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男子的头饰美

我见过各式各样的男子头饰:高雅的英国绅士硬呢帽,洁白的阿拉伯防暑头巾,洋溢着浪漫情调的墨西哥宽边大草帽,显得颇为蛮荒的非洲鸵鸟羽盔。但是,我觉得,所有这些男子的头饰,似乎都不及印度男子的头饰那样丰富多彩。

阅读全文 »

把监牢当创作室的印尼作家杜尔

在东南亚作家中,我阅读他的作品最早,得到的印象最深。记得那是1967年,刘白羽等“黑帮”在北京东总部胡同中国作家协会旧址被强制劳动,搬运一大批图书当废纸扔掉。我从中拣起一本1958年出版的小说《游击队之家》的中译本。一看之下,深为感动,就悄然将其带走,并保存至今。

阅读全文 »

耶路撒冷静悄悄

亲友们知道我要去以色列,都好心地关照一声:“注意安全。”在我手持以色列航空公司的机票,在北京机场登机前,受到了以色列一位女安全官员的最严格的盘问。直到回答完几十个问题,那位姑娘才粲然一笑,说:“欢迎去以色列,祝旅途愉快。”

阅读全文 »

菲律宾国父短暂多彩的一生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市中心有一个广场式公园,公园的中央有一座巍峨的纪念碑。公园和纪念碑均以“黎萨尔”名之。“黎萨尔”在菲律宾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的名字。他被尊为民族英雄和国父,被誉为菲律宾现代文学的奠基人,被赞为才情和学养丰厚的百科全书式人物。

阅读全文 »

镜头里的梵蒂冈

只有登上梵蒂冈圣彼得教堂顶端的塔楼,才能看清巴洛克艺术之父贝尔尼尼主持建造的柱廊广场全貌。这个位于圣城中心的广场可容纳30万教众,椭圆形的柱廊像两只敞开的巨大臂弯,使远道来的朝圣者顿生被紧紧拥抱的温暖感。

阅读全文 »

印度有真正的“女性电影”吗?

《摔跤吧!爸爸》不久前刚下档中国院线,这又是一部在中印两国都赢得高口碑的宝莱坞电影。片中“爸爸”没能如愿生出儿子继承自己梦想,于是把三个女儿培养成摔跤冠军。这一主线情节颇具“印度特色”,也让印度女性地位问题再次成为坊间热议话题。

阅读全文 »

体育电影中的印度热血

在印度的电影院里,人们常常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掌声,印度观众一向习惯与电影内容热烈互动,看到精彩之处甚至起身鼓掌;在中国影院,你或许常常听到观影者的放肆大笑,但几乎从未见过他们鼓掌。然而,这一切似乎被《摔跤吧!爸爸》改变了。

阅读全文 »