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与伊朗那点恩恩怨怨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艾 华

5月10日晨,以色列军方宣布,伊朗革命卫队的精锐–科茨部队向其占领的叙利亚戈兰高地发射了大约20枚火箭弹,以军动用“铁穹”防空系统,击落了多数来袭火箭,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路透社称,以军对伊朗的防空部队等多个目标实施了报复攻击。叙利亚国营媒体称,叙利亚的防空系统拦截了以色列的导弹。以军认为伊朗革命卫队的攻击是严重事件。伊以战争之火正越来越大。中东局势正朝着失控的方向迈进。

恩怨由来


历史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伊朗(波斯人)和以色列(犹太人)有着友好的关系,甚至在1948年犹太人建国之后,由于和犹太人相争的主要是逊尼派掌权的阿拉伯国家,犹太人和什叶派的波斯人有着悠久的友好关系,所以二者是事实上的盟友。当时,美国和巴列维王朝的伊朗也处于蜜月期,而以色列又是美国在中东利益的代理人,双方都是美国的小弟,所以,伊以关系比较和谐,双方基本没有争执。转折点是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建立起政教合一的政体。伊朗有意向外输出宗教领袖霍梅尼的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并且谋求自身军事力量的发展。这与以色列谋求的安全利益发生了冲突,因此两国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随着美国与伊朗之间关系的不断恶化,而以色列坚定地站在美国一边,伊朗和以色列也一步步成为敌人。

叙利亚乱局中的伊以较量


美国人绝对没有想到,他们搅乱叙利亚局势犹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借着对“伊斯兰国”极端武装的打击,俄罗斯、伊朗的力量迅速进入叙利亚。伊朗直接出兵帮助阿萨德中央政府夺回了大部分江山。作为回报,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力量也逐渐成了气候,伊朗在叙利亚永久性驻军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据报道,伊朗沿着黎巴嫩-以色列边境和叙利亚-以色列边境构建军事设施,部署战斗人员,这意味着伊朗的军事力量将在以色列的两个北方邻国——黎巴嫩和叙利亚连为一体,地面入侵以色列即将成为现实。这些军事设施距离以色列边境最近的只有5公里,一旦部署到位即可对以色列发动全面进攻。以色列相信,伊朗已在这些军事据点部署了8万2千名士兵,其中包括6万名叙利亚人、9千名真主党成员和1万3千名伊朗军事人员,卧榻之旁其容他人酣睡?以色列感到了巨大威胁。以色列最近反复强调,将不惜一切代价清除这些军事人员和军事设施。以色列最近的间歇性越境打击,也主要是针对这些目标。

今年初,以色列指责伊朗无人机在叙利亚军事基地起飞,侵入以色列领空。2月份,以色列一架F-16战机在叙利亚境内被击落,以色列一口咬定这是伊朗军方所为,随后以色列便伺机报复伊朗,直接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事目标发动精确打击。最引人注目的是4月9日以色列对叙利亚“T-4”空军基地的轰炸。这个深藏于叙利亚中部沙漠地带的基地,是叙利亚最大的空军基地,入侵以色列的无人机据信就是从这里起飞的。俄罗斯和叙利亚媒体称,以色列当天出动了2架F-15战机,从黎巴嫩领空内发射了5-8枚导弹。位于英国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称,轰炸造成至少14人死亡,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承认有3名伊朗人丧生。4月30日,以色列趁着联军空袭叙利亚的良机,向叙利亚境内哈马社区发射了数枚导弹,直接导致了包括伊朗军人在内的40多人丧失。据悉,这40多人里就包括以色列认为击落了其战机的伊朗军人。

最近,以色列大肆宣称掌握了所谓的关于伊朗进行核武研究计划的文件,试图表明伊朗在伊核协议之后仍秘密从事核武器研究,从而使得其发动对伊朗的打击师出有名,也为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协议提供了最好的借口。

更加令人感到不安的是,为了实施对伊朗的军事打击,以色列国会已经授权总理和国防部长一起宣战的权力,如此,更是增加了爆发伊以战争的不确定性,也加剧了中东动荡的风险。

背后有人在撑腰


 

以色列虽然是弹丸小国,但是军事和科技力量发达,且建国以来几乎从未停息过与别国的战火。通过5次中东战争,更是抢占了叙利亚戈兰高地和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等原本属于阿拉伯人的大片土地。以色列在中东的的嚣张根源在于美国的支持撑腰。特别是在军事上,每当其与他国战事吃紧时,美国总是会施以援手,确保其最终吃不了亏。所以,以色列总是敢于对其它阿拉伯国家下手,特别是对临近的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埃及等国家,而且下手总是突然、精准和迅速,从不拖泥带水,没有美国提供的情报支持,特别是卫星情报和先进打击武器的支持,以色列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9·11事件”后美国发动反恐战争,伊朗被列入支持国际恐怖主义国家的黑名单,被称为“邪恶轴心”。美国和伊朗进一步交恶,以色列作为美国在中东的代言人,自然而然受到了伊朗的忌惮和嫉恨。美国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又促使美以两国对伊朗形成地缘包围,伊朗的地缘安全环境遭到破坏,这也是双方关系恶化的重要原因。

奥巴马总统时期,美国与伊朗签订了核协议,美伊局势由紧张到缓和,但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对此极力反对。以色列认为,伊朗不会因为签署核协议就放弃发展核武器,伊朗拥核是在以色列脖子上套枷锁,让其脑袋上顶颗雷,寝食难安,为此不惜和奥巴马政府翻脸。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以在伊朗问题上立场高度一致,更加增添了以色列对抗伊朗的底气和胆气。2017年,美国向以色列出售了9架最先进的F-35隐形战机,使以色列成为世界上继美国和中国之后第三个装备第五代战机的国家,这使原本在中东就占据空中打击优势的以色列如虎添翼。今年年初,科威特一家报纸报道称,以色列出动2架F-35隐形战斗机飞越伊拉克、叙利亚、抵达伊朗领空,对阿巴斯港、伊斯法罕和色拉子的区域进行侦察和目标识别,据称没有被伊朗或位于叙利亚的俄罗斯反隐形雷达发现。尽管专家分析这不是事实,但是,从以往历次战争来看,以色列人是有这个胆子的,他们善于也敢于冒险。

4月29日,新任美国国务卿蓬佩澳访问以色列,以色列向其控诉称,伊朗正在叙利亚境内靠近叙利亚和以色列边境地区修筑可以攻击以色列的军事基地和导弹发射系统,而且,伊朗已经开始进行大规模越境攻击以色列的军事演习。对此,蓬佩澳表示深感忧虑。他指出,美国政府非常担心伊朗在中东地区不断扩大的地区危害力量,美方强烈支持以色列行使自卫权,暗示支持以色列对伊朗展开越境打击行动。毫无疑问,以色列能否对伊朗开战,美国的支持是重要因素,蓬佩奥的表态,实际上已经为以色列打击伊朗开了绿灯。几乎同时,以色列对叙利亚城市霍姆斯和阿勒颇的军事基地进行了空袭,导致包括伊朗人在内的20多名军人死亡。

不过,伊朗的背后有俄罗斯的强力支持。伊朗的武器除自我研发外,则多为俄罗斯装备。伊朗在霍梅尼革命后与前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结下了几近同盟的关系。俄罗斯视伊朗为抗衡美国在中东利益的重要伙伴和主要助手,俄罗斯将其S-300防空导弹系统等武器出售给了伊朗,伊朗也采购了米格系列和苏系列飞机等武器装备。以色列要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力量,当然要过俄罗斯这一关,要确保不损害俄罗斯在中东的利益,所以,5月9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亲自到莫斯科参加了俄罗斯纪念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3周年,与再次连任的普京总统进行了会谈。

真正遭殃的是叙利亚人民


 

看一下中东地图就知道,以色列和伊朗这两个国家并不接壤,两个相距1600公里的国家怎么打得起来呢。其实,在中东,以色列谁都不怕,唯有怕伊朗,伊朗有8000万人口、五六十万正规军,而以色列只有区区几百万人口、正规军十来万人,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更何况伊朗还手握核弹!众多专家都认为,两国不可能发动直接冲突,因为远隔千山万水,打起来代价昂贵,那么战火只能在第三方烧起。这个第三方就是叙利亚。五次中东战争,叙利亚都是以色列的敌手。以色列早就想干掉阿萨德政权而后快。现在,伊朗军事力量进入叙利亚,并且直逼以色列国境,以色列岂肯忍气吞声?伊朗在黎巴嫩培植了真主党武装与以作对,叙利亚政府又允许伊朗力量在叙壮大,以色列对叙利亚当然就毫不客气了。

千疮百孔的叙利亚成为各国的演武场。各方力量在此渗透角逐,各式武器在此亮相较量。这样贫弱的叙利亚令人不禁想起1904年的日俄战争。当时的日本帝国和沙皇俄国打仗,战场却摆在大清朝的东北!以色列号称中东小霸王,伊朗却是中东一大霸主。小霸王对大霸主,无论谁胜谁败,吃苦受难的总是历经磨难饱受战争摧残的叙利亚人民。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hyhd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