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政治分裂加剧,社会暴动随时可能发生

沈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副主任,新华社墨西哥城分社、布宜诺斯艾利斯分社首席记者。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

7月16日是星期日,委内瑞拉十分热闹。全国同时举行了两场大规模的投票活动。一场是由反对派控制的国家议会发起的全民“公投”。一场是由执政党和政府发起的模拟制宪选举投票。

整个星期日这天,公投也好,模拟选举也好,基本上还是和平的。但投票后气氛立即紧张了起来。双方立场强硬,互不让步。反对派借“公投”大胜展示了肌肉和力量,准备乘胜前进,采取更强硬的抗争行动。反对派17日宣布新的斗争目标:将建立“过渡政府”,抵制制宪选举,7月20日(星期四)举行24小时全国大罢工。美国等外部势力也强化介入,宣布要对委加强制裁,要求接受公投结果,取消制宪选举。

委执政党质疑反对派公投的结果,指责投票舞弊,虚报人数。委政府则毫不示弱,既不承认反对派公投结果的合法性,又宣布制宪选举将如期举行,同时着手强化安全措施,以粉碎“美国和拉美的干涉主义计划”。

反对派借公投亮肌肉


反对派公投是由反对派控制的议会发起的,因为没得到全国选举委员会的认可,被执政党和政府称之为“非法”公投或“右派党内的公投”。马杜罗总统称之为“政变分子的公投”。但正如国际舆论所说,这次公投成为反对派亮肌肉,显示力量的机会。据反对派公布的最后结果,共有753万人参加了投票,其中99%的投票者反对举行制宪大会。换言之,反对派得到了全国1/3选民的支持。

执政党和政府对这次投票结果表示置疑。一位查韦斯党领导人罗德里格斯表示,这次投票有许多舞弊行为,指责反对派以怕投票人遭报复为由烧毁投票人登记簿,是为了掩盖投票造假。指责反对派捏造参加公投的人数,虚报了500万人。

2015年反对派在全国代表大会(一院制国家议会)选举中曾获得770万张选票,取得了议会2/3以上的多数席位,从而控制了国家议会。这次公投结果表明,2015年以来,反对派的实际支持者基本保持未变。单从这个数字看,两年来两派力量的对比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另外2/3选民就是政府和执政党的支持者,同样也不能保证其在选举中获得多数票,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如此,执政党和政府在2015年议会选举遭到失败后推迟了地方选举,以免再遭失败。

同样,在政府完全控制选举机制的情况下,反对派也无把握在30日制宪选举中取得胜利。因此,反对派对制宪选举的的立场是不赞成和不参与。届时,可能会有700万选民抵制选举。制宪大会的成立,对反对派来说,后果是不言而喻的。由政府掌控的制宪大会,不仅将导致反对派失去自己控制的议会,还将使反对派在权力结构方面面临一个新的无法逾越的障碍。正是因为如此,反对派坚持要求政府取消制宪选举和制宪大会,同时决定成立过渡政府,以在国内形成两个政府并立的分裂局面,迫使执政党和政府让步。

对委政府来说,反对派公投的结果使其遭受政治重挫,而且还将面临两个新的不确定因素和严峻挑战。一是在反对派抵制制宪选举的情况下,参加投票的人数过少,选举就失去了合法性。二是其余选民中对政府的支持率有多高。为保证投票率和支持率,马杜罗政府采取了强制公务人员参加投票的措施。

马杜罗总统宣布,执政党将在7月30日选举当天派人到每个投票站拿着名册核对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人员的姓名。检查他们是否履行了公民应尽的选举义务。

 

国际左右两派力量的对决


 

很长时间以来,委内瑞拉就成为国际上左右两派政治力量公开较量的舞台和战场。这场左右之争近年来愈演愈烈,始终是国际舆论的焦点之一。委政府发起制宪选举后,委国内外右派政治力量再次集合起来,以取消制宪选举为目标,对政府发起一轮又一轮猛烈攻击。由委反对派发起的公投成为国际右派动员令,整个西方舆论和拉美右派力量都动员了起来,纷纷参战。委政府腹背受敌,遭到内外夹攻。

反对派的公投从一开始就得到联合国、美洲国家组织、拉美一些国家政府、美国和欧盟一些国家的支持。代表拉美右派力量的5位前总统亲自到委观察公投。其中有哥伦比亚前总统帕斯特拉纳、墨西哥前总统福克斯、玻利维亚前总统吉罗加、哥斯达黎加前总统琴其利亚和罗德里格斯。

其中有些人毫不掩饰地公开干涉委内政。墨西哥前总统福克斯公开指控委政府是专制独裁,结果被委政府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玻利维亚前总统吉罗加宣布,国际社会“应该要求废止政变分子的制宪大会”。西班牙首相拉霍斯与马杜罗总统之间的舌战不断。

美国当然不甘落后。特朗普总统18日在一项公报中威胁说,如果马杜罗政府强行举行制宪选举,召开制宪大会,美国将对委内瑞拉实行“有力而迅猛的”经济制裁,美国不会对委内瑞拉毁掉袖手旁观。据报道,美国国务卿蒂勒森6月份曾表示,美国正在制定一个复杂的制裁名单,以扩大因破坏人权对委的制裁。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也公开要求委政府取消制宪选举。西班牙首相拉霍斯与马杜罗总统的口水战不断。相对而言,德国和法国等一些欧盟国家比较超脱,要求委政府与反对派通过对话解决问题,避免暴力冲突。拉美一些右派掌权的政府则完全站在反对派一边,纷纷要求委政府尊重公投结果,取消制宪选举和大会。

拉美一些左派国家则对委政府表示支持,批评右派对委内政的干涉。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说,“委反对派公投是对抗委宪法,把它合法化的企图,是一种政变分子的态度。”他批评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说委政府是“独裁政权”。他说,委政府是人民民主选举产生的,把它说成独裁政权是一种犬儒主义行为。

在巴西圣保罗举行的拉美左派社会论坛发表声明声援委内瑞拉,支持其举行制宪选举。巴西劳工党主席表示支持委召开制宪大会。

 

委将陷入全面政治分裂


 

反对派公投之后,委内瑞拉向何处去?委对立的双方开始了一场新博弈。可以预言,委政治危机将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个南美国家将陷入全面政治分裂。

制宪大会与议会的对立,过渡政府与现政府的对立,将会成为现实。委将进入一个同时存在两个政府和两个议会的全面政治分裂状态。相信,如果所谓过渡政府成立后,会得到一些国家的“国际承认”。因此,围绕着委政治危机,还会有一场外交混战。

从政府方面来看,政府眼下还可以掌控全局,不至于被迫提前下台。原因有以下几点:

  1. 除议会外,委执政党和政府仍有效掌握着司法、行政等国家主要权力机构。
  2. 军队仍忠于政府。
  3. 国家公务人员及下层群众仍支持政府。

政府通过各种手段,包括社会福利待遇,基本上保证了国家公务人员、国企职工和警察队伍对政府的稳定支持。得到政府改革实惠的下层群众,虽然对当前的动乱和经济困难同样不满,但仍支持执政党和现政府,并不支持反对派。

这些因素可能使马杜罗及执政党继续保持政权,但无法使之避免国家政治分裂。当然,在经济十分困难的形势下,这种政治局面难以长期维持,内部分裂,社会爆炸随时可能发生。

当前委政治危机,固然是左右两派力量政治斗争的结果,但其主要原因之一,是激进左派政府腐败无能,国家经济困难,生活必需品短缺,人民生活下降。国内政策失误,与反对派丧失合作机会,无法通过对话解决争端,造成社会和政治长期动荡。反对派及广大民众对政府强烈不满,要求调整政策,改变现实,恢复民主制度,恢复社会和平稳定。

5月委政府宣布召开制宪大会,企图以此取代反对派控制的议会。这种做法虽然符合宪法规定,但仍被反对派和国际舆论认为违反国家宪法,破坏民主制度,企图实行独裁。制宪选举的发起,激化了两派之间的对立,导致国家政治分裂加剧,也造成执政党内部分裂,政府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这次公投给反对派以展示其力量的机会,壮大了反对派的声势,削弱了执政党和政府的力量与威信。

执政党和政府不思改革,调整政策,改善经济与民生,只是企图利用宪法有关制宪大会的条款,操弄选举政治,通过成立自己掌控的制宪大会,达到排斥选举产生的国家议会。而反对派在没有得到多数选民支持的情况下,企图把自己掌握的1/3选民的意志强加于全体选民,迫使政府接受部分选民在所谓公投中表达的意愿,同时,不顾国家分裂,成立所谓“过渡政府”,将来也很难说不陷入被动。

总之,委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对立,互不妥协,在外界因素干预下,正推动这个国家的政治危机走向不可预知的前景。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