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王府:除了赏灯你还可以看到啥?

陈如为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编部发稿中心副主任、世界问题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休斯敦分社首席记者

一座恭王府

半部大清史

荣辱兴衰二百年

精评侯仁之 

皆言史为鉴

谁见法图治

五十步内笑百步

和珅真无耻

明清两朝在北京城留下一百多座王府。有专家认为,其中保存得最完整、最具有典型意义的,当属恭王府。它位于前海西街,占地6万余平方米,前为府邸,后为花园,乍看疑似微缩版故宫,现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5A级风景区。

提到恭王府,人们马上就会联想到电视剧里王刚扮演的大贪官和珅。不错,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乾隆皇帝的心腹重臣和珅在此兴建府邸,12年后建成,初称“和第”。

但和珅在此仅居住了11年,到1799年2月7日(嘉庆四年正月初三),即太上皇乾隆驾崩后的第三天,嘉庆皇帝宣布和珅二十项大罪,抄其家产,降旨和珅自尽。史书记载,“和第”全部财富约值白银八亿两,相当于清政府15年的财政收入,民间有“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说法。

嘉庆皇帝没收和珅财产后,把“和第”赐给了他的十七弟庆郡王永璘,“和第”变成了“庆王府”。1821年(嘉庆二十五年)庆郡王永璘卒,其子孙一直在庆王府居住到1850年(道光三十年)。

据说,嘉庆皇帝之所以把“和第”赐给永璘,是因为永璘爱财胜过爱权位。早在和珅当道时,乾隆的诸位皇子便凑在一起商定,将来不管谁当了皇帝,都要“办”掉和珅,唯十七皇子永璘说:“将来不论哪位哥哥当皇帝,只要把和珅的这座豪宅赏给我,我就知足!”

1850年,道光皇帝驾崩,咸丰皇帝继位,将庆王府赐给其六弟恭亲王奕訢。从此,庆王府变成了“恭王府”。这位恭亲王身兼议政王、军机领班大臣等要职,参与了1853-1894年(咸丰、同治、光绪三朝)清政府的全部重大政治活动。

1861年咸丰皇帝病故后,他帮助慈禧太后发动“辛酉政变”,扫除顾命八大臣,总摄朝政,把慈禧扶上了“垂帘听政”的宝座,其权势远在当年和珅之上,是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政治人物。

没有奕訢,中国近代史很可能要改写。这位恭亲王的贪腐程度也远远在和珅之上。和珅因“和第”“仿照(紫禁城)宁寿宫”“僭侈逾制”而获罪,奕䜣却在“和第”基础上登峰造极,继续“僭侈逾制”。他调集能工巧匠对府邸进行修缮与改建,融江南园林与北方建筑格局为一体,汇西洋建筑及中国古典园林建筑为一园。

我们今天看到的恭王府,最终成型于这位恭亲王奕䜣的构思与设计。难怪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发出“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的慨叹。

恭王府“僭侈逾制”

奕䜣在恭王府居住了44年。1894年(光绪二十年),奕䜣卒,慈禧太后感其毕生效忠自己,由其孙溥伟袭爵恭亲王并继续居住在恭王府。可是这个败家卖国的孙子1912年竟然将恭王府所藏文物,全部卖给日本山中商会的山中定次郎,1920年为了复辟清王朝筹集经费及生活所迫,竟然将恭王府抵押给天主教教会。

今天在恭王府参观时,从导游到游人,好像只知道恭王府是和珅的府邸,只知道和珅是清朝乃至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好像很少有人知道和珅死后的历代恭王府主人——居住在里面的数十位大小王爷——哪个不贪?哪个不腐败?客观地说,后面的大小王爷的贪腐性质甚至比和珅父子更加恶劣,更加可耻。庆王爷不只是贪腐,而是明火执仗地杀人越货,恭亲王爷祖孙不但贪腐,更可恶的是丧权辱国,甚至无耻卖国!

由于末代恭亲王孙溥伟败家卖国,恭王府里珍藏的晋王羲之《游目帖》辛亥革命后流入日本广岛,1945年被原子弹炸为灰烬,唐韩斡《照夜白》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现身,唐颜真卿《告身帖》出现在日本书道博物馆,宋易元吉《聚猿图》出现在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如果说“恭王府”里还有那么一点点“人性本善”的传统美德,那么,这点美德大概体现为乾隆皇帝最小女儿、和珅儿媳和孝公主的贪欲节制力和非凡洞察力。

据说这位十公主的性情、外貌酷肖其父,虽为女子,却聪慧过人,胸襟坦荡,而且文武双全。乾隆皇帝把她视为掌上明珠,爱她胜过所有其他十七位皇子和九位公主,曾不止一次叹息:“你要是个阿哥,这个皇位将来非你莫属啊!”

十公主下嫁给和珅儿子丰绅殷德时,正值军机大臣兼户、吏、兵三部尚书的和珅权倾朝野、排斥异己、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的顶峰期。公主曾严肃地训斥额驸倚仗其父的熏天权势纳贡受贿:“你阿玛受我父皇厚恩,不思回报,却只知纳贿。我都替你们担忧啊,到了身家不保的那一天,只怕连我也要受到你们牵累!”

十公主果然料事如神。乾隆太上皇驾崩的第三天,她的哥哥嘉庆皇帝就宣布和珅“二十大罪”,赐其自尽。不过嘉庆皇帝还是念兄妹之情,网开一面,没有剥夺她的夫君的爵位,十公主夫妇继续居住在“和第”原来的家里。“和第”从此一分为二,西部为“庆王府”东部为“公主府”。直到1823年(道光三年)十公主去世后,整个府邸才全部归到庆王名下。

历经沧桑的恭王府不仅发出值得后人参观,更非常值得后人深入思考。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陈如为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