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在巴西投资强劲但须警惕潜在风险

陈家瑛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副主任、《参考消息》副总编辑、里斯本分社首席记者、里约热内卢葡文编辑部总编辑

中国企业在巴西投资特别是收并购当地企业和资产的投资取得强劲增长,中国现已超过美国成为巴西收并购最大投资国。据巴业内人士预计,中企投资增长正呈现进一步加强的趋势,2018年将会迎来新一轮投资浪潮。目前,巴投资环境稍显好转,但政治经济形势不确定不稳定状况仍不可忽视,中企须警惕不测因素,谨慎防范投资所面临的潜在风险。

中企在巴投资主要特点


巴西三大最有影响的媒体《圣保罗州报》、环球集团和《圣保罗页报》9月以来先后突出报道中国在巴西投资迅猛增长。这些报道强调,2015至2017年上半年,中企在巴西并购企业和购买资产的投资额达到约200亿美元,占外国购买巴西企业和资产总投资额的30%。今年以来,中国企业加大在巴西投资力度,1-10月用于收并购巴西企业和资产的投资达到108亿美元,占外国此类总投资的份额超过35%。

据报道,今年以来中国企业最大的几笔收购是:国家电网以37亿美元收购巴西最大配电企业CPFL能源集团54.64%的股份;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以24亿美元拍得圣西蒙水电站经营特许权;中国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以11.75亿美元收购巴西东南部巴拉那瓜港口营运商90%的股权;中信旗下农业基金以11亿美元购得巴西陶氏农业科学和生物技术公司的玉米种子资产。

概言之,中国在巴投资呈现以下几大特点:

第一是增长迅速。当中国2009年超过美国成为巴西最大贸易伙伴时,人们特别注意到两国的相互投资水平却远远落后于贸易关系。其后,中巴经贸关系全方位迅速扩展。仅仅时隔6年,2015年作为一个标志年份,中国在巴投资开始引人注目,当年中国投资达到近60亿美元。次年更上层楼,中资企业经确认的投资总额已达80多亿美元。

第二是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在巴收并购的最大投资国。据国际并购交易统计机构交易追踪记录平台的数据,中资去年全年和今年上半年在巴收并购总额都已超过美国,成为在巴收并购最大投资国。据当地媒体报道,巴西自2016年以来重新成为美国投资者青睐的投资目的地,不过美国投资者仍持谨慎态度,因此偏重于短期项目,尤其是股票和短期债券等金融投资,此类投资增幅高达31%。

第三是以并购为主。巴中企业家委员会的数据表明,2016年并购占中国在巴投资总额的53%,新建企业占27%,另有20%是与当地企业合资。该委员会分析协调员图利奥•卡里埃罗说,并购已在当地运营的巴西和外国企业“成了大多中企在巴投资所偏爱的方式,这是因为,这些成熟的企业不仅了解市场,而且懂得如何同巴西官僚主义打交道,因此可带来低风险、高效率”。

第四是侧重能源和基础设施。自去年起,能源成了吸引中国投资最多的领域,据巴中企业家委员会的数据,今年上半年能源投资已占中企投资总额的97%。尽管如此,但已有迹象表明出现一个多样化趋势,今年机场和港口的几笔巨额投资表明,基础设施领域可能会再次成为一个重点。2011年中企投资1/3曾集中于该领域。巴西投资咨询公司普遍预测,今后基础设施投资将对中企产生巨大吸引力。农牧业加工及其他产能领域的投资也在上升。

第五是呈批量式发展。根据巴中企业家委员会发表的中国投资报告,近20年来,中企在巴投资呈现批量式发展,现已经历过4个阶段。第一波伴随着中巴贸易重点,投资集中于初级产品领域。第二波出现于2011年至2013年,中企着眼巴西国内市场,侧重投资机械、装备、汽车、电子与信息等工业领域。第三波始于2013年,主要标志是对服务部门特别是金融领域投资的兴趣。中国多家银行进驻巴西,除了向双边贸易和投资提供支撑外,此轮中方投资还寻求支持人民币国际化。当前正值中企在巴投资的第四波,始于2015年,其主要标志一是投资增长强劲,二是集中于能源领域,同时呈现向基础设施以及产能和技术等领域扩展的多样化趋势。

巴西迫其需要中国投资


吸引中国投资是巴西走出经济衰退和促进增长的迫切需要。巴西政府8月宣布一项大规模私有化和经营特许权转让计划,共包括以能源和基础设施为主的58项公共资产,包括港口、机场(包括最赚钱的圣保罗市内机场孔戈尼亚机场)、拉美最大能源企业巴西电力公司以及深海石油区块等。9月初巴西总统访华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向中国“推销”这些公共资产。据总统随行人员说,巴政府乐见很多中企表现出投资意向。

瓦加斯基金会国际关系专家奥利维尔•斯图恩克尔说,谁也不能否认巴西经济的复苏需要中国,除了与中国密切这种关系外,巴西走出危机没有其他出路。他强调,巴西没有能力投资,“限制中国在巴西的参与是愚蠢之举”,“向中国说不”是保护主义表现,巴西不应随声附和。

巴西需要中国投资主要基于以下原因:一是公共财政赤字不断攀升,私人企业深陷经营困境,政府和企业亟需拍卖资产以筹措资金渡越困境;二是期盼中国投资弥补国内投资严重不足,以促进经济恢复增长;三是借助中国投资补救外国直接投资的大幅减少,直接投资是面向长期效益和生产活动项目的投入,对巴经济中长期前景而言可谓弥足珍贵。

中企投资将开启新一轮浪潮


巴西投资咨询师和学界专家普遍预计,未来中企在巴投资的增长趋势将会进一步加强。2018年将迎来中国投资的新浪潮。其标志是,一批新的大型企业将进入巴西,同时中企投资将进一步多样化,将波及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能等可再生能源,以及铁路,港口,矿产,物流,农牧产品加工和电信等领域,乃至卫生和医疗等领域的投资项目也在酝酿当中。中企投资的方式也在多样化,比如有些已在巴西经营的大企业有可能斥资组建新企业和对现有企业进行升级改造,以提升现代化水平。

巴西业内人士和媒体对中国投资能力与前景多有见解。资深媒体人路易斯•巴鲁朔说,自2009年超过美国成为巴西最大贸易伙伴后,中国就没有放松其密切与巴西关系的努力,在巴西陷入危机之后,上述趋势得以加强。中国既有长远眼光,又有充足资本和规避风险的能力,在巴西这里看到了一个把生意做大的机会。

巴中企业家委员会分析协调员卡里埃罗对促使近年中企投资计划实现率大幅提升的原因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一是在巴投资的中国企业善于学习,能够及时总结教训并受益于先期到巴并有所成就的企业所取得的经验;二是已在巴运营的中国多家银行对投资提供了必要支撑;三是中国常驻巴机构向有意到巴投资的企业提供了有效协助。

帮助中国企业在巴西投资的咨询师普遍认为,中国企业对巴西市场的了解程度已提升到更加成熟的新水平,中国企业家的疑问已经不再是那些基础性问题,他们对巴西繁琐法律手续、各州税异和地方优越性都已经熟悉了。中国企业迄今的投资经验表明在巴西投资是牢靠的,也为其他企业来巴投资开辟了道路。中企业投资表现得更加理智和有章法,不再像以前那样专找便宜的买,而是更加看重收益好的大型项目,即便多花钱也舍得购进。

具有保守倾向的巴西大报《圣保罗州报》今年9月罕见载文,从宏观政策角度对中国同巴西合作作出客观的积极评价。文章说,中国经济在近30年间明确表现出政策关联性,一种建筑在长期目标和现实主义判断以及坚持不懈追求现代化、效率和竞争性基础上的政策关联性。经济计划制订和执行中的现实主义伴随着同样理智的贸易外交。将中国经济置于全球经济的前列早就是中国的明确目标,并得以贯彻到对外政策中。

对于中国加强对外投资监管和规范措施,巴西企业界和媒体认为,对此不必担忧,因为不会造成巴西投资资金流入的转向,显然中国在巴投资与中国政府鼓励的方向正相契合。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巴西著名经济评论家马科斯•特洛伊霍在巴主流媒体发表文章说,中国大部分具有更强劲势头的投资应在等待2018年大选后的走向。

仍须警惕防范不测风险


巴西在金融复杂性指数94国排行榜上高居第二,企业税收负担沉重,手续极为繁冗,劳工义务繁重,诉讼量惊人。这些被称为当地企业“紧箍咒”的所谓“巴西成本”,也是在巴外国企业众所周知的经营风险。中国企业多年来积累了对巴西经营环境的体验与认知,风险虽仍不容低估,但中企已积累相当的防范经验。不过,随着投资方式的改变,目前亟需加强对巴西收并购法规的研究,以便应对新的问题。

2015年以来巴西发生的政治-经济危机最严重时期已渐近尾声。对劳工党下台后中右翼政府对外政策亲美倾向的忧虑,也已随着特梅尔政府对华政策明朗化而淡化。经济复苏的迹象渐趋明显,市场信心有所恢复。对外国企业一度构成的严重投资风险有所缓和,外资开始审慎返回巴西。

然而,巴西政治经济形势的不确定和不稳定状况仍不可忽视,中国企业仍须警惕不可测因素,谨慎防范投资所面临的潜在风险。据巴西环球集团新闻网站近日报道,中国奇瑞集团已在中国长江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奇瑞巴西分公司50%的股权,主要原因是汽车销量持续走低,去年公司出现巨额亏损,现工厂因罢工已停产多日。奇瑞2011年宣布在巴西投资4亿美元建厂,2014年建成投产,曾计划2018年在巴汽车市场占有率达到3%,但目前占有率仅为0.17%。

在经济方面,虽开始走出衰退,但尚未取得稳固复苏,企业营收前景不容乐观。当前,经济尚存以下不可测因素,这些变数也构成对中企投资的潜在风险:

第一,公共收支状况日益恶化,初级财政赤字(未计算债务利息支出)不断攀升。如果迟迟推延那些旨在平衡财政账目的改革方案特别是养老金改革,财政状况将进一步恶化,而这将导致市场悲观、外资抽逃,诱发金融动荡。

第二,沉重债务负担潜藏金融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公布的最新预测报告说,巴西政府债务2022年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96.9%,高居新兴经济体大国首位,中国债务率62.2%,印度59.6%。巴西参议院所属独立财政研究所的预测更为悲观:政府债务2020年就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100%。内债违约风险可能置巴币于脆弱境地,导致金融市场动荡。

第三,投资持续短缺阻碍经济稳固复苏。三年来国内投资严重不足一直是经济增长乏力的重要原因。2016年巴投资率和储蓄率仅为15.4%和13.9%%。今年以来投资仍在下降。研究指出,到2024年才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投资水平。

第四,国际环境虽暂时有利但依然存在不确定因素。巴西经济开始复苏,部分也得益于全球经济好转。外国投资者暂时还看不到外资从巴西市场大批撤离的前景,但是这种风险不应忽视。一旦美联储加快降息和全球经济减速,则可能会带来全球经济急剧变化,促使外资躲避风险逃离巴西。

在政治方面,政局发展仍存不测因素。目前,传统政治势力式微,鲜为人知的新势力萌动。而国家政治领导、治理能力的缺乏以及腐败所造成的政治信用缺失和民心沮丧,为2018年大选蒙上阴影,为极端主义、激进主义思潮和倾向提供土壤。近年来,在曾经被认为“没有右派或者右派羞于承认”的巴西,已出现“不再羞于承认的右派”,而如今则不排除冒出持有极端倾向的右翼政党参加明年总统竞选,右翼政治力量的代表波尔索纳罗在选民意向调查中高居第二位,而且多次发表对华不友好言论。因此明年大选可能蕴含的政治风险值得密切关注。

如传统大党候选人当选下届总统,中巴关系不会发生大的变化,但如极端势力上台,则不可测因素大大增加,中巴关系和中国在巴投资也将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

– END –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陈家瑛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