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巴以冲突:仇恨在年青一代中蔓延

吴毅宏

新华社译审,曾任新华社中东总分社社长、总编辑,新华社外事局副局长,国际部副主任

近来,巴以局势持续恶化,几乎每天都有暴力事件发生。尽管就目前局势看,本轮冲突引发巴勒斯坦人“第三次起义”的可能性不大,但本次冲突无疑是一个缩影,预示着巴以困局未来依然难解。

“愤怒的秋天”

10月1日晚,两名犹太定居者在约旦河西岸地区被巴勒斯坦人枪杀。事后,以军立即封锁该地区搜捕凶手。同时,被激怒的犹太人定居者开始向巴勒斯坦人报复,双方爆发大规模冲突。以军随即增派4个营的兵力前往镇压,大肆抓捕巴勒斯坦人,愤怒的巴勒斯坦人走上街头抗争。冲突蔓延至约旦河西岸的拉姆安拉、希伯伦、杰宁、图勒凯尔姆等城镇和加沙地带。舆论将此称为“愤怒的秋天”。

截至10月23日,新一轮巴以冲突已导致50多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双方累计受伤人数超过2000人,其中主要是巴勒斯坦人。根据以警方的数字,近30起袭击已造成10名以色列人死亡,100多名以色列人受伤。

表面看,此轮冲突直接诱因是犹太夫妇被杀。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隐藏在冲突背后的,是巴以双方围绕“圣殿山”宗教圣地的管理权之争。

位于耶路撒冷老城内的“圣殿山”是犹太教第一大圣地,也是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地,长期以来是以巴冲突的焦点。约旦是这一宗教圣地的正式托管方。

今年9月犹太新年期间,以色列极端犹太人团体多次强行进入耶路撒冷老城的伊斯兰教圣地——阿克萨清真寺(以色列称“圣殿山”)的做法,激怒了巴勒斯坦人,致使巴勒斯坦人与以警察连日发生暴力冲突,为引燃导火索埋下伏笔。

根据双方协议,犹太人可以作为普通游客前往“圣殿山”,但不允许在那里祷告。多年来,以色列极右翼势力一直推动获得犹太人前往“圣殿山”祷告的权利,引起了巴勒斯坦人警惕和强烈不满。

“失落的新生代”

近来持续的冲突,暴露出一个比耶路撒冷地位更为棘手的问题——巴以之间的仇恨已在年青一代中延续。

据报道,迄今为止的30多起事件都是以持刀袭击为主,作案者大多是20岁以下的年轻人,且大多来自东耶路撒冷,甚至是以籍阿拉伯人,来自约旦河西岸的只是少数。其袭击多为“孤狼袭击”,而非有组织的策划。

巴青年缘何成为本轮冲突中袭击者的主要力量?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认为,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土地非法占领导致的“沮丧和绝望、政治前景不明、年青一代丧失未来”等才是造成巴勒斯坦人反抗的真正原因。

1993年,巴以签署奥斯陆协议,决定在1999年5月4日前结束巴最终地位的谈判。然而,时至今日,巴以双方仍未就巴最终地位达成协议。很多袭击者都是奥斯陆协议签署后长大的一代,在漫长的等待中,他们看不到双方和解的可能,同时很容易被互联网上伊斯兰激进思想影响,进而采取极端行动。

2013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的平均年龄是22.4岁,而在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平均年龄只有18.2岁。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青年中,73%认为自己不属于任何政治派别。绝大多数年轻人相信,等到他们这一代人掌权,会比现在这一代领导人对巴勒斯坦进行更有效的治理。

同时,经济状况的长期恶化,也引发了巴勒斯坦人的不满。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12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财政紧缩、粮食短缺、贫困人口增长、农业衰退、长期被占领所导致的负面影响以及捐助减少使得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的状况让人倍感忧虑。

即使在以色列控制区内,巴勒斯坦人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有报道指出,在有32万阿拉伯居民定居的东耶路撒冷,教育资源紧缺、建房许可发放缓慢,使得这一地区四分之三的人口生活在以色列贫困线以下。

同时,如今的以色列年轻人,比他们的父辈和祖辈更倾向于右翼,在安全问题上的立场更加坚定和强硬。去年5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以色列35岁以下的民众中,有58%的人将自己的政治面貌定为“右翼”;35岁至49岁的民众中,50%的人自称“右翼”;而50岁以上的人只有47%的人自称右翼。

以色列青年大多赞成巴以分别建国的方案,但他们极度怀疑这样一个和平协议实现的可能性。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7%的以色列年轻人仍然支持“两个国家”的和平方案,但只有25%的年轻人认为这个方案是可行的。

面对巴以青年仇恨加剧的可怕前景,以色列政府在目前的新一轮冲突和袭击中采取了相对克制的措施。内塔尼亚胡总理发表声明说,以色列致力于维持“圣殿山”现状,即只有伊斯兰教徒可以在“圣殿山”上礼拜,非伊斯兰教徒只能作为参观者前往“圣殿山”。

会否引发“第三次起义”

巴以局势将如何发展?巴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以政府目前采取了相对克制的措施,但内塔尼亚胡目前面临来自极右翼执政伙伴、反对党和以民众的极大压力,如果袭击事件不断增加,出现较大伤亡和有组织袭击的迹象,局势可能失控。

不过,巴以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此轮巴以冲突不会持续多久,甚至有分析人士用“无炭之火”来形容巴青年的暴力行径,意指这些“失落新生代”不过是借机发泄,一些极端的政治派别在一旁摇旗呐喊,却无力组织大规模的暴动,不大可能发展成巴勒斯坦的“第三次起义”。

一方面,控制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已经没有能力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发动一场“起义”,而巴勒斯坦国总统阿巴斯领导的主流派别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也无意领导一场“起义”。另一方面,巴勒斯坦人不再相信凭一场新的“起义”能够结束以色列军事占领,而且担心此举会导致局势进一步动荡。

以色列1948年建国后,巴勒斯坦曾发生过两次大规模“起义”。1987年12月9日,一辆犹太人的卡车闯入加沙地区“加伯利亚难民营”,故意压死4名巴勒斯坦人。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愤怒地走上街头,采用游行、罢工、抵制美以货物等和平方式,不与占领当局合作,展开与以色列当局持续数年的对抗。这被称为“第一次起义”。

2000年9月28日,以色列时任总理沙龙强行参观位于东耶路撒冷的伊斯兰圣地阿克萨清真寺,从而再次引发了巴勒斯坦人的反对,与以色列当局发生了旷日持久的暴力冲突。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居住区也出现了抗议行动,被称为“阿克萨起义”,也叫“第二次起义”。这次“起义”在很大程度上动摇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占领区的控制力度。

当前,以色列方面主要担心的是俄罗斯空袭叙利亚可能带来的溢出效应。在美国对中东控制力下降的情况下,一直受到压制的巴勒斯坦一定会伺机寻求新的机会。

不过,巴勒斯坦民意调查中心近日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巴勒斯坦人认为,重启的巴以和谈如果失败,将爆发第三次巴勒斯坦人武装起义。

本文系华语智库专家学者 吴毅宏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还没看够?扫描识别上方二维码,或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华语智库」或「huayujunshi」,即可获得华语智库每日最新内容推送、参与互动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