的通话内容违法,因为弗林当时还不是美国政府官员。

特朗普2月16日在记者招待会上强调,他要求弗林辞职,是因为弗林没有把通话内容如实告诉副总统彭斯。美国媒体对特朗普的说法不屑一顾,而是抓住弗林与俄大使通话内容不放,追问弗林通话内容是否得到特朗普的授权。显而易见,美国媒体是想通过弗林辞职事件搞垮特朗普。

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明确提出,弗林辞职是否是“走向另一起‘水门事件’?”。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报道声称,弗林虽然辞职,但是特朗普的“通俄丑闻”才刚开始拉开帷幕,有理由相信,弗林的通话内容是经过特朗普批准的。

二、“通俄门”是美国媒体与特朗普恶斗而设的局


人所共知,美国干涉别国大选司空见惯,支持一派打一派、甚至搞颜色革命推翻美国不喜欢的政权也屡见不鲜。美国赤裸裸地支持乌克兰反对派推翻亚努科维奇合法政府就是一例。即使是对俄罗斯,美国也没有放弃支持一派打一派的做法。

2012年3月俄罗斯总统大选,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就公开站出来指责俄罗斯的选举不民主,煽动俄罗斯反对派进行反对普京的游行示威活动,美国国务院毫不掩饰地宣布拨款900万美元资助俄罗斯反对派,企图阻止普京重新当选。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美国如此公开干涉俄罗斯总统选举,它又有什么理由来指责俄罗斯干预美国的总统选举?何况至今美国也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证实俄罗斯对美国总统大选进行了干预。

所谓“通俄门”,并非指通敌叛国,不外乎是指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是否与俄罗斯官员勾结以左右美国2016年的总统大选。即使美国司法部最近任命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最后调查的结果,认定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官员有勾结,干预美国总统大选,那也不能肯定就能把特朗普赶下台。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公开表示要改善美俄关系,其实也是奥巴马政府最初的想法,美国许多学者和战略家也极力主张提升美俄关系,在特朗普胜选之后,他的团队成员向俄方表示要解除对俄制裁也就不奇怪了。虽然特朗普公开点赞俄罗斯总统普京让美国媒体和反对派有了抨击特朗普的理由,但是特朗普的“通俄”与“水门事件”毕竟有较大的区别。

美国媒体并非看不到这一点,然而把特朗普及其团队“通俄”与“水门事件”相提并论并抓住不放,可以达到以下几个目的:

第一,无论特朗普如何辩解,都给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打下一个“胜之不武”的烙印;

第二,使特朗普在发展美俄关系问题上不敢贸然前行,这符合美国一些人反对俄罗斯的立场。事实已经证明,特朗普为了洗清“通俄”的嫌疑,正在刻意拉开与俄罗斯的距离。

第三,牵制特朗普的注意力,使其无法心无旁骛地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通俄门”的调查拖得越久,对特朗普政府的公信力影响越大。特朗普执政无所作为,是美国民主党极愿意看到的结果,直接的好处是对明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带来有利于民主党的影响。

第四,根据特朗普的性格和作风,对“通俄门”的追查必将引起特朗普的不满、反对和干预,而总统干预司法的罪名要比“通俄门”严重得多,是有可能成为弹劾总统的理由的。特朗普解除詹姆斯·科米的职务正好落进了干预司法的陷阱。

 三、美国媒体与特朗普的“战斗”无穷期


美国媒体与特朗普之间将是一场持久战,一些媒体的最终目标是要把特朗普赶下台。美国联邦调查局对“通俄门”的调查正在深化,已进人特朗普家族圈子中,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已成为被调查对象。

报道说,库什纳在进入白宫之前曾与弗林一起秘密会见了俄罗斯驻美大使,库什纳还建议在美国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代表之间建立秘密沟通渠道。对库什纳的调查显然使“通俄门”事情进一步朝着不利于特朗普的方向发展。

美国媒体一方面抓住“通俄门”问题不放,另一方面利用特朗普执政无经验、不按规矩办事以及脾气暴躁之弱点,通过它们在白宫的内线,不断披露特朗普执政中的各种丑闻和漏洞,使特朗普防不胜防,疲于应付,也使特朗普无法顺利地行使总统职权,落实他的治国理念和计划。自特朗普解除詹姆斯·科米职务以来,有关政府内部事务的爆料就不断增多,爆料间隔时间也大大缩短。虽然特朗普一再声言要揪出内鬼,但是不见任何成效。

对美国媒体来说,与特朗普的恶斗及特朗普对媒体的打压,倒是帮了媒体的大忙,一些主流媒体的收视率和报刊发行量大幅上升。法新社曾报道说,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猛烈攻击媒体“不诚实”的情况下,经历多年衰退的美国各大媒体,如今意外地出现了“明显复苏”。

比如遭到特朗普狠批的CNN,居然在特朗普就职典礼前后1周内,收视率上升了94%;被特朗普视为眼中钉的《纽约时报》,其网站在特朗普胜选之后增加了近30万个付费读者,实现了付费阅读模式以来最大的业绩增长。美国主流媒体在竞选期间对特朗普的打压帮助特朗普获得竞选的胜利,特朗普胜选之后对媒体的猛烈攻击又使美国媒体获得了意外的回报。

白宫计划成立“作战室”是在“通俄门”事件上进行反击的重要步骤。据报道,“作战室”将招募更多政治人士和律师,特朗普女婿兼高级顾问库什纳、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和白宫办公厅主任赖因斯·普里伯斯都在“作战室”的组成人员名单上。特朗普与美国媒体之间将会掀起一场新的激烈战斗。

白宫对付内鬼似乎束手无策。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曾按照特朗普的指令,突击检查了白宫几十名工作人员的手机。斯派塞以召开“紧急会议”为由,把工作人员召集到他的办公室,要求这些员工们拿出他们的工作手机和私人手机等随身携带的所有电子设备,放在桌子上逐一进行检查,查看他们是否与媒体记者有暗中联系。结果是一无所获。

突击检查的做法使白宫工作人员人人自危。斯派塞表示,突击检查一次不行将进行第二次,直到挖出内鬼为止。斯派塞还要求员工们不要把突击检查的事情泄露出去,但是美国媒体很快获得消息并见之于报端,令白宫非常尴尬。

特朗普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预言,随着特朗普总统施政议程展开,他与媒体的关系将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徐长银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