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印太战略”,旧调新弹 虚多实少

詹得雄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常务副总编、参编部副主任、新华社新德里分社社长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亚太经合组织相关会议上提出了“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概念,开始有人以为他时差没倒过来,把亚太说成“印太”,口误而已,后来听到他一再提及,才知道是真的要宣布一个“新颖”的大战略了,不得不加以注意。但人们发现他只是讲了这么一个名词,并没有详加解释,所以只能根据以往的材料来加以琢磨,看看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任何战略都离不开总的形势


大战略都是在某种形势下针对某种挑战而提出的某种宏观部署,不可能凭空而来,随心所欲。当今世界正在发生深刻而复杂的变化,总的特点是东升西降,因而不可避免地引发力量再平衡。对此很多学者发表了种种看法。最近看到香港大学客座教授让—皮埃尔·莱曼写的文章《在我们新的国际秩序中,中国的崛起是确定的,但不是作为霸主》。作者是一位有深厚东西方学术背景的资深学者,文中对国际形势分析的几句话说得颇为到位,不妨引述如下:

“到本世纪初,有关中国的话语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如中国对世界的影响一样。随着大西洋似乎走入最后篇章,亚太世纪在21世纪出现,全球经济的力量平衡正从西方向东方转移。欧洲在经济、地缘政治和人口方面的影响力都有所下降,而且将继续下降。美国仍然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国家,但它的霸权时代已经结束。山姆大叔在二战结束后建立的机构——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即将过时。乔治·W`·布什2003年对伊拉克的非法入侵及其灾难性后果动摇了美国的地缘政治格局和道德领导地位;唐纳德·特朗普夸夸其谈的‘美国优先’言论,提供了一首悲剧性的歌剧终曲。”

作者认为,按照以住固有的思路,中国将取美国而代之,称霸世界,但这不会发生。作者说,特别是他2013年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听到习近平主席首次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加深了自己的理解。他看到在俄罗斯学者概括的“大欧亚地区”,“正如默克尔在5月份的演讲中所暗示的那样,自英国脱俄和特朗普当选以来,西方世界已经是日薄西山了。中国明显占据主导地位,其GDP是俄罗斯的10倍,印度的5倍多。但由于诸多原因,中国不会建立英国或美国的那样霸权。”他还指出:“中国能否与众不同,能否实现‘和平崛起’,这将是本世纪的主要问题。”

这就是当今的现实,当然也是特朗普要提出新战略必须面对的形势,必须回答的问题是:如何应对中国?

特朗普需要一个新的战略概念


战略是什么?好的战略能看清大的形势,指明努力方向,并大体掌握合适的举措。例如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其英明准确,连日本都佩服。

西方一直很注意大战略,例如提出“冷战”概念,又如基辛格的“均势论”推动尼克松访华等。《日本经济新闻》11月7日的社论说:“在外交和安全世界,实像和虚像很难分得清。不断积累军事和经济实力固然重要,但制定大的构想,掌握权力游戏的主导权,也具有重要意义。上世纪80年代,美国里根政府提出的‘战略防御计划’曾遭到嘲笑,但结果却促进了冷战的终结。”

据美国学者解释,里根故意提出“战略防御计划”,即所谓“星球大战”,实际是个烟幕弹,把苏联骗上了军备竞赛的道路,从而造成经济的困顿。这种说法究竟符不符合事实,有不同看法。但要说苏联的瓦解只是由于上了这个当而造成的,并不符合事实。

特朗普有个鲜明的特点,即凡是奥巴马赞成的,他都要反对或设法改变,其中也包括“亚太战略再平衡”。这个战略最初叫“战略东移”,其核心就是:美国不能被拖在中东,“伊斯兰国”以及恐怖主义不是主要敌人,中国才是主要的对手或敌人,因此要把兵力部署到亚洲,并联合尽可能多的盟友、伙伴和朋友来共同遏制中国。但遏制的同时还得接触,因为生意还得做,在接触的过程中幻想“和平演变”中国。这个战略已经执行了多年,有西方舆论认为它已经失败了,至少是没什么效果。看看闹得最热闹的南海,一度好像想依仗美国大闹一场的国家,现在要么收敛了,要么还同美国闹点别扭、甚至翻脸。暗中最积极的日本,现在看来也知道这么闹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

特朗普上台,亚太地区各国都等着看他有什么新的亚洲政策。但至今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官员以及一些重要的大使都没有定下来。美国主流社会对中国历来的政策——又遏制又接触——没有变的余地,除非选择打仗,而这是美国也自知无法接受的。但“新亚洲政策”是必须出台的,能拿出点什么新东西来呢?或者说能弄出点让人觉得有点新意的东西来呢?

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召开在即的时候,智囊们想出了一个其实并不新的概念:“印度—太平洋”。到“亚太”会议上讲“印太”,有点不伦不类,但它毕竟与“亚太战略再平衡”不同,让人有点新鲜感。不过特朗普讲了几次,只提概念,没说内含,所以给人的印象是旧调重弹,虚多实少。

 

美国有一个“印度梦”


要说“印太战略”有什么新意,简言之,就是美国明确表示今后要借重印度来对付中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早已是美国的盟国,尤其是日本在2007年就提出了美日澳印四方联盟的概念。安倍首相2007年8月访印之际在印度国会发表了题为“两大洋(太平洋与印度洋)的交往”的演说,说:“太平洋和印度洋如今作为自由之海、繁荣之海,带来了一种生机勃勃的联系”,同时暗示中国会危及这种自由与繁荣。

2016年8月在肯尼亚举行的非洲开发会议上,安倍又明确提出了“印太战略”。2016年11月安倍在与印度总理莫迪的会谈中,又把“印太战略”与印度的“东向政策”挂钩,希望产生叠加效应。

至于印度,朝野早就有人提出“印度洋—太平洋”这个概念,尤其在提出“东向政策”后,强调两洋一体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现在美国把日本、印度以及其他一些智库早已提出的“印太”概念整理出了一个“亚太战略”,唯一的新意是:除了抓住日本、澳大利亚盟国之外,要印度出头多作贡献。

在特朗普访华前夕,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先访问印度,极尽拉拢讨好之能事,发表了題为《美印关系的下个百年: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基础》的演讲。他说:“中国在南中海的挑衅举动挑战了美国和印度支持的国际法和准则。”

蒂勒森还说:“中国正在崛起。印度正在崛起。如果你仔细关注两国获得世界地位的历程,那么会发现他们走的是截然不同的道路……我们与中国建立了重要关系,但我们永远不会与中国发展类似我们与印度之间的关系,因为印度是民主国家。”

英国《金融时报》10月18日的署名文章说:“蒂勒森呼吁印度在亚洲发挥更大的安全作用,称美国和印度应该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他说美国正在探讨如何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建立新的安全架构,有可能扩大美国、印度和日本三方组织,将澳大利亚和其它国家包括在内。”这段话可以说点明了美国内心的想法。

美国一直有一个“印度梦”,即希望“民主的印度”战胜或比垮“专制的中国”,从而证明:西方的民主价值观优于中国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从克林顿、布什总统开始,美国一直在扶植印度,其中最明显的是事实上承认印度是核大国,以此平衡中国的影响力。他们还声称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提供核技术和先进武器方面也十分慷慨。这次蒂勒森访印的重头戏是向印度推销武器。他说:“我们不会随便说说。” ,“美国拿出的防务选项菜单包括‘卫士无人机、航母技术、未来垂直升降飞行器计划、F-18和F-16战斗机,这些都是改变两国商务和防务合作的潜在要素。”

印度什么态度呢?可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这有助于印度实现“大国梦”,让印度可以在世界上同中国平起平坐;忧的是美国靠得住吗?这要印度付出多大代价?中印之间有近千亿的外贸,印度又是金砖银行和亚投行的重要成员,上海合作组织的新成员,这些怎能放弃?据印度政府消息人士透露,在发生印中边界洞朗对峙期间,“美国没有说过一句体贴的话”。一个强调“美国第一”的国家会真心力挺印度吗?近几十年的印度外交有一条主线,那就是在大国之间搞平衡,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不肯为大国去火中取栗。美国的“印度梦”是很难圆的。印度一定会按照能得到什么来决定配合到多大程度。

 

冷静观察  因势利导


在APEC会议期间,11月12日由美日印澳四国局长一级的官员开了一个会议,一致表示对建设“自由、开放、繁荣、包容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表示了支持,算是“印太战略”的开场锣鼓,但没有发表联合声明。

虽然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但印度外交部的声明大致反映了这次四边会议的基调,声明说:“印度外交部、澳大利亚外交部、日本外务省和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们2017年11月12日在马尼拉开会,就共同关心的印太地区问题进行了磋商。讨论的重点是,基于相同的愿景和价值观开展合作,以促进他们及其他伙伴共同所处的一个相互联系越来越密切的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繁荣。他们一致认为,一个自由、开放、繁荣和包容的印太地区符合该地区各国和全世界的长期利益。官员们还就应对影响该地区的恐怖主义和武器扩散等共同挑战以及加强互联互通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印方强调说,印度的‘东向行动政策’是它参与印太地区事务的基石。”

这里面的关键词是:“相同的愿景和价值观”、“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繁荣”“一个自由、开放、繁荣和包容的印太地区”“应对恐怖主义和武器扩散”“加强互联互通”“印度的‘东向行动’是参与印太地区事务的基石”。观察家认为,这些词句除价值观一词有一点排外性外,从字面上看都挺好,至少没什么不好,似乎嗅不到“安全”和“威胁”的味道,调子是相当温和的。

美国表示,它期待与印日澳举行“工作级”的四方会谈,也许在那时才会把真正用意表达出来。联想到蒂勒森在访印时透露的目的:“探讨如何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建立新的安全架构”,需要等着看美国拿出什么具体的方案来。

现在日本高兴,但对美国的能力有怀疑。印度喜忧参半,似乎想走一步看一步,用这种态度向中国在中巴经济走廊、恐怖分子认定、参加核供应国集团等问题上的原则立场表示不满。澳大利亚有点无奈,不得不跟着走。韩国已明确表示不参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做的是冷静观察,因势利导。

1、不反对、甚至支持有一个“自由、开放、繁荣和包容”的印太地区。

2、印太地区幅员辽阔,亚、非、拉很多国家都可以参与,为什么只由四国商议?

3、朝鲜半岛和南海问题我们都有明确、一贯的政策,南海自由航行从来没有问题,有关国家何必自寻烦恼?

4、中印关系的基本面是好的,有分歧是正常的,可以加强磋商,减少分歧,紧密经济纽带,推动南亚和印度洋地区的繁荣发展。

5、中国海军在印度洋国际海域自由航行,符合国际法,不损害任何人的利益,中国更无意对印度搞什么包围圈。

6、并不要求印度一定要明确支持“一带一路”,对双方和多方有利的工程,可以逐步推进。

7、日本最近积极推动日中友好,我们表示欢迎,劝告安倍不做“双面人”。对澳大利亚的处境表示理解,不强人所难。

8、中国强则世界安,中美和则世界宁,朋友多则世界和,经贸多则世界兴。一个自信、冷静、从容的中国不怕任何风浪。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詹得雄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