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升格网络司令部 为开打网络战做准备?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司嘉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5日消息,隶属于美军战略司令部的网络司令部4日正式升格为独立的作战司令部,美陆军网络司令部司令、日裔美军上将保罗·中曾根(Paul Nakasone)就任网络司令部司令,兼任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局长。近年来,美军非常重视网络空间这一新型战场,如同制海权、制空权、制天权一样,争夺网络战场上的控制权已成为美军维持军事霸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特朗普上台后更是高度关注网络战这一新兴作战领域的发展,在网络部队建设、网络战演习、网络战武器研发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有计划、有步骤地加强网络战能力建设。随着网络司令部的升格,美军网络作战指挥链条将进一步优化,全面开启网络战时代指日可待……

美军积极开辟“第五战场”


美国著名军事学家詹姆斯·亚当斯曾预言:未来的战争中,计算机本身就是武器,前线无处不在,争夺作战空间控制权的不是炮弹和子弹,而是计算机网络里流动的比特和字节。随着作战理念的不断翻新,美国将网络空间列为继陆、海、空、太空后的第五作战领域。美国也成为世界上最早组建网络战专职指挥机构的国家。

2009年6月,在奥巴马政府大力推进下,美国网络司令部成立,并于2010年5月实现初始作战能力,同年10月具备全面作战能力,由此美军网络战力量发展进入了“快车道”。网络司令部隶属于美军战略司令部,下设联合参谋部、跨部门联合特遣部队和联合作战中心等直属机构。网络司令部司令由国家安全局局长兼任,实行“双帽”领导体制。为高效遂行网络作战任务,美军于2012年底开始组建“国家网络任务部队”,着力打造由133支营级规模的网络任务小队组成的全时、全域网络空间作战力量,供网络空间司令部指挥使用。截止2016财年底网络任务部队已具备初始作战能力,并将于2018财年底具备完全作战能力。

美军网络部队实行的是全球部署、综合编组的兵力配备模式,常驻于美国本土,太平洋战区的夏威夷、日本以及中央战区的巴林。美军网络战部队基本确立了和平与战时相衔接的原则,形成了“近战接入、无线召唤、远程操控”的网络战基本样式;构建了网络虚拟战、网络破击战、网络情报战、网络病毒战和网络黑客战五种网络战战法。

升格为联合作战司令部乃大势所趋


作为一种革命性的新型作战方式,网络战即可实施单域作战,也可穿插于陆、海、空、天作战之中,在现代战争中的战略地位愈加凸显。但此前,网络司令部仅仅是隶属于战略司令部下的一个二级司令部,只能在战略司令部授权下对网络战进行指挥控制,其指挥流程为“总统/国防部长——参联会——战略司令部——网络司令部——网络战作战单元”。这种指挥流程无疑增加了作战反应时间。未来,网络战将以2/3光速进行,网络威胁预警时间也将以秒计算,快速反应对网络空间领域的作战行动至关重要。此次将网络司令部升级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意味着网络作战指挥体系、组织结构及流程将进一步优化,在今后的网络作战中将无需通过各相关军种就可直接指挥各个军种的网络部队。如此一来,网络司令部在进行跨军种、跨机构甚至跨国联合作战行动中将拥有更多主动权,从而大幅增强网络作战行动效率。升级后的网络司令部将正式拥有作战指挥权,与其他联合作战司令部相比,其指控范围和层次也将更高。

除指挥体系存在问题外,“双帽”领导体制也是困扰特朗普政府的一块“心病”。网络司令部自成立之日起,其司令就由国家安全局局长兼任。网络司令部成立之初,利用国家安全局提供的情报信息和广泛的资源开展工作确实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归根结底,这两个单位的背景、任务及职能都存在较大差异。在网络空间情报搜集与军事行动同时进行的情况下,势必存在“官僚势力之争”。特朗普去年就曾指示美国防部制定方案,终止这种“双帽”机制,使网络司令部脱离国家安全局。虽然目前网络司令部司令仍兼任国家安全局局长,但从管理体制到人员配备上彻底分离将成为两个机构未来发展趋势。

网络作战加速融入联合作战行动


美国网络司令部升格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是美军着眼未来战争需要,不断深化对网络战的认识并经过反复酝酿准备的结果,体现了美国对网络战力量建设的重视,凸显了其着力维护网络空间霸权地位的战略意图。网络战行动不仅可以控制武器装备、基础设施和关键业务网络,也可以控制人心社情,具有较高的军事价值。网络作战融入美军联合作战行动,将充分发挥“黏合剂”作用,通过与各类传统作战平台的结合,提高陆、海、空、天传统作战领域的作战能力,极大拓展网络空间作战样式、利用不同作战域的能力创造独特的作战效能。

从1991年的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再到2010年伊朗核设施遭受“震网”病毒攻击以及朝鲜“断网”事件,美军已经由网络威慑走向网络实战。近年来,美军更是聚焦网络战实战化建设,加速网络战融入联合作战行动,目前美军的网络战作战目标已由指挥控制系统扩展到关键基础设施、社交媒体等诸多领域,作战行动由情报侦察扩展到军事作战及反恐等多种作战样式。2016年以来,美网络司令部对“伊斯兰国”发动了多次网络战行动,向其投放“网络炸弹”,攻击破坏“伊斯兰国”的“网上根据地”。通过上述实战化行动,美军探索出了一套火力打击与网络攻击协同实施的新型作战样式。未来,不排除美军在更广阔的战场校验这种作战样式。

放眼全球,美国通过战略规划、加强同盟关系、遏制和削弱对手、制定国际标准等方式逐步占据网络空间领域的绝对优势地位。即便如此,美在网络领域谋篇布局、深耕细作的步伐从未停止,近年来还不断炒作我国是其在网络安全领域面临威胁的最大对手之一。新任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中曾根5月4日在马里兰州举行的交接仪式上就指出,“网络空间技术变化巨大,敌人给美国带来空前的威胁”,并呼吁构建强有力的体制。美国正是通过建构网络空间领域的“敌人”,为加强网络军备做足铺垫工作。美国升级网络司令部、加强网络战力量建设的系列举动势必将引发其他国家的效仿,刺激其他大国加强在网络领域的军事投入,未来网络领域的战略博弈和军备竞赛将进一步加剧!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hyhd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