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王莲”

陈如为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发稿中心副主任、世界问题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休斯敦分社首席记者

戏说“王莲”

体大未必就是王

马牛常被虎豹伤

盆莲盘莲皆可名

滥授王冠欠思量

 

为拍“王莲”组照,跑遍了北京植物园、圆明园等池塘,查阅了有关资料和文献。

中文百科资料和文献称:王莲(Victoria regia)为睡莲科王莲属植物,主要有三种,即亚马逊王莲(Victoria amazonica)、克鲁兹王莲(Victoria cruziana)以及用这两种王莲杂交的后代长木王莲(Longwood)。

亚马逊王莲于1801年由德国植物学家 Tadeas Haenke在南美旅行时,在亚马逊河一个名叫Mamore的支流中发现,1827年以英国女王Victoria的名字命名,1850年被引种到欧洲。长木王莲1961年由美国长木植物园通过杂交培育而成。

德国植物学家发现的花为何用英国女王的名字命名?克鲁兹王莲又是谁发现的呢?这些问题在中文百科资料和文献里找不到答案。我不得不到英文百科资料和文献里寻源,得到如下答案:

所谓的德国植物学家 Tadeas Haenke并不是德国人。他1761年10月5日出生并成长于波希米亚(现为捷克共和国),从未到过德国。1789年,西班牙国王派遣(Malaspina expedition)远征队到南美进行科学考察,成就斐然的植物学家Haenke被国王召见并招募到远征队。

1793年远征队奉命回国,Haenke被允许继续留在美洲大陆考察,直到他1816年意外中毒逝世。在长达27年的考察期间,Haenke收集到15,000多种植物标本,其中最著名的标本是在亚马逊盆地采集到的“巨大睡莲”(Giant water lily)。他一直希望回到欧洲发表自己的考察成果,但未能如愿,主要原因是原西班牙考察队长Malaspina回国后参与未遂政变入狱,他们的联系断了。

直到1821年,他在美洲采集的15,000多个植物标本才被发现并送往捷克国家博物馆。该博物馆植物学家Carl Borivoj Presl 经过长达15年的整理,于1825-1835年期间发表了Haenke的部分植物标本,后因缺少经费不了了之。

Haenke逝世后,法国、英国也分别派出远征队到南美进行科学考察。其中法国远征队招募的科学家Alcide Orbigny考察南美期间(1826-1833)在玻利维亚采集到“巨大睡莲”标本送回巴黎。

由于Alcide Orbigny的考察活动得到时任玻利维亚总统Andrés de Santa Cruz的资助,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植物学家Charles Orbigny (Alcide Orbigny的弟弟)把标本命名为“圣克鲁兹睡莲”(Santa Cruz water lily)

与此同时,英国远征队招募的德国科学家 Robert Hermann Schomburgk于1837年在英属圭亚那采集到“巨大睡莲”标本送回英国。

英国王室植物学家、园艺家、马屁精John Lindley欣喜若狂,随将“巨大睡莲”以当年刚刚登基的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命名为“维多利亚莲”(Victoria Geria)。

此后,法英两国学术界因“巨大睡莲”命名发生分歧:英国坚持不管在哪里发现的“巨大睡莲”,前面都冠以“Victoria”,法国虽然反对了一段时间,但话语权不及英国(当时英国处于全盛期,号称“日不落帝国”),最终不得不认可英国人将“Santa Cruz water lily”称之为“Victoria cruziana”。

中国的翻译前辈将这种植物译为“王莲”,并演绎出“亚马逊王莲”“克鲁兹王莲”“巴西王莲”“中国王莲”等等,显然受到了趾高气扬的英国人的影响,而且也显露出中译者本身的“奴性文化”基因,因为无论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以及后来美国人的命名里,都是直呼其名,更不尊称“王”。类似的例子还有:我到伦敦后才发现,中文媒体不厌其烦“溢美”的“大英博物馆”,英文为British Museum(英国博物馆),哪来的“大”?显然是中译者骨髓里的“奴性文化”基因使然。

据说从1959年起,中国从德国引种并在温室内栽培“亚马逊王莲”获得成功,此后在南京、北京、上海、郑州、广州等多处植物园栽培。华南植物园1963年从罗马尼亚、美国等地引种“克鲁兹王莲”成功,现植于荫生园后面池塘、热带雨林水生植物池、温室群、室外池塘等地。

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南园)科学家将“亚马逊王莲”“克鲁兹王莲”“长木王莲”“中国王莲”统统栽培在一个小池塘里。我去过那里多次,其中有一次恰巧碰到专家在池塘里给“王莲”喷药、施肥、护理,借机请教了一些有关问题,学到一些在中英文资料和文献里没有学到的知识。

比如,植物园的专家告诉我,“王莲”依其形状分“巴西王莲”和“中国王莲”。它们同宗,因地球板块分离,才形成“中国王莲”叶片演变成平面荷叶状、“巴西王莲”叶片周围向上凸起,演变成盆状。

如此看来,“王莲”的历史或许可以追溯到地球形成后不久,至少要远远早于我们人类的历史。由于地球板块分离而“走失”的“王莲”家族,多少亿年后居然在北京植物园(南园)小小的池塘里重聚,给人类什么样的感慨和联想?!

从这个角度和意义去拍摄“王莲”家族,难道不是在用相机探索历史,同历史对话?!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中国王莲”和“巴西王莲”历经多少亿年后在北京植物园小池塘“重逢”?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陈如为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