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俄罗斯宇航控制中心

文有仁

新华社高级编辑,历任新华社俄文翻译,国际科技编辑,苏联东欧组组长,新闻研究所所长,驻波兰分社首席记者。

文有仁 的文章 (查看全部)

从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开创了宇宙航行的世纪以来,我作为新华社国际科技编辑,经手向中国读者报道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第一个探月火箭、第一次人飞入太空、第一个金星探测器;接着报道了一个又一个的人造卫星、宇宙飞船和宇宙火箭;报道了宇航员的训练、宇航员的太空生活,地面同宇宙飞船和火箭的通讯联系和对飞船的控制等一系列消息。

在50年代后期、60年代初期,我应我国著名科普杂志《知识就是力量》的编辑齐仲之约,在该刊及其他科普杂志上发表过大量这方面的科普文章。几十年来,我多么希望能有机会到苏联有关宇航的机构去采访!这个愿望前不久终于实现了。

1994年11月22日,我作为新华社记者组领队访俄。期间,东道主俄通社——塔斯社应我们的要求特意安排我们访问了俄罗斯宇航控制中心。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副社长黄慧珠同志专程陪同我们访问。

这个中心位于莫斯科东南约40公里处的加里宁格勒小镇。由于它的位置偏僻,陪我们访问的俄塔社女记者巴里诺娃尽管多次采访过这个中心,在给我们的汽车领路时还是迷了路。绕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掩荫在一片茂密小树林中的这幢大楼。这是一幢外表很不起眼的五层灰色大楼。然而科研人员正在这里“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指挥、控制着远在几百公里乃至上亿公里之外太空中的太空站和行星探测器。

我们在陪同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俄罗斯宇航控制中心的主控厅。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总长10多米、高4.5米,三个连接在一起的巨型电子图像显示屏。两侧显示屏映出了正在太空中飞行的俄罗斯“和平”号载人轨道空间站的示意图及其主要数据。中间的主屏幕上映出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

地图上标出两条相邻的轨道,轨道从地图的左下角大西洋南端向东北延伸到丹麦、折向东南,经过里海、亚洲西南、澳大利亚到达右下角大西洋南端。我们刚到达时,一个乒乓球大的白色小亮点在右下角缓缓向东南移动。谈话间,亮点已移到左下角大西洋南端。图像显示屏上方是一巨大横条文字显示屏。屏幕上显示的文字是:94、11、22,莫斯科时间12时30分13秒;“和平号、量子号、量子2号、晶体号、联盟TM-20号、进步M-25;飞行第50072.4圈”等等。

陪同参观的宇航控制中心新闻处主任专家德·维·韦列夏金告诉我们:这里是宇航控制中心的心脏部分。这个中心长时期以来是严格保密的,对外不开放。后来开放了,但要参观,仍要事先报名申请批准。我们进入中心大门,门卫用事先报名单对我们认真核对以后才放行。

中心成立于1973年,是隶属于原苏联航天局(现改为俄罗斯航天局)的科学研究机构。其主要任务是监测航天器,保证其正常工作;监视控制宇航员在太空站的工作和健康状况;帮助宇航员完成该次航天所应执行的特定任务。这个中心有最现代化的技术装备,包括可同航天站保持经常联系的强大的通信站、收集信息设备、高效能的计算机信息处理系统等等。

韦列夏金首先陪我们到接待厅。他说,宇航员太空归来都是在这个厅举行记者招待会的。1994年9月4日,江泽民主席访问这个中心,也是在这里听取对中心的介绍的。

接待厅下面的墙上挂着的5幅巨大的示意图,包括“宇航控制中心”、“‘和平’号轨道站”、“‘和平’号飞行轨道示意图”、“‘暴风雪’号航天飞机”等。韦列夏金指着示意图告诉我们,宇航控制中心正在进行的主要项目是监控“和平”号轨道太空站的工作。

 

莫斯科宇航控制中心主控厅

“和平”站是1986年2月20日发射的。它离地面的高度是350公里,重90吨、长3米、高宽各30米。目前有3位宇航员在站上工作。他们是医师波利亚科夫、工程师孔达科娃(女)和维克托连科。

“和平”站上进行的一些太空试验,要求宇航员长期在航天站工作。到我们访问中心这天为止,波利亚科夫已在“和平”站上工作了315个昼夜。他将在站上工作427个昼夜。今年37岁的女宇航员孔达科娃已在宇宙中生活了50天,按计划她将在站上工作6个月。这样,她将创造女宇航员太空逗留时间的新的世界纪录。迄今美国女宇航员在太空逗留时间分别为3星期到1个月。

“和平”站将运行到1997年。以后将由新的“阿尔法”号轨道站代替。“阿尔法”站将是第一个国际太空站,由俄、美、加拿大和日本四国联合经营。

“和平”站由4个舱室组成。其中3个是密封舱:通道舱、工作舱和过渡舱,一个非密封的同组舱。“和平”站在太空长期工作,要不断补充各种物质,人员也要轮换,这些要靠货运和客运宇宙飞船进行。“和平”站有6个对接口,可以同时同6艘宇宙飞船对接。货运飞船每两个月一次从地面飞往“和平”站,运送氧气、食物和水。最近一次货运飞船的飞行是1994年11月13日。

韦列夏金说,“和平”站上的宇航员可以每天4次看到中国。因为“和平”站每昼夜绕地球运行16圈,其中有4圈经过中国上空,每次在中国上空飞行约5分钟。

他说,俄美两国商定,1995年2月美国发射一架“发现”号航天飞机,并使之飞到距“和平”站约10米处。1995年6月,美国将发射“阿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实现与“和平”站的对接。

他指着墙上挂着“暴风雪”号航天飞机示意图说,这也是控制中心进行的一个项目。“暴风雪”号1988年11月15日进行了第一次发射试验。试验是成功的。但以后由于国家经济困难,航天机计划资金匮乏,这项试验只好暂停(在我们驱车经过莫斯科河畔高尔基公园旁时,隔河看到“暴风雪”号冷清清地躺在公园里,供游客参观)。

控制中心进行的第三个项目是“远程宇航”,诸如“福布斯”号无人自动行星际站对火星的考察等。

随后,韦列夏金陪我们来到主监控厅。

主监控厅像电影院的放映厅。正面的图像显示屏恰似放映厅的宽银幕,但比一般宽银幕大得多。显示屏前的大厅里放的4排监控台,每排有十几个座位,每个座位前都有小的显示屏和操作装置。整个大厅可容50多人同时操作。

我们所处的位置在主监控厅的二楼,恰似电影院放映厅的二楼。这里放着若干排类似电影院里的座椅。前来参加学术研究交流的学者以及参观者坐在这里可以清楚看到整个巨大的图像显示屏,也可以俯视楼下大厅内的各排监控台和人们操作的情况。江泽民主席前不久在这里观看了楼下监控台的工作。

韦列夏金指着各排的各种监控台告诉我们,哪些是负责通讯联络的,哪些是负责数据处理的、文件编制的、生物——医学监控的、飞行控制的、映像的等等。例如,第一排右边的计算机是负责宇航员医疗保健的,由医生操作。医生坐在操作椅上,可以通过遥控设备为宇航员检查身体,测体温、量血压、数脉搏,开处方,通过无线电通讯提供保健咨询和治疗意见,保证宇航员的健康。各监控台各负其责,有条不紊,奏出了太空航行有效监控的一曲优美和谐的大合唱。

他说,控制中心的技术设备非常先进。利用这里的和太空站上的遥测、遥控装置,在太空站上出现的情况,控制中心只需一秒钟就可以了解到并进行必要的调控。因而它能非常及时地解决火箭发射过程中和太空站日常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

韦列夏金指着大厅主显示屏世界地图上“和平”站小亮点缓慢移动的轨迹说,女宇航员孔达科娃目前已同时打破两项世界纪录:一项是女宇航员航天时间最长的纪录;另一项是妇女不化妆美容的时间最长的纪录。他的话把我们大家都逗笑了。

在二楼前排座位上放着两部电话机。韦列夏金说,右边一部是江泽民主席来参观时用来同“和平”站上3位宇航员直接通话的,左边一部是翻译用的。江泽民主席正是用这部电话向“和平”站上的宇航员们的直接祝贺“进步M-21号”货运飞船两天前同“和平”站对接成功的。

从二楼出来,迎面墙壁上挂着几十幅宇航员照片。韦列夏金说,这是在苏联和俄罗斯宇宙飞船上工作过的本国和外国宇航员们的照片。迄今已有24国的宇航员同苏联和俄罗斯宇航员进行过合作飞行。但还没有同中国宇航员合作飞行过。他指着墙上一块空白的地方说,这里等待着悬挂中国宇航员的照片。他还开玩笑地对我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记者说,“现在航天技术已发展到一般人都可上天了,希望这里能挂上您的照片!”

在访问临结束时,韦列夏金告诉我们,他50年代末在茹科夫斯基空军学院学习时,有许多中国同学也在那里学习,他同中国同学有良好的友谊。他一再表示希望能发展俄中两国在航天事业中的合作。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文有仁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