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副总统彭斯赴拉美为特朗普“洗地”遭“打脸”

沈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副主任,新华社墨西哥城分社、布宜诺斯艾利斯分社首席记者。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

8月13日开始,美国副总统彭斯对拉美四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这是彭斯作为美国副总统首次访问拉美国家。此访的对象是哥伦比亚、阿根廷、智利和巴拿马。目的是加强与拉美盟友的关系,强化对委内瑞拉的压力,强化对朝鲜的制裁,但基本上没有达到目的,可以说是一次碰壁之旅。

为特朗普洗地成为首要目的


本来,按照事前安排,彭斯此次访问拉美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加强美国与拉美盟国的关系,促结压委联盟。但是他出发之前两天,特朗普说,不排除对委使用“军事选择”,引起各方强烈反响。拉美地区各国,包括委内瑞拉反对派在内,对特朗普的军事威胁一片反对。特朗普的大话威胁,打乱了彭斯出访的计划。他的访拉目的一下子变成了为特朗普“洗地”,结果是处处碰壁。

作为副总统,彭斯当然不能直截了当地否定总统的讲话,也不能辟谣或解释。他能做到是就是尽力淡化特朗普的威胁,让拉美盟友相信所谓军事选择“并不存在”,以免使美国陷入孤立境地。所以,每到一地,彭斯都要反复说委是个“失败的国家”、“独裁”、“每天都儿童因为饥饿死亡”。“美国对委内瑞拉衰落不会袖手旁观……我们对委有许多选择,但是特朗普和我相信我们可以与拉美盟友共同工作”,等等。绕来绕去,表示将与拉美盟友共同工作,寻求和平解决办法。

但是他到访的拉美国家领导人倒是直截了当拒绝美国对拉美的任何军事干涉,使彭斯难堪不已。

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和阿根廷总统马克里都当面向彭斯表示,拒绝特朗普的对委内瑞拉的军事威胁。智利总统巴切莱特也明确表达了智利的立场:“智利将尽一切努力支持委内瑞拉人找到和平恢复民主的道路。但是智利不支持政变和军事干涉。”巴拿马总统表达同样的立场。当然,他们也表示希望继续向委施加压力,推动其恢复民主制度。

至于要求智利等国断绝与朝鲜的经济和外交关系,更是遭到明确拒绝。

哥伦比亚:当头棒喝,拒绝军事干涉


彭斯此访首站哥伦比亚,没有选在首都波哥大,而是卡塔赫纳。在那个美丽的海滨城市会见了桑托斯总统。哥伦比亚是美国在南美最重要的盟友,又是委内瑞拉邻国,因此被彭斯选为首站。但桑托斯总统与其他拉美总统一样,强烈反对美国对拉美进行军事干涉的威胁。哥伦比亚强调为在委内瑞拉恢复民主的办法必须是和平的,尊重委内瑞拉主权的。

在与彭斯会谈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桑托斯总统说, “军事干涉的可能性不应考虑在内。”“无论哥伦比亚还是拉丁美洲,从格兰德河以南到巴塔哥尼亚,都不可能赞成(军事干涉)。美洲是和平的大陆。我们就是这样坚守。”

彭斯在会上说,他此行的目的上为了寻求建立地区联盟,以孤立马杜罗政府,“美国对委内瑞拉有许多选择。”“我们永远不会在委内瑞拉走向独裁政权时一言不发。”

当然,彭斯也是一无所获,他在与桑托斯总统会谈时还是谈到其他一些对委施加政治压力的办法。同时,他们也谈到了扫毒合作问题。哥伦比亚是主要毒品生产和出口国,其毒品大多流入美国市场。但是具体会谈成果没有公布。

彭斯在卡塔赫纳期间还有机会与50名委内瑞拉人会面。这些人大多是委动乱期间进入哥伦比亚避难的。

阿根廷:分歧明显,微笑立刻打住


阿根廷是彭斯此次拉美之行的重点。因为马克里总统在最近委内瑞拉局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拉美,他是向委内瑞拉政府施压的带头人。10天前,他以委内瑞拉政府破坏民主秩序为由推动南方共同市场中止了委内瑞拉的成员资格。马克里因此受到美国的特别关注。特朗普的亲信认为,马克里的这一做法为特朗普对抗极端立场给予了必要的支持。

但是,特朗普对委内瑞拉的军事威胁却遭到了马克里的激烈反对。

阿根廷最大的报纸《民族报》评论说,对于特朗普的军事威胁,阿美存在明显分歧。该报注意到彭斯和阿总统马克里在会谈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显露出来的明显分歧。

彭斯在讲话时虽然没有特朗普那么强硬,但也没有直截了当的排除军事干涉的可能性,他仍然警告说:“我们不会袖手旁观。特朗普总统有许多可以采取的选择。”

马克里在讲话中则说,“深化政治经济压力的时刻已经到来”,南共市不把“使用武力作为一种解决委内瑞拉危机的选择”。

马克里在记者会上利用回答提问强调了自己的立场。他说:“我们必须把政治和经济立场提高到最高程度,以尽早使委内瑞拉恢复民主。途径不是使用武力,而是深化政治要求,必须注意到经济现实,看看我们能以什么方式帮助委内瑞拉恢复民主。”

记者会的气氛带有几分戏剧性。在照例的相互赞扬之后,在马克里谈到委内瑞拉问题时,双方亲密的笑脸和微笑突然打住了几分钟。马克里总统说,“武力途径不是克服委内瑞拉危机的道路。”

为了缓和气氛,阿根廷外长富里耶在会后对新闻界解释说,尽管马克里和彭斯在新闻发布会上有明显分歧,“两国在寻求通往对话的一切道路方面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对话必须导致恢复委内瑞拉民主的和平办法”。

马克里的一位顾问解释了马克里总统的观点。他说,“军事道路不是拉丁美洲的选择。这是一个和平地区。解决办法只能是对话。诉诸武力最终会在使用武力的国家引发动乱。”

《民族报》报道说,玫瑰宫(阿总统府)谨慎地分析了彭斯讲话的内容后认为,彭斯的讲话内容表明不存在军事行动的选择。马克里总统的亲信说,“副总统不可能否定总统。但是他谈到了争取和平解决办法。”

一位美国官员说,彭斯也字斟句酌地对此表示,“特朗普总统派我来这里,为的是向阿根廷和整个拉丁美洲表明,美国在委内瑞拉崩溃时不会袖手旁观。”这位美国官员说,“我们相信与本地区盟友一起工作,我们将会找到解决危机的和平办法。”

看起来,双方私下会谈时还是谈到了和平解决危机的办法。但是,阿美分歧是难以弥补的,正是因为如此,才出现了记者会上彭斯被马克里总统当面打脸的难堪场面。

智利:反对军事干涉,不当压朝盟军


智利中右派掌权的国家。智利政府虽然也参加了向委施加压力的12国会议,但与其他主张加强施压的国家立场明显缓和。彭斯来访前对智利的评价很高,看来抱很大期望。他访问智利的目的有三个,一是强化反委同盟,二是推动贸易及重谈贸易协定,三是要求智利等国断绝与朝鲜的关系。三付重担压在肩上,基本没有完成。结果很失望。

在访问中,彭斯试图淡化特朗普的威胁,他多次表示:“我国的任何行动都将与本地区盟友一道进行”。“美国将用一切经济和外交力量帮助委内瑞拉恢复民主。”

智利总统巴切莱特明确表达了智利的立场:“智利将尽一切努力支持委内瑞拉人找到和平恢复民主的道路。但是智利不支持政变和军事干涉。”

彭斯访问期间要求巴西、墨西哥、智利和秘鲁断绝与朝鲜的外交和经济关系,以向朝鲜施加压力。他在与智利总统巴切莱特一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希望巴西、墨西哥、智利和秘鲁和我们一道断绝与北朝鲜的一切外交和经济关系。通过这样的孤立,我们可以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

朝鲜2015年进口65000美元智利葡萄酒,4500万美元墨西哥石油,2200万美元秘鲁的铜。彭斯说,智利可以把葡萄酒列入奢侈品类,因为联合国安理会禁止对朝鲜出口奢侈品。

但是他的提议遭到智利拒绝。巴切莱特总统讲话时对北朝鲜的核计划表示担忧,要求“创新一切外交努力”争取和平解决(半岛问题)。对彭斯断绝与朝鲜关系的要求避而不提。

智利外长穆尼奥斯会下对记者做了解释。他说,“我们尊重美国的请求,但是智利保持(与朝鲜的)关系。这是一种不同的关系,因为我们严格履行了联合国安理会的一切制裁措施。”智利与朝鲜保持贸易关系,在平壤没有使馆。

在与智利企业家会面时,彭斯提到美智两国2003年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他说协定是好的,但也是可以改善的。他提到了签约的“前提”。对智利来说,执行知识产权条款是重要的。美国正在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恢复其最初的精神。会上对他讲话的反应冷淡。

巴拿马:空头支票,应付了事


彭斯在最后一站巴拿马,在与巴拿马总统巴雷拉会见之前,访问展宽的巴拿马运河时,他说,拉美当务之急是向委内瑞拉施加压力,结束委危机。同时还要求拉美开始新的美拉贸易时代。美国特朗普政府希望与南方的邻居更多地讨论贸易问题。

彭斯说,“我们将继续站在本地区所有自由国家的一边,直至委内瑞拉恢复有利于人民的民主制度”。“特朗普总统和我要求拉丁美洲坚信我们将继续(对委马杜罗政府)施加经济和政治压力,直接恢复民主。”

彭斯在访问期间努力淡化特朗普军事威胁委内瑞拉。再次强调,美国相信可以与拉美盟友一道找到政治解决办法。彭斯说,“失败的国家没有边界”,“它制造的贩毒在全地区、哥伦比亚、巴拿马和我国带来犯罪后果。”他在访问期间反复强调地区和美国繁荣安全与稳定的重要性。

巴拿马回应了美国的要求,巴拿马总统巴雷拉在会见彭斯后说,巴拿马将采取外交和移民措施,向委施加压力。这是一张空头支票,将采取什么行动,巴雷拉没做任何解释。

在彭斯到达巴拿马进行6小时访问之前,数十名巴拿马建筑工人、左派社会组织成员在首都市中心举行抗议示威,反对美国干涉委内瑞拉内政。示威者举着标语:“委内瑞拉,美洲的心脏”。“美国停止干涉拉美内政。”

巴拿马总统巴雷拉一个月前访问华盛顿,会见了特朗普总统。两人会谈时表示,两国将加强与哥伦比亚合作,打击贩毒,援助中美洲国家,打击有组织犯罪和非法移民。

彭斯访巴期间强调巴在打击伊斯兰国和恐怖主义、反洗钱、边界扫毒等方面与美国的合作。对双边贸易表示赞赏,称赞巴拿马经济保持高速增长。

2007年美国与巴拿马签署自由贸易协定。2012年生效。美国是巴拿马运河的最大客户。科隆自由贸易区最大供应商。2015年,美国对巴出口同比增长11.3%,达到31.37亿美元,其中主要是石油、塑料和汽车。而巴对美国出口却下降了20.1%,达到1.31亿美元。

彭斯冷清回家


为期一周的彭斯拉美之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本来计划周密安排详细的访问,让特朗普一通大话打乱。看起来,成果不能说完全没有,但是,事没办好,地没洗净。美国与拉美联友之间的裂痕不断加深。美拉关系冷风依旧。彭斯返回华盛顿时的心境大概也是拔凉拔凉的。不知道他将如何向特朗普总统汇报。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