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了世界核大战的苏联老兵去世,历史上的误判风险何其多

杨民青

杨民青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解放军分社副社长、新华社《世界军事》杂志总编辑
杨民青

人类面临核灾难的第一大原因是,核打击错误判断难以完全避免。2017年9月18日,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说,一位避免了人类核大战的苏联老兵于5月19日辞世,享年77岁。这位老兵名叫斯坦尼斯拉夫•彼得罗夫。

1983年9月26日凌晨,斯坦尼斯拉夫•彼得罗夫在莫斯科郊区核导弹预警中心执勤,突然间,遇袭警报响起,雷达屏幕上显示多枚核导弹从美国一座军事基地向苏联袭来。彼得罗夫权衡再三,冒着莫大风险,没有按照规定向上级汇报和申请反击,而是将其当作假警报处理。

后来,经调查证明,彼得罗夫的判断非常正确及时。出现这一事故的原因是,苏联卫星误把云层反射的阳光,当作洲际弹道导弹发动机喷射的痕迹。彼得罗夫的这一决定,避免了一场可能导致世界毁灭的核大战。

据来自加拿大和平网站的消息,在人类拥有核武器后至今,曾先后发生过至少20起险些引发全球核战争的严重事件。其中,较典型的有以下数件:

1956年11月5日,英国和法国部队在苏伊士运河袭击埃及,苏联当时立即建议美国,两国军队联合阻止这一行动,必要时向伦敦和巴黎发射火箭。

当晚,美国驻欧洲部队司令部陆续收到了4条惊人信息:不明飞机在土耳其上空飞行,土空军处于戒备状态;100架苏联米格-15战斗机在叙利亚上空飞行;一架英国的轰炸机在叙利亚上空被击落;苏联舰队正通过达达尼尔海峡。事后,人们才知道,这些都是可能引发核大战的错误信息。

上述4条信息的真实情况是:一群天鹅在飞行;叙利亚总统访问莫斯科返回,叙利亚空军进行例行性护送;英国一架轰炸机因机械故障迫降;苏联舰队在进行例行性演习。

1961年11月24日晚,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与北美防空司令部间所有通信突然全部中断。美国战略空军基地处于高度戒备状态,执勤的B-52核轰炸机飞行员已发动引擎,作战目标指向苏联。不过,人们很快发现,这是科罗拉多一中继站发动机过热,导致线路中断,并非受到来自苏联的攻击。

人类最有可能发生核大战的是1962年。这年的8月23日,美国一架B-52战略核轰炸机例行性巡逻时,飞行导航发生失误,航线向北偏了20度,恰恰在此有苏联部署的拦截基地和飞机,所幸的是,美国飞行员及时飞离,避免了一场可能引发的核战争。

这年的10月26日晚,一架美国的U2侦察机穿越北极一条新航线,由于受到极光的影响,飞机导航系统无法读取数据,误入苏联楚科奇半岛上空,当时,苏联米格拦截战斗机已经接到起飞和击落美国U2飞机的命令。此时,美国F102-A战斗拦截机立即升空,立即护送U2飞机脱离苏联上空,及时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核战争。

这年的10月24日,一颗苏联卫星进入轨道后,因故障发生爆炸。对此,对苏联进行战略监视的美国军方,误认为苏联向美国发射大规模的洲际弹道导弹袭击,已经做好了还击的准备,但是,美方经过继续的冷静观察,发现并非是苏联的攻击行动,及时放弃还击准备。

这年的10月25日夜,美国明尼苏达州指挥中心一名警卫看到有人正攀爬安全护栏,立即开枪射击,不料,这一枪立即激活“破坏行动警报”系统,警报立即瞬间发出,当时,载有核武器的F106-A拦截机已经接到起飞命令,正准备出击。幸好,此时,指挥中心及时发现了错误,后来人们得知,攀爬安全护栏的原来是一只熊。

这年的10月26日,美国“大力神”2型洲际弹道导弹进行试验飞行,导弹从预设的佛罗里达飞向南太平洋,由于由于事先没有得到通知,担负侦察和监视任务的美国摩尔斯敦雷达站雷达站险些发出错误的预警警报,不过,由于有人及时发现,这是美国有关部门例行性试验,并非来自苏联的战略导弹袭击。

这年的10月28日上午9点,新泽西州某基地的雷达操作员,通过语音线路通知北美防空司令部说,一枚核导弹将于9点8分落入坦帕以西18英里处。结果,人们发现,原来是模拟在古巴发射导弹的测试带被启动了,而与此同时,一颗卫星正好从地平线上升起,结果导致雷达操作员发生严重误判。

上述数件可能引发的核大战险情均发生于1962年,既有偶然因素,也有必然原因。当年,美国和苏联因古巴导弹事件,发生激烈的战略对抗,两国战略预警和战略监视升级到了最高级别,大战处于一触即发程度,使得多个意外事件成险些酝成大祸。

从以上历史教训中,人们可以看出:未来,由于有核国家增多,一些国家间的战略对抗加剧,意外的战略误判事件将难以避免,如果发生误判和误操作,后果不堪设想。人类为了避免类似的灾难,现在尤其需要有核国家、匿核国家、潜在拥核国家,以及弃核国家建立沟通和协调机制,有效管控那些难以避免发生的核打击错误判断事件。

人类面临无法完全避免的核灾难另一大原因是,由于核武器发展的需要,以及民用核能设施增多,全球各国建设的大型核设施数量呈现上升趋势,这样一来,发生核事故的几率有可能自然增加,而不大可能自然减少。

大型核设施包括:核燃料生产厂、核反应堆、核电厂、核动力舰船及后处理厂等。相关可能发生的核事故包括:厂内人员受到放射损伤和放射性污染,其中,严重事故包括:放射性物质泄漏到厂外,污染周围环境,对公众健康造成危害。

人类已经发生的经验教训说明,严重的核事故多发生在核设施或者核活动中偏离运行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如果有关专的设安全设施,不能按设计要求发挥作用,那么,放射性物质的释放,将对人类造成伤害或严重伤害。

据专家介绍,核泄漏一般的情况对人员的影响表现在核辐射,也叫做放射性物质。放射性物质以波或微粒形式发射出的一种能量就叫核辐射,核爆炸和核事故都有不同程度的核辐射,有的辐射只要用一张纸就能挡住,但是,如果吸入体内则危害很大;有的辐射是高速电子运动,皮肤沾染会造成明显烧伤;有的辐射能穿透人体和建筑物,造成远距离伤害。

1990年,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颁布了国际核事故分级标准(INES),旨在设定通用标准以及方便国际核事故交流通信。按规定,核事故分为七个级别,类似于地震级别,最低级别为一级核事故,最高级别为七级核事故。不同级别的核事故,其危害程度也有所不同。

七级核事故标准——大量核污染泄露到工厂以外,造成巨大健康和环境影响。这一级别历史上仅有两例: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和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

切尔诺贝利

六级核事故标准——一部分核污染泄漏到工厂外,需要立即采取措施挽救损失。这一级别历史上仅有一例,为1957年前苏联的一次核事故。事故当时造成70至80吨核废料发生爆炸并散播至8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五级核事故——有限的核污染泄漏到工厂外,需要采取一定措施来挽救损失。至2012年2月,全球有4起核事故被评为此级别,其中,包括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事故,其余的分别发生于加拿大,英国、巴西。

四级以下核事故,相对来说危害较小,但是,毕竟对人类有不同程度伤害。进入新世纪以来,全世界各种核事故仍有发生。

2003年12月29日,韩国荣光核电厂5号机组发生核泄漏事故。2004年8月9日,日本中部福井县美滨核电站再次发生蒸汽泄漏事故,导致4人死亡,7人受伤。2005年5月,英国塞拉菲尔德核电站的热氧再处理电厂因发生放射性液体泄漏事件被迫关闭。2011年3月12日,日本9级地震后,导致日本福岛县第一和第二核电站发生安全事故。

日本福岛县核电站事故

中国科学院院士、物理学家何祚庥用“经验概率论”方法,在对世界核电运行事故记录考察的基础上,预测未来中国出现重大核事故的“或然率”,曾得出令人震惊的结论——

何祚庥认为,如果中国坚持在2015至2020年再建30座“第三代”核电站,将在2030年前,“最可能”地出现一次重大核事故。“大跃进”的发展模式恐让核事故的“可能性”转化为“现实性”。

有科学家同意这种意见,他们认为,如果以“经验概率论”的方法,分析世界核电运行中出现事故的情况,在全球范围,平均运行4922堆年,必定“或然”地出现一次“大”核事故。对此,还有一些核科学家表示了不同意见,对此进行的反驳认为,何祚庥的这种分析缺少科学依据和专业分析。未来,核事故是否能与科学家预测的一致,当然需要历史和实践来证明。为此,世界各国应在和平利用核能,避免发生核事故方面有新的协作和交流机制,大力推广防止核事故经验和做法。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杨民青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