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潮背后你所不知道的国际犯罪产业链

沈孝泉

沈孝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国际部法文编辑室主任、《新华每日电讯》报编辑中心副主任兼国际版主编,新华社巴黎总分社社长
沈孝泉

2015年欧洲遭遇一场空前规模的难民浪潮,数十万难民从从陆路和海路涌入欧洲大陆,令欧洲各国措手不及,接纳和安置难民成为棘手难题。这股持续至今的难民潮成为欧洲近些年来遭遇的一次最严重危机,不仅挑战了欧盟的治理危机的意愿和能力,同时也冲击了欧盟一贯标榜的人道主义的道德底线。

追根寻源,这场难民潮的根源是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相继爆发以推翻现政权为目标的政治动乱,最终蔓延到叙利亚。西方国家以反独裁为名,直接介入叙利亚局势,公开扶植反对派武装力量来对抗巴沙尔政府,双方军事冲突僵持不下,造成叙利亚内战持续至今。叙利亚长期战乱造成两个恶果,一个是“伊斯兰国”组织的崛起,对全球构成了恐怖主义威胁;另一个是制造了数百万难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欧洲直接参与制造了叙利亚的战乱,到头来欧洲也成为“伊斯兰国”和难民潮的直接受害者。从这个意义上说,难民潮席卷欧洲正是对欧洲在西亚北非地区到处煽风点火、制造“颜色革命”的历史性惩罚。

难民潮产生的根源和背景既然如此,那么不妨再对欧洲“难民问题”真相进行客观的观察和分析。

 

难民迁徙是笔大生意


大凡一个国家发生战乱,必定造成众多背井离乡、躲避战火的逃难者,难民由此而产生,即所谓“战争难民”。对此,联合国有规定,各国政府有义务对他们提供必要的帮助和支持。

一般而言,战争难民的诉求是逃避战火、确保安全,一旦战火停止,还要返回家园。因此,难民们大都穿越边境、在邻国就近寻求避难所。这场叙利亚战争造成了800万难民背井离乡,其中半数则逃往邻国约旦、黎巴嫩和土耳其,可以说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但是,成千上万的叙利亚人,历尽磨难要到千里之遥的欧洲去躲避战火,这就令人费解了。

当那些难民拥挤在一艘破船穿越地中海时,溺水死亡对他们是最现实的生命威胁。难道为求生而逃离战火的人,却又跑到千里之外去冒葬身海底的危险?这不符合一般逻辑。

当难民潮席卷欧洲时,人们很少注意到,他们是如何穿越多个国家,从陆路和海路涌入欧洲的。这样一段长途旅行绝对不是靠双脚就能完成的。显然,这是一种“有组织的”的迁徙,而且要付出昂贵代价。媒体曾经有过报道说,叙利亚人逃往欧洲可以“享受”一条龙服务,当然价格也不菲,一般费用在1000至3000美元不等。完全可以想象出,这是一项兴旺而暴利的产业。利比亚是难民穿越地中海前往欧洲的主要通道,因此这里也是蛇头公司聚集的地方。

水旱两路都有“完善的后勤服务支持”,难民潮的背后是一个有组织的国际犯罪链条。这就是为什么欧盟提出,应当动用北约力量来打击这种有组织犯罪。

 

叙利亚难民身份炙手可热


花费巨资逃难欧洲,既然用逃避战火说不通,那么顺理成章的解释是,叙利亚难民中不少人是通过难民身份而寻求在欧洲移民。欧洲一些国家政府鉴于叙利亚战乱,采取对其难民予以接纳的政策。结果是,叙利亚难民身份炙手可热,连一本叙利亚假护照据悉也可以卖到40美元。

关于接纳难民,欧盟早就有《都柏林协定》。难民应当在进入欧盟第一个成员国时得到接待和安置。巴尔干是中东难民进入欧洲的主要通道,因此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成为接待难民的前哨和必经之地。然而,匈牙利拒绝执行《都柏林协定》,因为这些难民不屑于在当地停留。逃难也要逃到一个理想地方,这也是人之常情。他们早已把既自由又有优越经济条件的德国等列为心仪的移居目标。

难民们向往德国,于是,默克尔总理大发人道主义豪情。她宣布2015年德国要接待80万难民,并且强调“我们能够做到”。此言一出,难民们无不欢腾,而热情的德国市民则箪食壶浆夹道欢迎难民的到来,默克尔看望难民还同他们玩自拍的照片上了报纸头条。这位“默克尔妈妈”成了他们的救世主。

但是,欧盟其他国家并不认账,认为德国的举动将引发更大的难民潮。而且,这是一种“自私行动”,因为德国通过接纳大批年轻移民可以补充其劳动力不足的需求。此外,政府既然斥巨资接待难民,那么相关的交通、食宿都需要耗资解决,上百万的难民那可是个大市场,接纳难民在德国也是一个利润不菲的产业链。因此,支持默克尔大量接待难民的就是企业老板。

 

难民不是移民


德国的举动激化了欧盟内的矛盾。中东欧不是传统的移民国家,对外来移民(特别是来自阿拉伯国家的移民)有天然的抗拒心理。这种排斥心理的扩大进而导致拒绝接待难民,这些国家甚至在边界筑起封锁高墙。至于欧盟关于各国接待难民的配额规定,至今只是一纸空文。

据统计,2015年德国共接待难民90万,已经筋疲力尽。再加上恐袭事件以及难民性侵市民事件的发生,造成民众对难民的反感。为此,默克尔在地方选举中遭到了挫败。默克尔不得不承认,此前的做法并不成功。她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也许可以做的更好些。

从“我们可以做到”到“如果时光倒流”,默克尔经历了一次政治上的过山车。德国的经济实力再强大,默克尔再有政治勇气,也难以阻挡这股难民潮的冲击。

从中可以看出,欧洲面临的并不是简单的安置难民问题,它撩拨的是“移民”这根敏感神经。难民不是移民,但是,移民这个有争议的话题,却在难民潮的冲击下,重新引起关注。欧洲各国争论不休,解决难民潮问题至今陷入僵局,而最为焦虑的自然是那些还在接受严格审查以求得到移民资格的逃难者们。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孝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