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司令与军嫂信件思想交锋

杨民青

杨民青

新华社高级记者,曾任新华社解放军分社副社长、新华社《世界军事》杂志总编辑
杨民青

2018年1月30日,中国多家主流媒体刊登我军新任陆军司令员韩卫国《致陆军官兵家属的一封信》,令人们没有想到的是,信件引发一位“军嫂”的“吐槽”,得到成千上成网友跟贴或评论,一天之内成为中国舆论场热议话题,在双方激烈的思想交锋中,虽然有负面效应产生,但是也有人从中得出正面结论。

陆军司令员曾多次致信基层官兵


 

资料显示,新任陆军司令员韩卫国1956年1月生,河北井陉人,1970年4月,14岁时入伍,曾任南京军区第12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部战区首任司令员等职。

此前,韩卫国曾因致信给部队官兵获得好评。2017年9月20日,他致信陆军全体车辆驾驶员。信中说,驾驶员是高风险职业,你们的方向盘连着官兵的命、亲人的心、连着党和军队的荣誉。

一周之后的2017年9月29日,时值“十一”、中秋长假前夕,韩卫国给刚入伍、即将在兵营度过第一个国庆的新兵们写信。信中回忆说,他刚当兵时一个月只有6元津贴,每天0.46元伙食费,饭能吃饱但菜不好。记得有一次太想吃肉了,花了3毛多钱买了罐午餐肉罐头,没吃完被副连长发现。为此,韩卫国在全连做了检查并被推迟入团。

这些具有人情味的话语,在新兵中引起良好反映。有网友看后表示:“感受到了老大哥般的关怀”。这次致军人家属信件,与此前信件不无关系。

韩卫国致军人家属的信约3000字,核心思想一是体谅军人夫妻分居生活的不容易,从人性角度关怀军人的家庭幸福;二是呼吁军人家属关心体贴军人,也要管好军人,使其不犯错误,健康向前。

有媒体在刊登这封信件时强调,解放军陆军司令罕见写了封公开信 披露了家庭生活,嘱托部队“军官妻子要管住嘴、管住钱、管住手”。

韩卫国在信中对军人家属说:“军人家庭长分短聚的现象是普遍的,特别是机动作战部队和边海防部队的军人,很多时候只能在节日或孩子假期团聚,甚至节日都不能团聚。我就经历过这个阶段,结婚后一直两地分居,孩子出生当天见了一面,第二次见面是8个月之后,第三次见面孩子都快4岁了,以后经常几个月甚至十几个月见一面。”

韩卫国认为,与军人结合意味着随时准备吃苦奉献。信中说,自己当参谋时,科长外出参加演习。一天晚上,他们几个留守在家人员听到科长家有小孩啼哭声,第二天早晨,看到科长爱人正在洗衣做饭便问道:“嫂子,昨天晚上怎么听到有小孩子哭?”嫂子含泪笑着说:“昨晚嫂子又给你们军人生了一个小壮丁。”

信中写道:一个和谐的军人家庭背后一定有一位贤妻。妻子要管住丈夫的嘴。当前陆军下达“禁酒令”,要求工作日禁止喝酒,节日期间在家允许喝酒但绝不酗酒醉酒。个别官兵因酒后开车、违规饮酒、酒后打架、超量喝酒而违法违纪,导致受到处分甚至失去生命,教训十分惨痛。妻子管住酒就是在保亲人的命。

信中建议:“妻子还要管住丈夫的手。回顾个别军官蜕变轨迹,他们也不是生来就是金钱的奴隶。随着职务升迁,随着手中有了权力,面临的诱惑越来越多,慢慢就欲望膨胀、不断敛财。”

一位“军嫂”网上“吐槽”表示失望


令韩卫国及主流媒体没有想到的是,“信件”公开发表后,立即得到一位“军嫂”在网上的“吐槽”,内容摘要如下:

您在文中的优秀军嫂形象,还停留在您当参谋的那个年代?“前一天晚上生了一个小壮丁,第二天洗衣做饭的军嫂”、“头发散乱、衣服脏臭,散落着玉米花生,到军营翻地养鸡的军嫂”、“为了把农村户口变成城镇户口,坚强知足的军嫂”,这样的军嫂,如今在官兵的心中还依然美好可爱吗?我们的新时代军人,也需要科学育儿、母乳喂养,爱惜自己身体的军嫂;需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仪态大方、智能家居的军嫂;需要有知识有文化,不以随军为目的嫁给他们的军嫂。

信中您给我们提了三点要求:管住丈夫的嘴、管住丈夫的钱和管住丈夫的手。首长,原谅我真的做不到!一年12个月,我有11个月见不到他,叫我如何去管他?

大爱人民军队的禁酒令,这个禁酒令帮我管住了他的酒,以前没完没了胡吃海喝,现在终于收敛了。至于军人的钱和手,说真的,还得靠组织来管他们。炊事班拿鱼肉、地里偷菜这些被您定义为“严重违纪违规的行为”,您该处理就处理,比这严重一千倍一万倍的多了去了,您能把那些投机取巧的苍蝇军官管住管好,让我们脚踏实地工作的军人不吃亏,我一定给您献上999朵玫瑰!

您信中说,我们有的军娃“穿名牌吃糕点,学习差没礼貌,到了部队仍然恶习难改”。话里话外,把责任推给我们军嫂,是孩子到部队之前军嫂没有做好榜样,没有尽到养育责任。我想和您说,军婚这种不是单亲胜似单亲的家庭,孩子从小缺少父爱共情,就像您自己,孩子四岁前只见了三次面,教育本身就出现了问题。

我也想像您信中说的,每天让孩子和爸爸网络联系视频聊天,可是孩子爸爸单位没完没了的低效加班,晚上开会、推材料、点名、迎检,等他空下来,孩子已经睡了。恳请您出面把军人的八小时以外的时间还给他们,让他们的忙碌高效而有意义!让他们有点自己的时间远程做丈夫、做父亲、做儿子。

信中,您提到的家属委员会,虽然我没听说过,更没参与过,但是我想和您说,我真的不想参与,放过我吧

元旦去部队过新年还心有余悸,您看看这样的节日安排,节日团聚还有幸福感吗?那个什么家属委员会再召集我们军嫂去开会、搞座谈,短短假期就真不是我们的了。求您解散那个形式主义的家属委员会,也算为我们军嫂减少“五多”办了实事。

直率的“十问”引起激烈思想交锋


有人把此次信件思想交锋称之为“信件门”事件,我认为非常不妥。称“XX门”事件,是从美国的“水门”事件开始的,一般指的都是丑闻。而此次“信件交锋”完全是正常的思想交流,双方都在袒露自己的想法,与丑闻沾不上边。

“信件交锋”发生虽然仅仅只有数天时间,但是,评论和反思的文章却一时如潮,有人反思当今思想政治工作不应纸对纸,而应当面对面;有人反思思想工作不应空对空,应与解决群众实际困难相结合;有人反思要求官兵奉献,各级领导干部应身体力行走在前面;有人反思新时代的思想政治工作,应尊重群众正当客观的物质诉求;有人认为解决基层官兵及家属困难不应视为“恩赐”;有人反思要求部队官兵牺牲个人利益,应构建与其相适应的政治经济基础;有人反思军人家属应该支持军队改革,但是全社应重塑当代军人优越感和自豪感等等。

在诸多来自网民的评论中,一篇属名“小木”的“十问韩司令员”的文章,可谓直率,现将其中主要内容摘要如下:

一问韩司令:您什么时候学的《女经》?怎么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子三从四德的土味儿?这都什么年代了,能不能别用您当年怎样怎样、您家属当年怎样怎样来要求如今的家属吗?请您能不能换副新眼光?

二问韩司令:您讲话中提到的“面对调整改革,有的夫妻刚刚随军团聚又要分开,有的家属刚刚找到工作又要辞职搬迁,有的家庭面临老人有病、孩子升学、生活困难等诸多问题”,你们有什么具体的解决措施吗?难道仅仅是一句“服从大局”、“正确看待对对待”就算完事的吗?

三问韩司令:面对众多为军人和国防事业做出了巨大牺牲的家属们,您的过年慰问不是应该从内心充满愧疚和不安吗?怎么着倒感觉像是居高临下的一种恩赐呢?

四问韩司令:您应该是位好军人、好领导,可按照如今家属们的眼光,您不觉得自己太“直男”了一点儿吗?就是有点理直气壮的那种大男子主义。

五问韩司令:您说到一些军队干部的孩子“穿名牌、吃糕点、学习差、没礼貌”,认为“孩不良,父母过”,让家属们给孩子们做个好榜样,您这是认为教育孩子都是家属的事儿了呗?难道您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孩子有那些缺点,不正是因为家里缺少父亲的管教、父亲在教育当中的角色缺位吗?

六问韩司令:您说让我们当家属的“管住丈夫的嘴,管住丈夫的钱,管住丈夫的手”,但一年三百六十多天,男人们撑死有三四十天在家里,您认为这短短几十天就能让我们的男人脱胎换骨,这也未免太信任家属的影响力了吧?您就说句实话,那么多大老虎小苍蝇,他们都是在家里还是在哪儿学坏变坏的?

七问韩司令:都说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您的专业是打仗,你的职责是管好自己手下的兵,教育家属怎么树立“妇德”、当好军属这么专业的事儿,您能不能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

八问韩司令:您在信里说“有时候不一定天天在一起就会幸福,虽然长分居,合理安排假期就能享受到久别胜新婚的幸福”,您这自信是打哪儿来的?是您自己的感受还是嫂子当年给您的感受?

九问韩司令:您说的家属委员会以及参加政治学习的事儿,怎么没见您举实例特别是嫂子当年的实例呐?您觉得过年到部队探亲,就那么几天还让家属参加政治学习的事儿,它真的靠谱和能落实吗?家属过年要来队,还得去女德班里跪一跪?

十问韩司令:都说您讲话接地气,难道接地气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不是应该从实际出发、从真心出发吗?您这刻意为之的痕迹,也太明显了吧。

“信件交锋”透露的现实问题值得重视


 

在对“信件交锋”的评论中,不乏网友对于现实问题的深层反思。一位据称有新闻工作背景名为“刺姐”的网友,给陆军领导提出如下希望:

——希望陆军领导看到这些信件背后真实的诉求,能正视矛盾,尽可能为基层排忧解难。

这次事件看似是对信,其实是部队军改以来隐藏矛盾的一次网络宣泄,而且,绝不仅仅是军属军嫂的情绪宣泄,背后是家庭积压矛盾、夫妻关系紧张等长期问题的反映,同时也是基层官兵真实思想和情绪状况的一次真实体现。

——希望陆军领导看到这些信件背后真实的力量,相信并依靠新时代的军嫂和基层官兵。

发给韩司令的信有些写得相当有水平,有这样的高素质军嫂群体,恰恰证明了新生代的官兵素质普遍提升,这不正是我大陆军的希望所在吗?希望陆军领导一定会重视、用好这根能量杠杆,以四两拨千斤之力撬动陆军建设。

——希望陆军领导看到这些信件背后真实的博弈,在职业化的路上迈出更坚实的步伐。

“人是会思想的芦苇”。军改巨浪滔滔,几乎每一名官兵都涉身其中,利弊得失进退去留,作为一名自然人,个人肯定要有所思虑,而作为一名社会人,家庭也肯定会影响其判断和选择。何去何从,于个人选择,也许是算法博弈,于陆军建设,就必须转化为通力合作。不管为个人故还是为家庭故,开闸让不安心不尽心不省心的离去,拒绝姑息式和谐,才能拥有最坚定最纯粹最有战斗力的军人。

可以说,围绕“信件交锋”,中国两大舆论场——官方媒体与自媒体的思想交锋激烈、尖锐,虽然有负面效应生产,但是,也有人从中得出正面结论:希望新时代创新思想政治工作方式和方法,希望思想政治工作更加贴近生活实际和思想实际,希望思想政治更加富有时代气息和人性味,希望思想政治工作者力戒高高在上,希望思想政治工作者努力掌握新知识、新思想、新情况,希望思想政治工作真正受到基层群众发自内心的欢迎。

他们希望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应重视军改中的利益调整,和基层官兵及家属面临的诸多实际困难,面对军改难点,多出现一些“看我的、跟我来”身先士卒的领导干部。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杨民青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