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智库谈中国空军实力

朱长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

印度空中力量研究中心是2001年成立的,由印度陆海空三军(以空军为主体)现(退)役将领、外交与情报官员组成的智库组织,主要致力于国家安全、国防、航空航天以及国际安全战略研究,为印度政府和军方提供政策咨询建议,并向印军宣讲国际安全形势和空军发展动态。

现任中心主任帕特尼中将曾任印度空军第一副参谋长、西部空军司令,副主任诺瓦尔中将也曾任印度空军第一副参谋长、印度空军东部空军司令(印度东部空军司令部和西部空军司令部是印军承担中印边境方向作战任务的两个地区空军司令部)。2016年初,印度空中力量研究中心推出《来自中国的空中威胁》一书,执笔人拉文特·恰特瓦研究员曾长期在中国西藏当面印度空军部队服役并致力于中国空军问题的研究,在印度东部空军司令部领航主任位置上退役,授空军上校军衔。中心副主任K·K·诺瓦尔中将认为,该书出版“正当其时,研究非常有深度,军事战略家和普通读者都值得一读”。

该书认为,海湾战争后中国空军发展迅速,进步巨大,对印度安全构成挑战。对此,印度应认真研究并努力提升自身的应对能力。

一、中国空军发展迅速


虽然中国空军曾开创过世界上首次使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先例,但直到海湾战争前,尽管已列装苏-27战机,却没有考虑其作战运用,飞行员没有理论思想,空军缺乏作战思维。海湾战争后,中国空军领导说服军队领导层接受“合理运用空中力量可达成政治目标”的观点。自此,中国空军快速发展,并在1996年台湾海峡危机后提速,尤其是过去15年,进步巨大。虽然战机数量从2000年的3520架减少至2014年的2139架,但苏-27、苏-30、歼-11、歼-10等第三代战机却增加了10倍以上,从2000年的52架猛增至2014年的593架。中国通过不懈追求,建立起强大的航空工业,并制造出歼-10和歼-11B两款国产第三代战机。

中国空军意志坚定,通过发展无源探测系统和“神鹰”无人机,捍卫领空免遭入侵;建立强大防空系统,装备先进S-300远程地空导弹和新型国产地空导弹;成功开发国产机载预警系统,部署地面雷达、超视距雷达和机载警戒与控制系统,具备了对敌空袭预警能力。中国空军作战任务也从防空和支援陆军,转变为执行进攻性空中作战任务为主,正成为一支现代化的空中力量。

二、中国空军挑战印度安全


中国面临的两大外部威胁来自台湾和日本。台湾是主要问题,日本是一个间接威胁。中国意识到,美国,甚至是日本,将会介入两岸冲突,为台湾提供援助。正因如此,中国军事现代化始终都以应对美国威胁为主要目标。

中国军事能力建设尽管主要针对台湾突发事件,并拒止美国介入,但同样也给印度带来了安全挑战。表面上,印中关系很密切,实际上暗藏敌意。从中国方面来看,中印关系问题包括:一是达赖喇嘛和西藏问题;二是边界争端;三是印度国际地位的上升和地缘政治野心。在印度方面,主要问题包括:首先是边界争端,1962年中印战争,印度惨败,让其至今难忘;其次是中国对巴基斯坦导弹和核武器项目提供支持;最后是中国意欲削弱印度的地区影响力。中国认识到,若想成为一个世界性大国,首先必须成为一个真正的地区大国,而印度是本地区唯一可以挑战中国的国家。尽管印中贸易额稳步增长,但由于中国意欲施加压力来遏制印度,因此在可预见的将来,印中关系不可能改善。

 

三、印度应作出的反应


未来印中冲突,空军将是主要参与者。印度需仔细研究中国的能力并提升自身能力。中国加在研发和技术教育投入,吸收先进航空技术,是印度值得学习的地方。空中加油机版运-20将极大拓展中国空军作战距离,克服其在西藏作战的一些局限性,但其战略意义还未在印度引起太多关注。中国陆军的地面推进必须有防空支援,因此,印度空军需在压制(摧毁)敌防空火力(能力)方面加大投入。尽管中国空军近年来现代化建设发展迅速,但其在对印作战方面仍存在诸多局限性,对此印度需要了解

中国一直有制造紧张局势的习惯,并在对方采取报复行动后,最终知难而退。每当印度对中国的挑衅采取强硬立场时,中国也会知难而退。中国空军一直在发展其各地区的机场设施,包括印度拉达克和东北部防空对面中方一侧的机场。但是,没有相应设施可以保障其进行持续的军事作战行动。中国空军飞行员的弱点是,贴近实战训练起步较晚且缺乏作战经验,但中国正努力通过参与国际联合演习来弥补这一不足。总之,尽管装备大量武器,但中国空军并非不可战胜。

从上述不难看出,习主席不久前对莫迪讲的,希望能够“正确与理性看待中国发展”点出了印度对我的纠结心理、切中要害,印度军方在对待中国军队(空军)的发展上,也存在一个“正确与理性看待”的问题,那就是中国军队建设与发展,对朋友意味着安全,威胁的只是侵略者;1962年中印之战令印军如梗在喉、耿耿于怀,从高层到智库始终视我为对手并加以研究,这就不难解释印军高官何以一再放言加强对我战争准备、再准备打一场战争了;那种“意欲削弱印度的地区影响力”完全是一种对中国的错读,是印度“大必称霸”心态在作祟,“若想成为一个世界性大国,首先必须成为一个真正的地区大国,而印度是本地区唯一可以挑战中国的国家”这是强加给中国的认识,是以印度之心度中国之腹;“中国一直有制造紧张局势的习惯,并在对方采取报复行动后,最终知难而退”,不单单是一种误判,也是一种“张冠李戴”,怕也是这种心理促使其在洞朗对峙中得以支撑两个月吧;中印之间互信严重不足,落实莫迪印中“不应视对方为对手,而应使合作成为两国关系的主流”这句话,当前确实比较难,但再难,也要努力,这是中印关系发展的大局与方向。尽管还存在种种认识上的问题,但应该说,从人员构成上来看,印度空中力量研究中心在印军当属重量级的智库,其推出的专著代表了印军智库对中国空军的权威研究成果与看法,其观点还是值得关注的。

最后一句话,和平从来不是靠乞求的,足够的威慑力才能吓止战争。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朱长生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