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不至于发生左派接连下台的雪崩式连锁反应

沈安

新华社高级编辑,曾任新华社《参考消息》总编室副主任,新华社墨西哥城分社、布宜诺斯艾利斯分社首席记者。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

去年底以来,拉美4个国家政治局势发生逆转。现在拉美地区现在正处于一个不同政治派别政权更替的周期的开端,左右轮替是该地区政治周期中的正常现象。值得特别关注的是,一些国家政治生态环境的恶化导致政治和社会动荡,甚至国家权力非正常更迭。

去年底以来,拉美4个国家政治局势发生逆转。

中右派在阿根廷总统选举中获胜,取代长达12年的中左派政权;2016年5月,巴西议会通过对罗塞夫总统的弹劾案,罗塞夫被停职180天,中右派领导人特梅尔就任临时总统;2015年12月委内瑞拉议会选举,反对派联盟夺取了议会三分之二多数席位。新议会就职后,反对派利用议会多数发起了对马杜罗总统弹劾的公投进程。委现在已经陷入政治和社会动乱之中;2016年4月秘鲁大选,属于中右派的藤森庆子等两名中右派候选人进入6月5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秘鲁政局的右转已成定局。此外,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谋求无限制连选连任的建议被全民公投否决。厄瓜多尔中左派总统科雷亚也宣布不再谋求连选连任。

这些发生在南美主要国家的事态表明,过去十几年中不断崛起的拉美左派力量已遭受重大挫折,由中左派主导的拉美地区政治版图开始发生重要变化。今年拉美举行大选的有3个国家,除秘鲁外,还有多米尼加共和国和尼加拉瓜。多米尼加共和国现总统、中左派候选人梅迪纳在5月15日大选中赢得选举,继续连任。尼加拉瓜将于12月举行选举,竞选刚刚开始,目前执政党占明显优势。

由此可以预期,至少在今年,拉美地区还不至于发生左派接连下台的雪崩式连锁反应。其他由中左派掌权的国家仍保持稳定。右派掌权的国家仍占少数。客观地说,中左派在拉美地区政治格局占主导地位的态势还没有根本改变。但是左派力量的地位大大削弱,特别是巴西、委内瑞拉和阿根廷是地区大国,对全地区政治格局的影响很大,不可低估。

历史地来看,政治周期和经济周期也是影响选举和政权轮替的主要因素。政治周期即选举周期,大体上每10年左右,在一些国家都会发生不同政党或联盟轮替上台。这个过程大体上是一个执政党或联盟由盛转衰的过程。而经济周期决定了处于经济危机的政府往往被选民抛弃的命运。

现在拉美地区现在正处于一个不同政治派别政权更替的周期的开端,左右轮替是该地区政治周期中的正常现象。这种现象在今后几年的选举中在其他国家还会发生。原来支持左派的选民,受种种因素影响,在选举中转向其他力量是正常现象。对此不必大惊小怪。当然,每个国家政权更迭也有其具体的原因,不能简单地用左右派意识形态或政策之异同来划分和界定。政治腐败,执政无能,政策失误,经济困难,竞选失策,都会引起选民的不满,选票流失。

同时,值得特别关注的是,一些国家政治生态环境的恶化导致政治和社会动荡,甚至国家权力非正常更迭。其中,过去10年中,我们看到,反对派通过合法或非法手段夺取权力:有的国家曾发生军事政变,有的反对派利用议会多数以极勉强的理由弹劾并推翻合法选举产生的总统。激进的反对派拒不承认选举结果,拒绝作建设性的反对派,长期发动街头抗议甚至不惜诉诸暴力,以致国家陷入长期动乱。在这些现象中我们看到了所谓“颜色革命”使用的各种手法。如果这种情况发展扩大下去,有些国家今后可能陷入社会分裂和无尽头的政治社会动荡。此外,外部势力的干涉和介入也是导致这些国家动荡的不可忽略的因素。

政权更迭必然带来内外政策的调整。新政府必然会对前政府的某些政策进行调整,甚至发动较大范围的政治经济改革。当然,影响新政府政策调整的主要因素,并不仅仅是执政党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经济主张,而是其所面临的现实形势与任务。新政府必须从现实需要出发,制定和实施政策。此外,近些年出现的中左派与中右派政策驱同的趋势也不会有太大改变。当前新政府的当务之急是克服经济危机,使国家经济走向复苏,恢复稳定和发展。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沈安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