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乱局激活库尔德人建国梦,公投导致局势动荡

顾正龙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担任新华社开罗分社、大马士革分社、巴格达分社首席记者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9月25日就是否支持独立举行公投,正值针对伊斯兰国组织的战争逐渐降温之际,此举激起了人们对出现地区不稳定的担心。公投的初步结果预计将于周二(26日)公布,但最后的正式结果将在本周晚些时候宣布。

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牵动多方的神经,正在同本国的库尔德武装作斗争的土耳其和伊朗等国担心伊库尔德人谋求独立的举措可能在本国产生连锁反应,为本国境内的库尔德人带来示范效应,危及其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土耳其甚至威胁要动用武力,阻止一个独立的库尔德国家出现。伊拉克中央政府也已经警告将动用武力镇压公投带来的任何暴力行动。

库尔德人的历史与现实


有强烈独立愿望的库尔德人问题长期以来一直是中东地区热点问题之一,随着库尔德武装在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斗争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库尔德人要求独立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这不仅关系到几千万库尔德人的命运,而且对中东地缘政治形势、国际反恐格局以及国际关系有着重大影响。

库尔德人是中东最古老民族之一,是仅次于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和波斯人的中东第四大主体民族,至今已有4000多年历史,但历史上从未建立过独立的库尔德民族国家,是中东地区唯一没有祖国的民族。

目前主要生活在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伊朗西北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东北部地区,面积约40万平方公里。全球约有3000万库尔德人。其中1800万生活在土耳其,约有550万生活在伊拉克,叙利亚境内有20多万库尔德人直到2011年才获得叙国籍。他们使用库尔德语,信仰伊斯兰教,多数为逊尼派。库尔德人作为中东的主要民族之一,因其长期不放弃“独立建国”的立场,常遭受所在国政府的高压政策。

长期以来,库尔德人被划归不同国家,在几个国家的夹缝中生存,但库尔德人从不承认这种政治分割,有着强烈的民族独立愿望,他们能在分属不同国家的库尔德斯坦地区之间“来去自由”。在进行起义或反抗活动时,每当遇到本国政府镇压、围剿或战局不利时,库尔德游击队便转移到他国库尔德地区;有的库尔德武装甚至把活动基地直接建立在别国库尔德地区。

近年来,土耳其军队曾多次跨界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清剿试图通过武力手段建立“库尔德斯坦共和国”的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由于库尔德人分布在多个国家,任何类似的企图,都会被视为分裂主义,牵涉到有关国家的利益,因而不会得到周边国家的支持,相反还可能面临联合制裁和打击。

中东乱局激活库尔德人建国梦


在席卷中东的“阿拉伯之春”大变革的冲击和中东动荡局势影响下,库尔德人建国梦想被激活。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与伊拉克库尔德人同族同宗,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他们希望利用地区局势的变化,将地处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交界处的所有库尔德人聚集起来,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

库尔德人建国最大的障碍在于土耳其,人数最多的土耳其库尔德人生活在占整个“库尔德斯坦”近一半的领土上,安卡拉坚持要称那里为“东南安纳托利亚”,而非“库尔德斯坦”。由于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在中东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在国际关系上,西方大国在介入地区问题时,首先考虑的是自身的国家利益需要,其次是与有关国家共同利益的轻重。在他们看来,库尔德人武装只是他们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可资利用的一张牌而已。

库尔德战士经受过战争锻炼、有严密的军事组织且十分熟悉地形,他们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中是一支重要且不可绕过的力量,是西方国家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中是事实上的盟友。对此,法国政论家巴伊拉姆·巴尔哲曾在《费加罗报》撰文指出,“西方对库尔德人的立场很虚伪,他们只想把库尔德人当做反恐的炮灰”。

公投面临诸多压力


阿布扎比著名智库《未来评估中心》日前发布文章认为,库尔德独立公投面临的压力有:

首先,伊拉克中央政府和议会的反对、以及伊拉克各政党各教派尽管存在许多分歧,但在公投问题上立场完全一致,坚决反对。

其次,一些库尔德政党同样反对公投。库尔德“变革运动党”和其他一些库尔德反对党也坚决反对在目前这样的形势下举行独立公投。特别在库尔德三个自治省之一的苏莱曼尼亚省出现了反对公投的民众活动。他们认为,在目前形势下,独立公投不符合库尔德人利益,将在地区和国际上失去朋友,会给库尔德人与周边的邻国未来产生许多难以估量的麻烦。

第三、土耳其的军事压力和伊朗的制裁威胁,土耳其将对库尔德人武装进行空中打击,切断水源和石油出口通道等。伊朗威胁关闭边界,给库尔德人带来生存危机等压力。

第四、美国表示反对、联合国在反对同时愿意作为调解人身份为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人的关系问题进行调解。欧盟对此次公投进行了谴责,表示希望库区推迟公投。俄罗斯则态度暧昧,拒绝就公投可能的结果进行评论。整个国际社会除以色列外,几乎没有公开支持库尔德人的独立公投。

公投可能造成的后果

可以预见的是,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公投可能会招致伊拉克政府使用政治、经济甚至军事等手段对库尔德人进行多重打压,进而使后者失去原本拥有的自治地位和国际空间,最终结果只会适得其反。独立公投行为实际上破坏了库区在伊拉克内部的地方自治地位,一旦中央政府采取反制措施并对国际社会施压,库区的稳定与繁荣会面临巨大挑战。

独立公投会让地区形势变得更加复杂,尤其对协同打击“伊斯兰国”的有利反恐形势造成极其负面的影响。在伊拉克境内,打击“伊斯兰国”的反恐行动离不开中央政府与库区政府的紧密合作,在即将扫清伊境内“伊斯兰国”武装的关键时刻,伊拉克内部的纷争可能会让“伊斯兰国”的图谋重新有可趁之机,这就会造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也会削弱叙利亚境内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效力。

分析人士指出,此次独立公投库尔德人很可能会批准公投,但这次没有约束力的公投,不太可能带来任何正式宣布独立的结果。库尔德人只是通过这次公投,刷存在感,在今后同巴格达中央政府进行谈判时的一个重要筹码,并为将来库尔德人的独立释放试探性气球。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顾正龙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